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4章回家,去我的国家…

    从小到大,她虽然性格顽劣了些,从没有这么忤逆过陆少华。

    没想到唯一的一次,却做得这么惊天动地。

    如果妈咪知道了,肯定也会伤心的吧?

    可是她实在做不到听从爹地的安排,就此跟达尔贝分开。

    如今的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只想跟达尔贝在一起,其他的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

    就是心里隐隐的,对爹地和妈咪有些愧疚……

    达尔贝似乎察觉到了陆卉儿的心情变得低落起来,他抱着她停了下来,见前方不远是处小广场,就索性直接走了过去。

    正是半夜时分,广场上压根没有人出来吹冷风,昏黄的灯光孤单形影的亮着,看上去很是萧瑟。

    达尔贝抱着陆卉儿坐在稀疏的长廊内,低声问道,“心情不好?”

    “嗯,”陆卉儿诚实点了下头,“我就这么走掉,爹地他肯定会很难过吧?如果不是他非要让我们分开,我也不会做出这么过激的反应的。”

    达尔贝沉吟了下,语气有些不确定起来,“或者,我送你回去?”

    对达尔贝来说,他想跟陆卉儿在一起,这件事跟任何人无关,他也不会在乎任何人的看法和阻碍。

    但是陆卉儿不一样,他想要的是她开心幸福,但凡她有一丝丝犹豫,他都不舍得让她为难。

    如果他选择的是回到父母身边,那他将会把这份爱恋深埋起来,带着对她的眷恋就此深藏起来,不再来打扰她。

    陆卉儿立即摇头,“不,既然绝对要跟你在一起,我就绝对不会后悔的。达尔贝,你这辈子都别想甩开我!”

    “真的确定了?”达尔贝眼神灼灼看着怀里的陆卉儿,声音温婉动听,“以后不可以反悔哦。”

    陆卉儿坚定地点头,“不反悔,一辈子不反悔!你也不可以反悔,说好了要跟我牵手走完余生的。”

    “当然。”达尔贝紧紧拥着陆卉儿,跟她一起抬头看向天幕上缀满的星辰,“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以后你都再没有反悔的机会了,因为我不会再允许你从我身边逃开。“

    恋人间的情话总是温情脉脉,陆卉儿的一颗心更是像灌了蜜似得甜。

    她心里的那抹愧疚被甜蜜占据,娇羞地缩在达尔贝怀里,享受着独属恋人间的小甜蜜。

    达尔贝抱着陆卉儿满心欢喜,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再次将她抱起来,大步朝着前方走去。

    陆卉儿有些微微惊讶,“我们去哪儿?”

    “回家。”达尔贝声音沉稳有力,掷地有声。

    是的,他要带着他的女孩回家,回到那个被他阔别了很久的故乡。

    如今他们的离开肯定已经传到了F国总统的耳朵里,为了安全起见,唯有回到故乡,才能确切保证两人的安全。

    也唯有以强悍的国力做支撑,才能保证陆卉儿能够继续她的基因研究,才有机会让他变回正常人,将心爱的恋人拥入怀里,再不用担心自己冰冷的体温会冻到她!

    他们的身形在夜色中渐行渐远,朝着达尔贝的国度方向,很快消失不见。

    ————————

    云毅带着冷月一路回到别墅,停好车小心翼翼将睡着了的冷月给抱了下来。

    等他推开房间门,冷月已经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看都没看云毅一眼,就从他的臂弯里跳下来,纵身跃上了客厅的沙发。

    云毅倒了杯温水喝了半杯,这才懒散地坐到冷月身边,大手惯性地摸上她柔顺光亮的皮毛,“小白,你今天真的有点奇怪啊。让我看看,是不是不舒服呢。”

    说着,云毅就伸手把冷月搂在自己腿上,低头帮她检查起来。

    他还以为冷月是发烧或者吃东西不舒服了,哪里会知道冷月的那点女儿家的小心思呢?

    冷月不怎么开心地卧成一团,意兴阑珊的样子看上去倒真像身体不舒服似得。

    云毅立即紧张起来,摸摸冷月的头感受不到体温,索性把手伸到她没有狼毛覆盖的肚子上,“难道是发烧了?”

    这一手探过去,冷月顿时羞得整个肚皮都红了,毫不犹豫地给了云毅一爪子。

    色、狼,往哪儿摸呢!

    冷月用幽怨的眼神控诉着云毅,正准备再挠给云毅一爪子,就听到云毅的手机短信响了两下。

    云毅宠溺地戳了冷月一把,掏出手机随意看了眼,“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刚才那个乔小姐,呵呵。”

    手机短信云毅都没仔细看,就随意丢在了沙发上,伸手又来揉冷月,“小白,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冷月没理会云毅的毛手毛脚,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那部仍亮着的手机上,上面的短信被冷月看了个一清二楚。

    “云总,晚上追月楼有商务酒会,八点恭迎你的大驾,不见不散。乔涵。”

    冷月默默把短信读了一遍,心里早已经张牙舞爪起来。

    又是追月楼!

    简直过份!

    那个叫乔涵的,看上去楚楚动人,落落大方,可惜骗不过她冷月的眼睛!

    哼,什么商务酒会,恐怕跟上次那个女记者一样,是想趁机把云毅给吃干抹净吧?!

    冷月越想心里越窝火,觉得气不打一出来。

    云毅的手又在她身上摸摸索索的感受体温,更是令冷月恼火的不行。

    她索性低下头,伸出爪子搂住云毅的大手,低头轻咬下去。

    “又咬我?小白,咱们身为女同胞,能不能温柔点?你这样以后可是会没有男朋友的啊。”

    云毅宠溺地用另一只手揉着小白的尖耳朵,任由她咬着自己的手,反正又不痛,只是有些微微的痒罢了。

    冷月狠狠瞪了云毅一眼,她才不稀罕什么男朋友!

    这辈子她只认准云毅这一个男人,其他人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

    一人一狼正靠在沙发上嬉闹着,云毅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这次是电话铃声。

    “谁啊,”云毅嘟囔了声,捡起电话都没仔细看,就摁下了扩音键,“我是云毅,哪位?”

    “云总,我是乔涵。”

    听筒内传来银铃般的女声,娇嫩中带着些许妩媚,不过却恰到好处的不令人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