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7章达尔贝回到P国…

    冷月觉得自己身上越来越烧得慌,心里暗暗怪自己太不争气。

    就算是云毅给自己揉个肚皮又怎么了?

    脑子里怎么飞过来飞过去的,都是云毅那肉感诱人的胸膛和紧致勾人的小腹呢……

    天呐,她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冷月用两只前爪抱着头,恨不得缩起来躲到没人找到自己的地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丢脸了!

    可是她肚子上的那只大手却仍在轻轻揉、捏着,力道不轻不重,满心想要缓解她的不适。

    冷月只觉得自己的腰和腿一阵阵发酸,喉咙里去诚实地发出满意的呼噜声。

    等她听到自己清晰的声音时,更是恨不得当场就昏过去算了。

    云毅这哪里是在给她缓解难受,分明就是故意在折腾她!

    哼!肯定是接机公报私仇,好找回她在晚宴山给他丢了的面子吧?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云毅只顾着专心给冷月揉肚子,根本不知道某位狼女的思绪早已经纵马溜到天边了。

    他很快听到冷月匀称有序的呼噜声,低下头看到冷月已经歪着头睡得香甜,这才宠溺地摇摇头,跟着躺了下来。

    不过云毅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仍在耐心帮冷月揉着肚子。

    在云毅的眼里,他养的小白是那么的乖巧听话,远比跟人类相处要简单多了。

    也唯有跟小白朝夕相处时,他的内心才会一片宁静,不用去顾忌思考太多。

    小白才不是他的宠物,而是他信赖的挚友,是他涤荡心灵的温暖港湾。

    有她在的地方,才是最能令他放松身心的所在,才是他内心认可的家园。

    ————————

    达尔贝和陆卉儿的连夜离开,迅速上报到了总统府。

    安念秋对此十分震怒,却又碍于达尔贝敏、感的身份,不敢公然命人寻找。

    他只好私下里命令陆少华封锁住所有出入境口,务必要把达尔贝给找回来。

    对于基因工程所能带来的巨大效益,安念秋是志在必得!

    如果得不到,他宁愿就此彻底抹杀达尔贝,也绝对不会让其他国家得到!

    得了命令的陆少华立即严查所有的港口和船坞,在每个地方都部署了足够的士兵,确保只要达尔贝一露面,就能立刻抓住他!

    整个国度都变得紧张起来,就连普通民众们,都感觉到了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可控的大事。

    就连远在雪山顶的黑崖总部,也敏锐地嗅到了一丝丝不同寻常。

    带着黑狼面具的首领眼神不善地看着跪在大殿上的暗月和魅影,语气十分冷漠,“上次的事你们办砸了,我就最后再给你们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

    暗月和魅影恭敬地跪倒在地,“请首领吩咐。”

    “最近实验室那边戒备明显松散,反倒是各个入境口加强了兵力,我怀疑那只肮脏的吸血鬼已经逃脱了,你们索性去打探清楚,然后再向我汇报。”

    “是。”

    暗月和魅影恭敬应了声,坐在高位的首领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下去,两人这才结伴离开。

    等走出大殿,魅影才小声问了句,“师兄,他死了是么?”

    暗月的脚步顿了下,知道暗月问的是葬在实验基地后山的宋特助。

    “嗯,也自由了。”暗月吐出这句话,大步往前走去。

    那像风一样的自由啊,对他们这种人来说,可能要用生命为代价,才能够拥有呢!

    跟在后面的魅影眼神恍惚了下,是呢,死了,也自由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的自由,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两人都不再说什么,像两道幽灵般隐入暗夜里,去探查达尔贝到底还在不在实验基地。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的达尔贝已经带着陆卉儿,回到了他之前的故乡——P国。

    自从那场惊世大海啸后,整个P国的国力都跟着衰减不少。

    遭受天灾的百姓们耗费了整整半年,才终于从那场劫难中挺过来。

    等达尔贝和陆卉儿回到P国时,这里已经基本恢复了之前的宁静祥和。

    陆卉儿的脚踏上P国的土地时,一下就爱上了这个三面环海的国度。

    这里有着飘香的椰林,浩瀚的海面上海鸥成群结队,柔、软的沙滩上跑跳着无忧无虑的孩子,笑声洒满在歪歪斜斜的脚印上。

    “这就是你的国家?可真是漂亮。”

    陆卉儿开心地转了个圈,信步甩掉自己的鞋子,在沙滩上狂奔起来。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飘逸的长裙,被海风翻卷成缤纷绽放的花瓣,看上去格外赏心悦目。

    达尔贝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他看着前方信步狂奔的陆卉儿,跟着来了兴致,也甩掉脚上的皮鞋,跟陆卉儿在沙滩上追逐起来。

    两人嬉闹的身影在沙滩上格外登对,偶尔会有捡贝壳的小孩从他们身后路过,摇摇晃晃的,十分可爱。

    陆卉儿跑了好一会儿,感受着拂面而来的清新海风,直到累得有些气喘,这才爽朗地坐在沙滩上。

    她毫不拘泥地坐在沙滩上,赤脚划拉着身旁的沙子,小手跟着在沙堆上乱写起来。

    “写的什么,嗯?”达尔贝跟着坐下来,赫然看到陆卉儿正在认真写他的名字,嘴角满意地扬起,脸庞格外帅气。

    陆卉儿连忙将刚写出的名字抹掉,脸颊闪过一抹娇羞,抓起沙子去埋达尔贝同样光着的脚,“我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玩得这么自在了。”

    “如果你愿意,可以每天都这么玩,我陪你。”达尔贝任由陆卉儿用沙子埋自己的脚,眼里盛满了宠溺。

    果然故土难离,无论他走到哪个国家,唯有眼前的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家园。

    而在这一刻,达尔贝眼前闪过的画面,是白发苍苍的自己和陆卉儿相拥坐在沙滩上,并肩静看夕阳西坠的画面。

    海浪轻轻拍打着沙滩,带起哗啦啦作响的节奏,然后缓缓退下,稍顷又再度拍了过来。

    周围响起海鸥的鸣叫声,清脆悦耳,为本就和谐的沙滩带来勃勃生机。

    陆卉儿童心大起,没一会儿就将达尔贝的双脚给埋在沙滩里,而且看上去并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