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91章 她难道不嫌他身上的冷…
    第1791章她难道不嫌他身上的冷…

    冷月瞬间就炸了毛,如果不是怕吓到云毅,她差点就要吼出来这两字。

    不过就算不能吼,冷月也有自己的办法。

    她故意用尾巴瞄准了云毅的下巴,用足了劲甩过去。

    敢出去见女孩子不带她,哼哼,看她不抽得他没脸出去见人!

    云毅似乎早就猜到冷月的尾巴会甩过来似得,稳稳一把抓住,顺着撸了下去,“哟,你这小东西,今天的情况可真是不对劲啊!要真是被你这下抽中,我还怎么出去见人?”

    冷月被他撸得喉咙里发出舒服的低呼,心里却仍是不解气,无声地恨恨吐槽着:“就是要抽青你的下巴,让你不能出去乱勾搭!”

    “看来这小东西真的是吃多了炸药啊,”云毅并不知道冷月的吐槽,无奈地摇着头开车,“所以这世间最难搞的啊,永远是女人。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那心都跟海底针似得难猜啊!”

    “难猜就对了。”冷月在心里默默吐槽,反正是看云毅横竖不顺眼,谁让他没事就乱勾搭人来着。

    “算了算了,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别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云毅的心情很是不错,一边撸着冷月身上的皮毛,一边愉悦哼起了歌,“不知道她为什么掉眼泪,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笑开怀。”

    愉悦的歌声在车厢内飞扬着,奇异地抹消了些冷月心头的不满。

    她终于不再用大尾巴去瞄准云毅的下巴,而是终于卧了下来,闭上眼听云毅唱歌。

    “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猜来猜去小心陷进来,哭起来她会让你鼻子只发酸,笑起来她会让你心呀心花开……”

    悠然的歌声伴随着汽车的疾行越来越远,飘荡在整个宽敞的马路上,也渐渐哄睡了生了一肚子闷气的冷月,令她渐渐陷入了梦乡。

    云毅低头看了眼睡得香甜的冷月,伸手摸着她那身柔顺的皮毛,嘴里的歌声更是停不下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会哼这么老旧的歌。

    那些旋律就像突然从他喉咙里跳出来似得,令他不由自主就哼唱了起来。

    他从来都是老成持重的,很久没有做出过少年郎这般轻狂的举动。

    或许,是因为今天的阳光太好的缘故吧?

    云毅再次深深看了眼睡着的冷月,只觉得满心欢喜无处释放,唯有歌声才能舒展似得,“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你猜来猜去就会把她爱,爱她的温柔善良和美丽,爱她的开朗大方和纯洁……”

    暖暖的阳光洒在汽车顶上,折射出璀璨五彩的光芒,仿佛给车子披上了一层漂亮的霞衣。

    而车内的气氛是那样的祥和宁静,歌声悠扬动听,令时光都像暂停在这一刻,留住所有的温馨与美好。

    ————————

    F国的实验基地,陆少华的脸色黑沉如山。

    虽然宋教授的死因终于查明,但是他的心情却始终沉甸甸的。

    这一切不是因为别的,而是陆少华清楚明白,自己宝贝女儿跟达尔贝的感情已经变得越来越深厚了。

    他们彼此凝视时的爱意,是怎么都藏不住的深情!

    尤其是身为过来人的陆少华,更是比谁都要看得分明,自己的女儿,这次是真的动了心!

    如果换做以前,自己那对男女之事一直懵懂的女儿终于开了窍,他非乐开了心花不可。

    可是这次不同,那个令女儿眼角含春,变得一副小女儿娇憨的,是异于常人的达尔贝啊!

    无数次的深夜,陆少华都在思考着怎么才能不着痕迹将达尔贝从世上给抹去。

    可是那些办法又被他亲自一一否定,因为达尔贝比谁都明白达尔贝的可怖,普通的子弹和武器根本就无法伤害到他!

    为女儿担心的焦灼每日都在折磨着陆少华,令他整夜都无法安睡。

    就像此刻,他的脚边已经丢了一地的烟蒂,脸上的愁容却始终不减。

    谁能告诉他,身为一名迫切希望女儿幸福的父亲,该怎么才能令女儿悬崖勒马,跟达尔贝一刀两断呢?!

    唉——!

    陆少华重重叹了口气,烦躁地掐灭手里燃烧的香烟,狠狠丢在地上,似乎这样就能将心里的烦躁给丢掉似得。

    不行!

    这样拖下去绝对不是办法,他必须尽快想出个好主意才行!

    绝对不能坐看达尔贝那个混蛋把他的宝贝女儿给拐走!

    陆少华心事重重地刚准备站起来,迎面就有队巡夜的士兵们走了过来。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坐在岗亭内的陆少华,索性靠在门旁闲聊起来。

    “喂喂,你们知不知道啊,咱们的大小姐好像在谈恋爱啊!”其中一名士兵打开了话匣子,毕竟大晚上的,总要有话题闲聊才能不困。

    另一名士兵立即点头接腔道,“嗨,咱们这儿谁不知道啊,不就是跟那个吸血鬼么!”

    “不是么?你还别说,我可真不知道啊!咱们的大小姐可是条件顶尖优秀呢,会看上只吸血鬼?”

    “别吸血鬼吸血鬼地乱喊,叫的我脖子都在发冷,你他妈就不能有学问点?咱们大小姐可是说了的,说他是什么基因有病。”

    “你他么才有病呢,那就基因突变,懂不懂啊!?不懂少在这儿充大尾巴狼!”

    “管他叫什么呢,你说咱们这大小姐口味也忒重了些,放着热乎乎的男人不喜欢,居然喜欢浑身冰冷的吸血鬼。”

    “哈哈哈,谁知道呢,兴许人家就好这口呢,千金难买她乐意啊!是不是,嘿嘿嘿!”

    陆少华原本坐在哨岗内,这会儿再也听不下去了,一脚踹开哨岗门,怒气冲冲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猛然出现,直接吓傻了正在闲聊的士兵们。

    他们面面相觑起来,尴尬地恨不得就地昏倒。

    “看来白天的训练还是太轻松啊!”陆少华黑沉着脸,怒不可遏道,“副官!”

    副官立即跟着从岗哨里出来,腰板挺得笔直,“有!”

    “撤下这班岗哨,换另一班来!他们既然这么闲,证明你平常的训练力度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