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7章小家伙,喜欢嘛?

    “他们不重要,说不定早就趁咱们到之前来过了。”达尔贝根本不在意那些黑衣人,抱起陆卉儿不由分说朝着实验基地折返。

    什么阴谋什么诡计的,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

    唯有陆卉儿的安危,才是他最挂念的唯一。

    “我没有那么虚弱啦,只是有点着凉而已,快放我下来。”陆卉儿有些不好意思,卧在达尔贝怀里轻声抗议。

    然而达尔贝抱着她走得匆忙,哪里肯听她的停下来呢?

    他很快就抱着陆卉儿回了基地,动作轻盈敏锐,没有惊动任何人。

    甚至就连那些巡逻的士兵们,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进出。

    陆卉儿吃住都在专门的实验室里,达尔贝抱着她推开门进去,小心翼翼把她放在了松软的床榻上。

    “好啦,我哪有这么金贵,可能只是小感冒……哈啾!”陆卉儿刚想从床上下来,又狠狠打了个喷嚏。

    达尔贝连忙把她摁回到床上,语气格外温柔,“乖,躺下别动,我去给你烧点开水过来。”

    说完,达尔贝就转身去烧开水,没一会儿就端着热腾腾的水杯走了过来。

    他将冒着热气的水杯放在桌上,弯腰拿过被子,仔细把陆卉儿给包裹好,这才把她连被子整个搂在怀里。

    陆卉儿抗议地探出头,“我只是有点着凉,用不用这么夸张?”

    达尔贝十分郑重点头,“必须这样,因为我想搂着你。”

    后面的话达尔贝并没有说出来,陆卉儿却已经听得明白。

    因为达尔贝担心他会冻到自己,这才会隔着被子抱着她。

    淡淡的酸楚涌上陆卉儿的心头,令她红了鼻头。

    她把小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握住达尔贝冰冷的手掌,与他十指相扣,“不用这么紧张,真的,我不是玻璃做的,没有那么脆弱。”

    达尔贝挣脱开被陆卉儿扣得紧紧的手心,然后把她的手塞进被子里,这才放心说道,“我知道,但是不能在现在冒这个险。我的手很冷,只会加重你的感冒。”

    陆卉儿挣扎着再度伸出手,想要抱住达尔贝,“我不怕!”

    达尔贝抓住陆卉儿温热的小手,执着地塞进被子里,眼眸里盛满了柔情,“我怕,乖,先喝点热水。”

    说着,达尔贝就将刚端来的热水送到了陆卉儿唇边,低声哄着她,“你多喝点热水,然后好好睡上一觉,感冒应该就会好了。”

    陆卉儿无奈地喝起送到唇边的热水,心里暖洋洋的。

    她真没觉得自己得了什么感冒,只是打了几个喷嚏而已,达尔贝太小题大做了。

    不过她很喜欢他的紧张,因为那代表着满满的在乎。

    一杯热水喝下,陆卉儿身上又裹着被子,觉得鼻尖有些想要出汗,央求地看着达尔贝,“我觉得身上好热,能不能松开些被子?”

    “不行。”达尔贝不容拒绝地摇头,顺手将水杯放在桌面上,然后搂着被被子裹得严实的陆卉儿倒在床上,“已经很晚了,我搂着你睡一会儿,等出了汗这点感冒就会彻底好了。”

    陆卉儿觉得自己裹着被子的样子实在是蠢爆了,但是看到眼前达尔贝关切满满的脸庞,她只好无奈的躺下下来。

    “睡吧,已经很晚了。等明天醒来,感冒肯定就好了。”达尔贝声音清凉温、软,带着夏日里的薄荷香,令陆卉儿觉得浑身都舒心畅快。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两心相悦吧!

    哪怕她很不喜欢被裹成粽子的模样,但是看到达尔贝的脸庞,所有的不适都被抛到了一旁。

    达尔贝紧紧拥着陆卉儿,很是懊恼自己冰冷的体温。

    如果他还能像之前那样就好了,如今的他浑身冷到冰点,哪怕疯了似得想要拥抱她,却只能隔着棉被。

    他无声叹了口气,清冷的目光看了眼窗外幽森的夜色,不知道这样的漫长,要到何时才能终结。

    陆卉儿并不知道达尔贝心里的惆怅,被他搂在怀里分外舒心,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窗外月色正长,静静注视着这对相爱却不能相拥的恋人,洒下的月华里满是怜爱。

    与此同时,Y国正是艳阳高照。

    云毅开车带着白狼模样的冷月,正悄然赶赴Y国边界的森林。

    这里的原始森林高耸入云,占地辽阔,横跨Y国和F国两国边界。

    而云毅和之前电话邀约的乔总将要洽谈的项目,就是合力将这处森林开发成旅游景点。

    精致的跑车在公路上一路驰骋,很快由云毅开到了地方。

    他稳稳停下车,推开车门领着冷月走了出来,看着眼前的森林淡笑起来,“小家伙,喜欢吗?”

    冷月懵懂地走出来,等看到森林前矗立的东西,瞬间愣在了原地。

    之前坐在车里看不到,等走出来才发现森林内竟然矗立着一座老旧的宫殿。

    宫殿明显是新建的,却用了做旧的风格,远远看上去,竟然跟她之前住在崖底时的宫殿一模一样。

    就连宫殿前倒卧的石柱,也看上去没什么分别。

    冷月愕然呆愣了好一会儿,飞奔朝着那座宫殿跑去,神情十分激动。

    要知道崖底的那座宫殿,是当年她父王住过的狼族圣殿啊!

    冷月风一般蹿进那座仿造的宫殿里,细细打量着里面的每一处角落,眼里满满都是感动。

    她没想到云毅居然这么用心,里面的每个细节,甚至地毯上的花纹,都跟她幼年时住着的宫殿毫无二致!

    屋内的吊灯亮着光,全然不似崖底那般黯淡灰败,温馨的灯光恍惚带着冷月悄然回到了父王和母后还健在的时光。

    年轻的母后穿着重叠的轻纱在水榭长廊上轻歌曼舞,英俊的父王坐在钢琴旁奏出和谐的乐章,而她那时则是享受尊誉的狼族公主,穿着华贵的礼服笑得无忧无忧……

    “你是在哭吗?”

    云毅跟着走进来,就看到小白仰着头环视着宫殿,眼角居然滚落下两行清泪。

    他惊讶的不行,还是第一次看到狼流泪。

    “小白,你真的哭了?”

    云毅连忙弯下腰,将正无声流泪的冷月抱了起来,掏出纸巾帮她擦掉眼角的泪水,“啧啧,原来动物也会流眼泪啊!不是,好端端的,你这是哭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