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0章温泉浴池…

    他总觉得把陆卉儿独自留在这里,有些不放心一样。

    陆卉儿温婉笑了起来,“我才不要去听你们说那些国家大事,还不如在这里偷会儿懒呢。”

    说着,陆卉儿打了个呵欠,“嗯,我还是先睡一会儿比较好。”

    达尔贝这才放心地点点头,“好,你先小睡一会儿,我忙完就过来。”

    等达尔贝伟岸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陆卉儿才转身朝着床铺走去。

    一路坐着花车回来,虽然不怎么颠簸,但是也有些疲惫,陆卉儿很快就陷入了梦想。

    而此时的大殿上,达尔贝正跟昔日的大臣们商议着重振家园的政事。

    他的每一项提议都得到了大臣们的支持,赢得了潮水般的掌声。

    看着这些全心信赖自己的手下们,达尔贝意气风发,更加坚定了重建P国的信念。

    他用最快的速度结束了今天的议政,就匆匆朝自己的宫殿走去,生怕会冷落了陆卉儿。

    长腿矫健如虹的达尔贝很快来到自己的宫殿,推门走了进去,殿门则被守在外面的侍女们给重新关上,隔绝了外面的喧嚣。

    达尔贝走得十分轻盈,就连脚步声都格外轻缓,生怕会惊醒可能还在熟睡中的陆卉儿。

    等他靠近床边,发现自己猜的果然没错,陆卉儿正睡得香甜,睡容憨态可掬。

    达尔贝嘴角扬起抹宠溺,伸出手指,在陆卉儿可爱的鼻头上轻轻点了下。

    他有些微寒的手指碰触到陆卉儿的肌肤,令正睡得香甜的她不悦地皱了皱鼻子,小动作煞是可爱。

    达尔贝玩心大起,手指在陆卉儿脸上点触起来,轻盈掠过她的眉峰,扫过她秀气的鼻头,最后落在她粉、嫩的唇瓣上。

    那触感柔、软的两片樱唇,令达尔贝的眼眸变得幽森起来,喉结悄然滚动了两下,无声诉说着渴望。

    陆卉儿原本睡得正香,迷迷糊糊觉得好像飞来只蝴蝶,恶作剧地老是用翅膀碰触她的脸颊。

    她睡意朦胧地不肯睁眼,却悄然注意着那只讨厌蝴蝶的踪迹,等它终于落在她唇边,立即用手拍了过去,“看你还往哪儿跑。”

    等她的手掌落下去,却发现根本就不是什么蝴蝶,触手有些微凉,根本就是某人的手指!

    陆卉儿一下睡意全无,猛地睁开眼睛,“你怎么回来了?”

    然而她的问话注定没有答复,达尔贝已经握着陆卉儿温润的手露出她娇嫩的唇,毫不犹豫吻了下来。

    他微冷的唇瓣贴过来,动作格外轻盈小心,生怕会弄伤了陆卉儿似得,虔诚地扫过她每一处唇纹。

    眼前的女孩犹如珍宝般令达尔贝小心翼翼,哪怕他心里的欲、望早已经如烈火般烧得熊熊,却仍是极力控制着所有的渴望,以最大的克制轻吻着她。

    陆卉儿刚睡醒的脸庞宛如娇嫩的玫瑰花,粉红可人,诱惑力十足。

    她不知道达尔贝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所有的思绪都因着达尔贝的亲吻变得混沌起来,大脑一片空白,只顾着呆愣愣瞪大眼睛,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达尔贝。

    “你应该闭上眼,或者,回吻我。”达尔贝低笑的声音充满了蛊惑,帅气的脸庞化为最甜蜜的诱导,促使陆卉儿不再犹豫,仰头回吻了过去。

    她火热的回应令周围的空气变得炙热起来,温热的唇瓣更是很快暖热了达尔贝的冰冷,令他深情拥住怀里的女孩,声音沙哑地询问道,“可以吗?”

    陆卉儿自然知道达尔贝问得是什么,娇羞地窝进达尔贝怀里,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任君采摘。

    达尔贝的大手探入陆卉儿肩头,看到她的肌肤下意识缩了下,瞬间明白是自己身上的冰冷令陆卉儿有些不适。

    他立即从床上下来,打横将陆卉儿抱起,大步朝着宫殿后方走去。

    陆卉儿有些茫然,“你要带我去哪儿?”

    “去一个让你不用惧怕我体寒的地方。”达尔贝说着加快了速度,某处的胀痛催着他要快些才行。

    自从上次在崖底跟陆卉儿意、乱、情、迷后,达尔贝就极力克制着自己,生怕冰冷的他会冻到陆卉儿,每次都是仅限于拥抱和亲吻,再不肯有更进一步的亲近。

    如今回到故土,达尔贝那满心的爱恋就再也无法克制,浑身每一处的毛孔都在叫嚣着,要狠狠爱怀里的女孩!

    他抱着陆卉儿很快离开寝殿,踩过蜿蜒的鹅卵石小径,很快来到殿后的一处小花园。

    花园四周种满了枝繁叶茂的百年碧桂,翠绿的枝头开满了金黄色的小花,空气中充斥着怡人的桂花甜香。

    “你是特意带我出来赏花?”陆卉儿有些疑惑地问道,这一路走来,她的纤腰分明被某个东西硌得生疼,难道是她意会错了?

    之前在基地时,陆卉儿无数次都感觉到了达尔贝那蓬勃的情动。

    但是每一次,达尔贝都会在最后关头把她推开,哪怕吻遍她的全身都不肯再有下一步动作。

    对比,陆卉儿都误以为是崖底那次险些被父母抓包的经历吓到了达尔贝,令他有了什么障碍。

    她甚至都已经接受在以后余生里,都只能跟达尔贝相敬如冰的相处模式。

    毕竟她爱上的是他的灵魂,跟其他无关。

    如果他真的不行也无所谓,她只要他能够陪在她的身边,在她迷茫时给她拥抱就好。

    能够深切相拥相爱毕竟是好的,但是如果不能,她也不会强求,因为灵魂的契合远比肉体的缠、绵更重要!

    所以这一次,陆卉儿就算早已经敏锐察觉到了达尔贝那硌人的欲、望,却仍是做出毫无觉察的模样,因为达尔贝之所以突然抱她出来,是为了带她赏花。

    “噗通!”

    达尔贝并没有回答陆卉儿的问话,而是抱着她朝前方跃去,落地时满意听到了陆卉儿的惊呼声,“啊!我们掉下去啦!”

    下一秒,陆卉儿就惊奇地看着跟达尔贝置身的地方。

    因为达尔贝带着她跃进去的,分明是一处雾气升腾的半圆形温泉!

    这处温泉坐落在碧桂飘香的正中央,高高的桂树完美遮掩了两人相拥的身形,温润的泉水牛奶玉脂般温暖,淹没到两人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