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8章她该怎么办…

    本来就是她在强行苛求啊!

    她原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他的生活中,甚至都不应该跋涉千里找过来的。

    冷月啊冷月,你可真傻?

    明明自己就是一头狼,还傻乎乎在奢望什么?

    是在奢望云毅知道自己是狼族的落魄公主,心无芥蒂地接受自己?

    还是奢望云毅舍弃掉跟他是同类的女孩,爱上来自狼族的她?

    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就算你现在变成、人类女孩的模样,就有自信能在容貌上赢得了乔涵那位金枝玉叶的大小姐么?

    冷月的心里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她眼神哀伤地注视着仍在攀谈着的云毅和乔涵。

    尤其是在意识到云毅和乔涵是多么的登对时,她瞬间觉得自己卑微到了尘埃里。

    毫无背景和身份的她,凭什么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好了,乔总先静养两天,我先带小白回去了。”云毅随意跟乔涵说了些客套话,就起身告辞。

    “阿毅,”乔涵似乎有些着急叫慌了口,连忙道歉,“抱歉,我好像有点失礼了,不应该叫你阿毅的。”

    “没关系,只是个称呼而已,并不重要。”云毅并没有计较那么多,毕竟乔涵刚救了小白,他还做不到瞬间就黑脸冷面。

    “那好,以后我可自来熟称呼你阿毅喽,你也别总是乔总乔总的,叫的多生疏啊,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好。”乔涵脸上始终带着笑,举止落落大方,没有半点扭捏。

    “好,乔涵,我就先走了,再见。”云毅不在意地挥手跟乔涵道别,冲站在门口的冷月招手,“小白,我们回去喽!”

    他只在病房里跟乔涵聊了十多分钟,并没有注意到刚才冷月走出去又回来的事。

    心情格外灰败的冷月没精打采抬起头,跟着云毅离开了病房。

    坐在病床上的乔涵目送他们出门,脸上堆满了志得意满的笑。

    不枉费她忍痛磕破了手肘,云毅的表现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看来距离她顺利攻陷他心房的日子,也已经不远了!

    云毅领着冷月走出病房,走了一会儿才发现冷月没有像以前那样跟上来。

    他停下脚步,转头就看到冷月闷闷不乐地走在后面。

    “怎么了小白,是不是今天差点被摩托车给撞到吓到了?”云毅立即走回去,一把将冷月给抱进怀里,“不怕不怕,我现在就带你回家去吃好吃的。”

    冷月依旧没什么精神,耷拉着眼皮窝在云毅怀里,再没有了平日里的活力。

    看到说好吃的都不能令小白瞬间开朗,云毅觉得小白这下是真的被吓到了。

    “没关系的小白,危险的一幕已经过去了,你已经没事啦。”云毅说着抱着冷月来到车旁,矮身钻了进去,“今天呀要多谢谢乔涵才行,不然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我可怎么办呐。”

    “没事哈,乖,回去我给你做很多很多好吃的,然后美美睡上一觉,所有的烦恼就都没有啦!”

    云毅依旧让冷月窝在自己身上,一边开车一边小心安抚着她。

    然而直到他将车开回别墅,怀里的冷月兴致都不太高的样子。

    云毅将冷月小心抱回屋,然后轻手轻脚把她放在沙发上,仍是耐心地诱哄着,“小白最乖了,那些危险都过去了,我这就去给你做饭,你乖乖等一会儿,马上就可以开吃了。”

    说完,云毅就走向厨房,系上了做饭用的围裙。

    自从他们从云氏老宅搬来别墅后,云毅就始终一个人,并没有让佣人们跟来。

    他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不想再被任何人打扰,觉得这样格外清净。

    尤其是冷月的饮食起居,他都亲力亲为,很是享受这种忙碌的生活。

    每天他都自己动手打扫卫生,洗衣服做饭,觉得格外充实安逸。

    之前冷月也是这么认为的,觉得这个家只有自己和云毅在,格外的舒心和自在。

    可是今晚她再看去,却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

    原本帅气的云毅不再像以前那么神采奕奕,甚至在冷月的眼里,他那俊俏的容颜似乎蒙上了几分憔悴。

    而且打扫卫生洗衣做饭这些琐事,一般都是妻子来做的,单身多年的云毅需要一个伴侣来帮他分担。

    是的,他需要一个妻子……

    冷月黯然闭上眼,生怕再睁着眼睛,就会阻止不住直冲喉头的泪意。

    那股子酸涩攥得她的心好疼好疼,令她好想好想蒙头大哭一场。

    之前的她活在自己钩织的世界里,从来不肯认清现实。

    今晚她却幡然惊醒,明白云毅最需要的,是一个能够知冷知热,能够和他分担所有喜怒哀愁的妻子!

    他的妻子必定温柔贤惠,脸上有着甜美的笑,做事永远干练爽利,就像,就像乔涵那种精明的女强人。

    而不是像她这样,只能做只宠物待在他身边,除了摇尾巴外,就只能轻咬他撒娇。

    她甚至都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跟他对话……

    更不要说像电视上演的那样拥吻他,成为他最美的新娘,做、爱情里最美的事情……

    云毅已经三十九了吧?

    在人类说来,这个年龄其实早就不年轻,早就该成家生子了。

    可是为什么她一想到云毅会娶别人,拥着别的女孩入睡,然后再生一堆可爱的宝宝,心里就痛得像快要裂开呢?

    云毅,云毅……

    冷月无声在心底默念着云毅的名字,每一声都仿佛用刀砍在心口上似得,留下了斑斑血迹。

    她觉得心上破了个大窟窿,嗖嗖卷着冷风,往外冒着汩汩的鲜血。

    虽然冷月紧紧闭上了眼睛,可是那润湿的泪意却仍是不可避免从眼眶里钻了出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汹涌到犹如决堤似得,怎么都停不下来。

    她无声耸动着肩膀,将头埋在沙发里,生怕会被云毅看到。

    她才不要那么狼狈呢!

    如果云毅喜欢上了那个乔涵,那就去喜欢好了,她真的不会在乎的!

    真的!

    可是,可是她就是好想好想哭,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地流。

    她其实是个自欺欺人的大骗子啊!

    什么不会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