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84章 他原来是史蒂夫收养的孤儿…
    第1784章他原来是史蒂夫收养的孤儿…

    虽然那些食物仍是难以下咽,却不再像之前那样吃下就会呕吐出来。

    这一切的变化,达尔贝知道是宋清源那些所谓的试剂造成的。

    虽然明知道宋清源为他注射的都是致命的毒素,却阴差阳错扼制了他对鲜血的渴求,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达尔贝把身上这些明显的变化都告诉给了陆卉儿,两人都在期待着这种变化能够长久持续,而不是暂时的效用。

    而且达尔贝早就已经从之前的自暴自弃中走了出来,从前的他觉得被全世界给背弃,人生黯然无光。

    自从和陆卉儿互述心意后,达尔贝才明白,世界的美好从不因为任何人,而是全由自己的心境。

    他承认自己异于常人,但是却绝对不再自暴自弃。

    尤其是不再渴饮鲜血后,达尔贝又重新恢复了自信,宋特助的冷嘲热讽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这样的达尔贝是强大无所畏惧的,迫人的气势令本就心虚的宋特助再也支撑不下去。

    他耷拉着脑袋,终于失声痛哭起来,“我知道我做了天大的错事,可是我也是被逼无奈的啊!我……我……”

    “果然是你!”陆卉儿失望地摇头,怒视着宋特助,“宋教授对你那么好,简直犹如再生父母,你怎么能下这样的狠手!你到底还有没有心?!”

    “不怪我,跟我无关啊!我之前劝了宋教授好多次,让他不要掺和达尔贝的事,可是他就是不听啊!”宋特助拼命为自己辩解,“当时我只是奉命想把达尔贝从里面放出来,谁知道被宋教授撞了个正着。我没有办法,我……我只好……”

    那晚的一幕至今仍在宋特助眼前闪回,他发誓自己当时只是想制造出达尔贝意外逃出去的假象。

    谁知道却被赶来的宋教授抓了个正着,面对宋教授的询问,宋特助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一时冲动挥出了棒球棒。

    只是宋特助没想到的是,宋教授年纪太大,根本经不起他全力一挥。

    当时的他能清楚听到宋教授颅骨破碎的声音,然后看着宋教授不敢置信地软绵倒下,像泄光了气的皮口袋。

    鲜血很快从宋教授的后脑流出,猩红刺目,汩汩不停,令宋特助落荒而逃,躲回宿舍内瑟瑟发抖。

    直到晚上宋教授的遗体被人发现,整个实验基地都乱成一锅粥,他才强做镇定地从宿舍走出来。

    天知道当宋特助远远看到宋教授的遗体时,心里的懊恼和忏悔是多么的深重。

    可是大错已经铸成,他只能继续将弥天大谎撒下去,一边忍受着良心的谴责,一边继续坚持着自己所谓的正义。

    在宋特助的前半生,其实是在简陋的孤儿院度过的。

    跟他一起长大的,还有一名男孩和女孩。

    孤儿院的时光是艰辛却又简单的,缺衣少食的他们却过得无忧无忧,直到快十岁时,一辆狼头标致的车将他们一起接走,从此开启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生。

    那辆车把他们三个带到了高耸的雪山上,那里有着金碧辉煌的城堡,里面的主人是个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人。

    像他这样从孤儿院带来的小孩子还有很多,一批又一批,唯一能被宋特助记住的,只有从小在孤儿院共同长大的那一男一女。

    他们被神秘人赐名为暗月和魅影,宋特助自己的名字却因为很多年没人叫过,早已经忘了个光。

    神秘人对那时的他们十分严苛,却提供优渥的生活,让他们学习各项技能。

    他们在城堡被灌输唯一的思想,那就是伺候的余生,活着就是为了寻找隐藏在阴暗角落的吸血鬼,然后绞杀殆尽!

    后来,宋特助就被送下了山,隐藏在人群中,默默打探着有关吸血鬼的情报。

    这些年来,宋特助始终孑然一人,过得单调乏味,却从未打探到任何跟吸血鬼有关的事情。

    他甚至觉得自己那些年在雪山顶的日子是虚幻的,从来就没有什么黑崖,也没有什么吸血鬼。

    那只是他无聊的梦境而已,此后的余生,他都是平凡普通的一枚小职员而已。

    直到达尔贝的到来,宋特助才终于明白,自己之前简单的生活终于要结束了。

    果不其然,暗月很快找了过来,教给他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把关在密封实验室的达尔贝放出来!

    计划进行的十分顺利,却完成的铺满血腥。

    那实验室前遍流着的,是照顾了他多年的宋教授的血。

    暗红色的血像砖块般将宋特助压得几乎窒息,愧疚感每天都在凌迟他的灵魂,令他痛不欲生,却没勇气告诉人!

    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展出邪恶不得不做出的牺牲!

    就像前几天首领命令他要迷昏陆卉儿时,宋特助纵然心里百般不愿,仍是按照吩咐去执行,顺利令陆卉儿喝下掺了迷、药的咖啡。

    然后他将昏迷后的陆卉儿用书本撑起来,做出仍在办公的样子,接通卫兵的视频后,放出了早就录下的陆卉儿的声音。

    暗月和魅影因此顺利进入了基地,宋特助协助他们把昏迷后的陆卉儿搬上了车,临走时叮嘱他们一定要保护好陆卉儿的安全。

    虽然他自己心里也知道,这句叮咛根本就是句空话而已,却仍是硬着头皮目送陆卉儿被带走。

    当陆卉儿历险归来时,天知道宋特助的心里是多么的如释重负。

    他一边恼恨达尔贝没能被组织带走,一边庆幸共事这么多年的陆卉儿平安无事。

    只是这种庆幸并没有能持续多久,首领的命令又传达了下来。

    这一次,目标仍是陆卉儿,因为首领确认达尔贝的软肋唯有她!

    宋特助虽然百般不愿,却仍是咬牙故技重施,却没想到中了达尔贝的圈套。不仅被揭穿了嫌恶用心,还暴露了之前残害宋教授的事实。

    哪怕当初他是失手要了宋教授的命,可是事实就是事实。

    年迈的宋教授,确实是因为他那重重一击而丧命的,哪怕他有多被逼无奈,也无法改变最终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