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5章他死了…

    被拆穿后的宋特助反而有种释然的酣畅淋漓,他觉得自己终于不用再戴着面具装下去,从头至尾,他才是披着人皮的恶魔啊!

    如果他能再狠心一点,就连陆卉儿的命,大概都危在旦夕了……

    宋特助张嘴结舌了半天,过往的半生经历已经闪电般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令他哑然无声,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

    达尔贝说的没错,真正的恶魔,其实是笑里藏刀,对老迈的宋教授狠下杀手的他啊!

    哪怕他再找出一千万个借口,都无法改变是凶手的事实!

    因此,宋特助黯然低下头,不再为自己辩解,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是我,我才是真正的恶魔。”

    亲耳听到一切的宋清源根本不肯相信,他无法接受居然是自己敬重多年的宋特助害死了爷爷,就像他无法接受达尔贝不是真正的凶手一般。

    宋清源气恼地嘶吼起来,“不可能!你在撒谎!怎么可能是你!?不可能是你!爷爷明明是达尔贝害死的啊!”

    看着依旧在为自己辩解的宋清源,宋特助羞愧地低下头,“清源,对不起,是我。当时我只是想打昏宋教授而已,却忘了他的年迈,害他以那么悲惨的方式死去。我对不起他对我的悉心教导,对不起你们的信任,我才是真正的恶魔。”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宋清源根本无法接受,愤怒地瞪视着达尔贝,“是你!这一切都是你搞得鬼对不对?!是你逼迫他承认害死爷爷的,你这个魔鬼,我跟你拼了!”

    说着,宋清源就朝达尔贝扑了过去。

    他的身形还没靠近达尔贝,就被达尔贝一掌推开,重重摔倒在地。

    达尔贝嫌恶地看着摔得狼狈的宋清源,不堪地摇头道,“人总是这样,总愿意相信自己能接受的东西,而否认所有自己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宋清源,之前我就说过,你爷爷不是我杀的,哪怕现在真正的凶手都已经承认了,你还是要自欺欺人么?”

    宋清源摔得七荤八素,却仍在坚持着摇头,“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啊!”

    “真相就摆在你面前,随便你愿意怎样都好。”达尔贝懒得理他,而是表情严肃地看向宋特助,“说吧,你到底是奉了谁的命令来对付我的?还有,你跟那两个黑衣人又是什么关系?”

    达尔贝的疑问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经过仔细斟酌过的,既然宋特助说是奉命来对付他,那他的背后肯定有一个强大的组织。

    不,准确点说,是宋特助的背后,隐藏着专门猎杀吸血鬼的组织。

    他们甚至不是专门针对他达尔贝的,而是早在多年前,就已经预感到会有吸血鬼将要出世,而提前部署好了一切。

    到底会是什么组织会有这么强大的能力呢?达尔贝十分想解开这个谜题。

    他现在唯一敢肯定的,就是之前几次偷袭他的黑衣人,跟宋特助明显是一伙的。

    如果不是宋特助的里应外合,他们根本没那么顺利将陆卉儿从基地劫走!

    面对达尔贝的询问,宋特助却不肯开口。

    他歉意地看向宋清源,郑重道歉,“对不起清源,我这些天一直在为害了宋教授而自责。但是请你相信,我真的不是存心想要杀他,请你信我。”

    宋清源低着头充耳不闻,难以接受这既定的事实。

    相比起懦弱无能的宋清源,达尔贝一心想要揪出藏在宋清源背后的黑手。

    他慢慢收紧锁住宋清源的手掌,厉声质问着,“快说,那些黑衣人是什么来历?!”

    宋特助淡然看了达尔贝一眼,态度变回之前的傲慢,“就算我的灵魂再腐朽不堪,也远比你圣洁的多,你这个嗜血的恶魔!”

    说完,宋特助甚至想要唾弃达尔贝一口。

    幸好达尔贝及时察觉,提着宋特助将他的身体转向了一边。

    陆卉儿还以为达尔贝要杀死宋特助,连忙出声提醒,“不要杀他,把他交给我爹地,好查清所有的真相。”

    然而陆卉儿的话音刚落下,刚才还昂着头被达尔贝控制着的宋特助,头已经绵软地垂了下来。

    达尔贝松开手,宋特助就松垮垮倒在了地上。

    陆卉儿吃惊地凑过去,“他死了?”

    只见倒在地上的宋特助,眼口耳鼻里全是触目的血痕,早已经气息全无。

    达尔贝轻轻点头,“应该是咬破了早就藏在牙齿里的毒药吧,他明显受雇于什么神秘组织。”

    陆卉儿神情黯然地低下头,她不知道是什么组织有这么大的能量,居然令宋特助宁愿自尽都不肯吐露半点消息。

    达尔贝心里有着同样的疑惑,对那个神秘的组织更加好奇起来。

    电视上倒是经常演些专门猎杀吸血鬼的组织,为了心中的正义哪怕付出生命都无所畏惧。

    但是电视毕竟是电视,生活中真的有这种正义之师么?

    为了能对付他,甚至连普通人的生命都置之不理,真的就代表着正义么?

    达尔贝根本不相信会有那么高尚的存在,甚至已经敏锐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他看了眼横尸倒地的宋特助,又看了眼备受打击的宋清源,这才淡淡说了句,“去通知你爹地吧,后面的善后需要他来处理。”

    陆卉儿顺从点头,“好,我这就过去。”

    她迈开脚步走出实验室,很快就把陆少华给喊了过来。

    等陆少华带着士兵来到实验室内,看到屋内的境况时,着实惊讶不已。

    对于宋教授的死,他始终一筹莫展,因为完全没有任何线索。

    却没想到达尔贝居然早就找到了那根肇事的棒球棒,甚至略施小计就令宋特助承认了自己的罪恶。

    跟达尔贝比起来,自己这些天的辛苦搜查,简直就像是不堪入目的儿戏,根本毫无作用。

    陆少华有些不自在地命令士兵们抬走了宋特助的尸体,然后不自在地指着那根棒球棒吩咐道,“那这个去化验,看看上面有没有宋教授的血液样本,或许真相并不是这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