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86章 谢谢你找到了真正的凶手…
    第1786章谢谢你找到了真正的凶手…

    “爹地,宋特助都亲口承认了,你居然还不肯相信?”陆卉儿十分无语,没想到一向尊敬的爹地居然是这么死要面子的人。

    “这些毕竟都是你们说的,我需要的是确切的证据。”陆少华努力为自己找场子,带着人匆匆离去。

    他迈出门槛前没忘了再次叮咛陆卉儿,“对了,虽然达尔贝解除了嫌疑,但是你还是不能理他太近!记住,他只是你实验的对象而已。”

    说完这句话,陆少华就黑着脸扬长而去。

    而备受现实打击的宋清源,早已经被人搀扶了出去,神情仍是恍惚不已。

    实验室内安静下来,只剩下达尔贝和陆卉儿四目相对。

    陆卉儿率先打破沉默,诚挚向达尔贝表示感谢,“谢谢你找到了真正的凶手。”

    “我只是为了自证清白,毕竟被人冤枉的滋味不怎么好。”达尔贝并没有居功自喜,说的十分淡然。

    如果换做以前,他才不会在意任何人的目光,即便被诬陷成凶手他也全不在意。

    但是现在不一样,自从他的心灵有了归宿,他就绝对不允许自己身上有任何的污点。

    眼前的这个女孩,是他未来要竭尽全力呵护的,他又怎能让她活在别人有色的目光中呢?

    “没想到宋特助居然是这种人,”陆卉儿说着担心起来,“那些人明显是冲着你来的,以后你肯定会更危险。”

    “怕吗?”达尔贝目光如水,脉脉凝视着陆卉儿。

    面对恋人真挚的目光,陆卉儿坚定摇头,“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达尔贝伸出手,将陆卉儿揽入怀里,“不怕就好,因为就算你怕,我也不会再放手让你离开。你未来的余生,只能与我携手同行。”

    陆卉儿靠在达尔贝肩头,单手环上他坚实的腰身,“嗯,说好了的,余生都一起并肩。”

    达尔贝低头吻了下陆卉儿的发顶,促狭说了句,“做好跟你爹地抗争的准备了么?他明显很不喜欢我。”

    “何止不喜欢,”陆卉儿不满地嘟起小嘴,“他那个老顽固,摆明了就是不肯接受嘛!”

    “不接受也要接受,我们跟他抗争到底。”达尔贝说得笃定,根本没把这种阻挠放在心上。

    “对,抗争到底,实在抗争不过,我们就……”陆卉儿欲言又止,漂亮的小脸上笼上层淡淡的粉红。

    达尔贝温柔凝视着臂弯里的佳人,目光里满是深情,“我们就怎样?”

    “实在不行,我们就躲起来,到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陆卉儿扬起头,眼神格外坚定。

    她早已经想好了,如果到最后仍是无法得到爹地和妈咪的祝福,她就索性和达尔贝躲起来,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他们的地方去。

    “你这是在诱、拐我跟你私奔么?”达尔贝嘴角满意地扬了起来,笑得舒心惬意,“佳人邀约,却之不恭,看来我必须得答应呢。”

    陆卉儿被笑得脸上烫的厉害,不满地瞪了达尔贝一眼,“你敢不答应,见过砂锅大的拳头么?等下揍得你满地找呀!”

    说着,她就冲达尔贝挥了挥自己的粉拳,脸上的表情娇憨不已。

    达尔贝笑得愈发舒心,“是是是,这么大的拳头实在少见,我认输还不行么?”

    “你还敢笑!再笑我真的揍你了!”陆卉儿被笑得急了,索性抡起粉拳,捶向达尔贝的胸口。

    然而她那点力气,对达尔贝来说就像猫儿挠痒似得,根本没有任何的威慑。

    达尔贝却相当给面子地捂着胸口后退,“哎呀,好痛,女王饶命啊!”

    陆卉儿得意不饶人,抡着拳头雨点般砸过来,之前悄然的伤感早已经随着达尔贝刻意的调侃悄然消散。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们唯有珍惜好当下的每一天,才是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

    达尔贝将心情明显变好的陆卉儿搂在怀里,两人靠在窗前眺望着远处的月色,气氛格外融洽。

    他不知道陆卉儿居然已经做好了跟他私奔的准备,这个勇敢的女孩,永远都让他刮目相看。

    不管未来如何,他都绝不会让她黯然跟他离开的。

    他们不仅要携手余生,还要幸福地活在她父母的祝福下。

    哪怕这个目标注定了艰难遥远,他都一定会倾尽全力做到的!

    月色高悬碧空,溶溶银辉洒满大地。

    宋特助的尸体被埋葬在实验基地后山不远,孤零零的坟头竖起简单的墓碑,上面刻着他用了多年的假名字。

    孤寂的夜越来越安静,一道身影悄然自远方出现,慢慢踱步过来。

    没一会儿,他就来到了宋特助的墓碑前,弯腰放下了一枝洁白的菊、花。

    来人并没有停留,放下那束菊、花后就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很快消失在沉寂的夜色里。

    他走后不久,达尔贝和陆卉儿的身影才从远处出现。

    陆卉儿看着远处耸立着的墓碑,有些紧张地咽了下口水,“你确定,那些黑衣人真的会过来?”

    “当然,宋特助的死讯已经发出去了,那些人不可能不来祭奠的。”达尔贝十分自信,看向陆卉儿的目光时有些无奈,“其实我自己过来守着就好,你真的不用跟来。”

    明明心里怕的不行,却仍是强自镇定的陆卉儿往达尔贝怀里靠了靠,“没关系,有你在呢,我不怕。”

    她的信赖令达尔贝嘴角勾起抹温馨的弧度,伸手搂紧了她,“对,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出任何意外的。”

    两人守在墓地远处,静静等待着前来祭拜宋特助的黑衣人,周围一片静寂。

    随着月色深沉,周围的空气变得越发湿冷起来。

    陆卉儿到底是女孩子,站在凉夜里久了,不可避免受了寒,鼻头痒了好几次,到底还是打起了喷嚏,“哈啾!”

    “感冒了?”达尔贝关切地看向陆卉儿,将她拥得紧紧的。

    下一秒,他立即松开陆卉儿,脸上的表情有些黯然,“我都忘了自己身上更冷,所以才会冻到你吧。走,我送你回去。”

    陆卉儿却固执地摇头,“不行,我要留在这里,说好了要陪你抓到那些黑衣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