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10章 你要放她自由,她到了发情期…
    第1810章你要放她自由,她到了发情期…

    经过昨晚情绪的沉淀,冷月原本抑郁的心情已经舒展了很多。

    加上眼前又是能够尽情奔跑的森林,冷月终于迈开轻盈的步子,晃着尾巴朝前方走去。

    在她前方不远处,赫然是那座云毅特意按照崖底废旧宫殿打造的小宫殿。

    那里一切都跟她童年时的记忆一般无二,有着温馨的家的感觉。

    云毅看到冷月终于打起精神,立即阔步跟了上去,“小白,看来你很喜欢这座宫殿嘛!我之前还以为你不喜欢呢!”

    冷月雪白的尾巴摇摇,并没有停下脚步等云毅,而是迫不及待想要走进宫殿。

    也唯有在那里,她觉得自己才可以肆意的笑闹似得,毕竟那里承载了她所有童年的时光!

    冷月很快来到宫殿里,用脚步和眼神丈量着这座微缩般的小宫殿,之前心头的沮丧一扫而光。

    她快活地在房间里穿梭起来,觉得自己仿佛瞬间回到了童年似得。

    那时的她无忧无虑,人人敬仰,似水年华像娇嫩的花儿般悄然绽放……

    云毅感受到了冷月的好心情,摇头低语着:早知道这里能让你开心,昨晚就应该带你过来的。

    “是谁不开心啊?”

    冷月只顾着在房间里来回穿梭嬉闹,根本没听到云毅的自言自语。

    反倒是走进门的乔涵笑着接了句,落落大方朝着云毅走来,“阿毅,我刚才听到工地上的工人说你来了,就赶紧过来看看。”

    “乔小姐,你伤还没好,怎么就出来工作了?”云毅看了眼乔涵胳膊肘上仍缠着的厚纱布,有些不赞同地摇头,“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工作狂,没想到你比我还要过分。”

    乔涵低头看了眼自己包着的手肘,不在意地笑道,“轻伤不下火线嘛!这个项目耗费了我们所有的心力,我住院都住不安心,就缠着医生把我赶出来啦!”

    说着,乔涵俏皮地吐了下舌头,脸上堆满了可爱的笑容,“倒是你呀,说好了以后要叫我名字的,总是乔小姐乔小姐的,不觉得生疏么?”

    乔涵自然而然地调侃令云毅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哈哈,我居然给忘了。好吧,乔涵,我是带小白来这里转转,她昨天应该是被吓到了,一直闷闷不乐的。”

    “小白被吓到了?要不要紧?需不需要找个动物专家来看看?”乔涵连忙问向正朝云毅跑过来的冷月,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十分关切。

    冷月原本正欢快的脚步在看到乔涵出现时,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就连高高扬起的尾巴都跟着悄然耷拉了下来。

    她没想到乔涵会出现在这里,原本的好心情瞬间变得无影无踪。

    “小白,你还是有点害怕对么?”乔涵用温柔的语调对冷月说着话,眼神却看向云毅,“要不我带小白去看下医生吧?我有个朋友是很知名的动物心理专家。”

    云毅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小白她不喜欢见生人。而且她刚才玩得很开心,应该已经缓过来了。”

    “是么?为什么我觉得她还是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乔涵狐疑地看着明显耷拉着尾巴的冷月,注意力很快不放在她身上,而是眉飞色舞看向云毅,“对了,昨晚我有发短信给你,你是不是又没有看?”

    “啊,有短信?”云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我还真没有看短信的习惯,不好意思哈。”

    “没事,只是顺手发的而已。”聪明的乔涵并没有穷追不舍,而是巧妙地借势说道,“我看还是加个微信的好,这样就不用担心你看不到了。”

    云毅却一本正经地摇头,“哦,我没有微信。”

    “啊?”乔涵诧异地瞪大眼睛,“那QQ呢?或者微博,都可以。”

    云毅再次摇头,“我手机上并没有这些东西,就连联系人都没有几个,因为觉得没有必要。有什么事的话,打电话就完全可以解决了。”

    “真是服了你了,我严重怀疑你活在原始社会,居然连这些最基本的通讯工具都没有。”乔涵捂嘴浅笑起来,自来熟的跟云毅攀谈着,“对了阿毅,昨天我看了预算表,好像有几处标的并不太详细。”

    “是吗?”云毅愣了下,仔细回忆着昨天开会时看到的预算表,认真地摇头道,“好像都标的很详细啊,是哪里有问题?”

    “呵呵,骗你的,看你紧张的……”

    乔涵跟云毅热络地攀谈起来,时不时发出几声愉悦的笑声,气氛很是融洽。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冷月的眼神逐渐变得黯然,直至星光全无。

    冷月索然无味地甩了下尾巴,从这座小宫殿里走了出去。

    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碍眼的灯泡,压根不适合再站在里面。

    是啊,云毅和乔涵看上去是那么的登对;而她,说到底也只是头白狼而已……

    乔涵绵软无力地走在森林里,脚掌踩过几片落叶,发出枯败的声响,一如她此刻受伤碎成片片的内心。

    云毅和乔涵聊了一会儿,这才发现不见了冷月,四处张望起来,“咦,小白呢?”

    “是啊,刚才好像还在这儿呢!”乔涵跟着四处找了下,却并没有找到冷月的踪迹,“会不会是它嫌太闷,自己跑出去玩了?”

    云毅连忙大步朝外面走去,很快就看到了在树林内走着的冷月,高声喊道,“小白!你去哪儿?!”

    乔涵跟着过来,伸手拽住云毅,“阿毅,有件事你很可能弄错了。”

    “什么?”云毅有些茫然。

    “我昨天特意打电话问了我那个朋友,他是最好的动物心理学家,对动物的行为举止代表的意思都了如指掌。”

    乔涵随口胡说着,“他昨天告诉我,小白就算再通人性,也是热爱自由的动物,圈养它是不对的。”

    云毅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我并没有圈养小白,她有绝对的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且我跟小白相处这么久,她一直都很开心,没什么反常的表现。”

    “那最近呢?”乔涵知道自己说的话令云毅不痛快,可是为了她的未来,她仍是要咬牙说下去,“最近它是不是总有些神不守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