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96章 我帮你揉揉,很快就不难受了…
    第1796章我帮你揉揉,很快就不难受了…

    他根本就没心思听乔涵说了什么,更没功夫去领略她刻意展现出来的女强人的魅力,眼里看得只有冷月。

    冷月得意地晃着尾巴,嘴里的芒果甜滋滋的,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哼,台上那个女人像只花孔雀似得显摆,今晚只怕是白费心思了吧?

    别以为做出副干练的模样就能令云毅高看一眼,呵呵,她的云毅才没有那么肤浅呢!

    冷月用眼角扫了眼仍在高台上各种高谈阔论的乔涵,得意的小眼神早已经出卖了她此刻的开心。

    没办法,她才做不到人类这么虚伪,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所有想要觊觎云毅的女人,她冷月统统不喜欢!

    商务晚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悠扬的歌声响起,大厅内的众人纷纷结伴曼舞起来。

    唯独云毅懒洋洋坐在角落里,明显对跳舞没有什么意思,只顾着撸着冷月那满身柔顺光亮的皮毛。

    冷月卧在云毅怀里,时不时打着饱嗝,虽然她很不喜欢今晚做东的乔涵,但是却不否认晚宴上的水果真的很好吃!

    就在这时,乔涵款款走了过来,冲云毅伸出芊芊素手,“云总,不知道我可否跟你共舞一曲呢?”

    云毅看了眼周围,发现正跳舞的众人都把目光都放在了他身上,一向优雅的他不想驳了乔涵的面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就……”

    “呕——”

    云毅的话还没说完,冷月突然就干呕了声。

    她本来就长得高大,远远看上去就像纯白色的阿拉斯加,这么一干呕动作更是引人注目。

    云毅早就把乔涵邀舞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紧张地蹲了下来,连声询问着,“小白,你怎么了小白?”

    “呕——”

    回应云毅的,是冷月难受的干呕声。

    这次她真不是故意的,而是刚才晚宴上的水果太好吃,好像不小心吃多了。

    再加上刚才乔涵过来时扑面的香水味,直接刺激到她的喉咙,令她胃里像翻江倒海了似得,只想吐个痛快。

    “小白,你别吓我啊小白,我这就带你去医院!”云毅再顾不上其它,抱起冷月就朝外面冲去,甚至都忘了跟一旁的乔涵道别。

    原以为能够顺利跟云毅共舞的乔涵傻了眼,怎么都想不到,那头狼只是干呕而已,居然就令云毅紧张成那样!

    甚至他直接抱着那头白狼扬长而去,就把她这么丢在了原地!

    不甘和委屈在乔涵的眼里转了两下,很快消失不见。

    她笑着转过身,冲在场的宾客扬手道,“云总的宠物好像有些不舒服,已经送去医院了,大家不用担心,继续晚宴就好。”

    追月楼的喧嚣仍在继续,云毅已经飞车将冷月送到了宠物医院。

    经过医生的耐心听诊,取下听诊器告诉云毅,“云总,你的白狼并不是生病了,而是晚上吃得太多,不消化才引起的干呕。以后为了它的健康,你一定要定时定量,不可以再随意喂它吃东西了。”

    云毅这才放心下来,“原来是吃多了,那,要不要给她开些健胃消食片什么的?”

    兽医十分无语地扶了下鼻梁上的眼睛,然后才郑重道,“云总,它只是吃多了,你只要让它控控胃,很快就能好转起来的,没必要再喂它吃药。”

    “那好吧,谢谢医生。”云毅这才彻底松了口气,付款后抱起冷月离开,“小白,我们走。”

    冷月全程懒洋洋地趴在云毅肩膀上,欲哭无泪。

    天知道刚才她被带到宠物医院,吓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好么!

    她从来就没有进过医院啊,生怕会像电视上演的那样,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会拿着手臂粗的针筒扎她。

    好在电视里都是骗人的,这里的医生真可爱,连药片都不给她开!

    “呕——”

    心里庆幸归庆幸,冷月胃里那种胀、满的感觉仍是存在,又干呕了声,彻底虚脱靠在云毅的肩膀上。

    她绝对这辈子都不能告诉云毅自己的身份,不然该怎么面对今晚的糗事?!

    不管是做人还是做狼,大概她都是第一个吃水果吃到吐的吧?

    啊,拜托下场流星雨,砸掉云毅今晚的记忆吧,彻底忘了今晚的一切。

    冷月一路默默许着愿,等被云毅带回家时,夜已经彻底深了。

    云毅小心翼翼将她从车里抱出来,一路将她抱回床上,然后跟着躺了下来。

    “你呀你,真是个贪吃鬼,那宴会上的水果有那么好吃么?居然吃到吐?也真是厉害。”

    云毅轻声调侃着,心里却十分心疼他身边的小白,恨不得替她承受那份难受。

    冷月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哈哈,好像都是她的错一样,也不知道那些水果都是经由谁的手喂给她的!哼!估计是当时沉迷在乔涵的美色中,根本就不知道喂她的是什么,只顾着敷衍吧!

    她的白眼被云毅给抓个正着,令云毅吃惊瞪大眼睛,“哟呵,你还拿眼白我?小白,不管是做人还是做狼,都要讲良心的啊!你这是在怪我没有照顾好你么?”

    当然!冷月用尽力气点头,就差没有伸出前爪指住云毅的鼻梁指控了。

    不过她胃里难受的厉害,就算点头看上去也是格外虚浮,病怏怏的没有什么精神。

    这下可心疼坏云毅了,他哪里还有些心情跟冷月争论什么,伸手探向冷月的小腹,小心翼翼帮她揉起来,“我帮你揉揉,很快就不难受了啊。”

    冷月立即别扭地缩成一团,她再怎么是狼,也不能任由云毅摸自己的小腹吧!

    尤其这货每次都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弄得她想发火都有些做贼心虚似得。

    “乖,小白最听话了,我帮你揉一揉,你的胃就不会那么难受了。”云毅用足了耐心,轻轻帮冷月揉起光溜溜的小腹。

    他的表情十分专注,确确实实是想要让冷月好受一些。

    但是冷月却心虚的厉害,满脑子闪过的,都是云毅跟自己翻云覆雨的那晚。

    尤其是他的大手是那么的温暖,就那样毫无芥蒂地覆在冷月没有毛发遮掩的肌肤上,更是令她的心狂跳起来,紧张到都忘了胃里的干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