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15章 它永远只是一只宠物…
    第1815章它永远只是一只宠物…

    云毅努力挤出几个字,“腹痛,浑身发冷,无力……”

    看着云毅连说话都困难,医生立即将他放在担架上,“我们很快就会把你送到医院,请提供你的第一联系人。”

    云毅伸手指了下手机,“通话记录里有,有……”

    “好,你尽量不要再多说话,蓄养体力。”医生说着示意随行的工作人员把云毅抬走,“走吧,我们赶紧把他带回去。”

    几人合力将云毅朝门外抬去,冷月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毛茸茸的头几乎要撞到走在最后面的那位医生。

    “这只大狗怎么办?把它关在屋里么?”这名差点被撞到的医生注意到了冷月,低声问了句。

    云毅不放心冷月,努力说道,“让她……跟着……”

    “好,那就一起去吧!好狗狗,你要听话,不要咬人啊!”

    “可是救护车厢要求无菌,动物不可以上来啊。”

    “那就让它在后面跟着吧,这么大型的狗狗,跑起来不见得比车速慢。”

    医生们简单协商了两句,把云毅抬上车拉上车门,挥手示意冷月跟上。

    他们的争论声云毅根本没听清,他的小腹痛得不行,脑子像炸了似得嗡嗡响,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

    其实不用医生们说,冷月也会跟上来的。

    急救车一路疾行,她也疯了似的放开速度飞奔,生怕会跟云毅分开。

    好在这时正是半夜,路上的车流已经不多,偶尔有几辆路过,都被在马路上飞奔追着救护车的冷月给明显吓得清醒不少。

    “我去,快看那只白狗,它好像在追那辆救护车!”一辆私家车主对副驾驶上的朋友说道,眼睛惊奇地看着一路狂奔的冷月。

    “现在这世道,狗都比人可靠啊!”副驾驶上的人跟着看向窗外,狠狠给了自己朋友一巴掌,“那是狗么?那是狼!狼知道吗?!”

    “现在只有动物园里才有狼,你家养的狼大晚上在路上跑啊?”车主根本不信,这里可是城市,哪儿来的狼啊!

    “我发誓那真是头狼啊!你没看到气宇轩昂,耳朵都是垂直竖立的么?而且你见过绿色眼睛的狼么?”

    “哪儿哪儿就绿眼睛啦?早跑不见了,不管是狼还是狗吧,这么追一辆救护车,真够有情有义的啊!”

    随着两人的争论声,冷月早追着飞驰的救护车到了医院。

    医生们早就忘了冷月的存在,他们匆匆将云毅抬下车,准备把他推向手术室。

    “联系上病人家属没有?他的情况很危急啊,必须立即做手术!”为首的急诊医生催促自己的助手。

    助手跟着从车上下来,“刚才已经打了他通话记录里的一串号码,是名女士接的,说马上就会到。”

    两人正说着,一辆红色跑车急停在救护车旁。

    车门被推开,乔涵匆忙从里面跳出来,“是不是你们接诊的云毅?我是刚才接电话的那名女士。”

    “是的,病人就在这里,请跟我们去办住院手续,他的情况很不乐观,我怀疑是急性穿孔性阑尾炎,患者表现为高热,局部腹痛绞痛。”

    乔涵闻言吃了一惊,担心地来到担架旁,看着躺在上面的云毅,低声呼唤着他的名字,“云毅?云毅?”

    “病人已经昏迷,必须立即进行会诊检查,然后决定手术方案。”医生将担架推到大堂,示意乔涵跟上,“麻烦你尽快去办理入院手续。”

    “没问题,我这就去办。”乔涵点点头,雷厉风行跟了过去。

    他们的身影刚走进医院大厅,冷月才终于从正门口跑了过来。

    她原本想要跟着冲进大厅,却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了下来,“哪来的狗?别来这里捣乱,这是医院,快走快走!”

    冷月狼狈地守住狂奔的身形,差点就摔在地上。

    她只来得及看到躺在担架上的云毅被抬进去,而担架旁的那道身影更是熟悉不过。

    原来乔涵也来了,是云毅让通知乔涵过来的吧?

    所以到最后,能跟着云毅光明正大进出各种场合的,只有同为人类的乔涵啊!

    冷月悠悠叹了口气,身影萧瑟地离开医院大厅正门,找了个小门悄悄溜了进去。

    她心里担心着云毅,将心里的不适强行给压了下去。

    这会儿正是后半夜,医院的走廊静悄悄的。

    冷月循着云毅的味道,很快来到位于十楼的内科手术室。

    她刚冒出头,就被守在病房门外的乔涵给看到了。

    乔涵没想到那头白狼居然能找过来,愣了两秒,脸上立即浮现出有几分假的笑容,“小白,你怎么来了?快过来。”

    冷月虽然不怎么喜欢乔涵,但是她迫切想要从乔涵嘴里知道云毅的状况,就听话地走了过去。

    “你是在担心云毅吧?没事的,医生正在里面为他做手术,据说是急性穿孔性阑尾炎。幸好送来的及时,不然后果不肯设想啊。”

    听了乔涵的话,冷月有些内疚地低下头,为自己在云毅生病时退缩的自己感到羞愧。

    “我上次就对云毅说过,他身边应该有个女人照顾的。”

    乔涵看了冷月一眼,倨傲地扬起下巴,“我也知道云毅他很疼你,但你毕竟只是头狼,再聪明再乖巧,也只是宠物罢了。”

    冷月被乔涵说的无地自容,那些话看上去轻飘飘的,每一个字却都像把钢刀似得,戳中了冷月的软肋,刺得冷月鲜血淋漓。

    如果换成别的女人对云毅有企图,冷月早就冲上去将人给赶走了。

    可是乔涵却不一样,她确实十分优秀,有足够的实力跟能力与云毅并肩。

    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上,冷月都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乔涵的对手,压根毫无胜算。

    白富美的乔涵才是云毅的良配,能够在云毅生病时坦然守在病房门外;而她呢,就连走进这里,都是偷偷从侧门溜进来的。

    “小白,你不用担心,我喜欢云毅,会照顾好他的。对了,还有你,以后的日子我会连你一起照顾,做一个称职的女主人。”

    乔涵故意说得轻描淡写,似乎早已经胜券在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