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16章 她隔着玻璃窗户,静静的守护他一夜…
    第1816章她隔着玻璃窗户,静静的守护他一夜…

    这话说出口,她自己都觉得刚才的话有些幼稚了。

    自己真是疯了,跟一头白狼胡说什么呢?

    就算云毅再在乎小白,到底也只是头牲畜而已,再聪明也只是养来把玩的宠物。

    乔涵这么想着,优越感再度重回身上,以女主人的高姿态看向冷月,“好啦好啦,都这么晚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毕竟这里是医院,等下被其他病人看到你出现,肯定会怕到尖叫的。”

    冷月抬起头,不怎么想离开,她想留在这里守着云毅。

    哪怕明知道自己什么都帮不了,却仍是想守在门外。

    见冷月不理会自己,乔涵有些烦躁地挥挥手,“算了算了,我跟头畜生自言自语有什么用?你爱待在这里就待吧!等下被人赶走可别怪我。”

    冷月不置可否,只定定站在原处,耐心等待着云毅从病房内出来。

    乔涵不着痕迹地白了冷月一眼,扭头看向别处,不再理会她。

    时间在冷月忐忑的等待中悄然逝去,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漫长。

    冷月和乔涵在医院走廊上站了足足有两个小时,急诊科手术室的灯才终于熄灭,昭示着手术已经结束。

    “医生,阿毅的手术进行的怎么样?”乔涵连忙踩着高跟鞋走了过去。

    “手术进行的十分顺利,病人已经安排在旁边的特护病房。平时好好休养,轻力壮的,相信很快就能恢复。”

    医生正有些疲惫的说着,低头看到了脚旁的冷月,吓得扬高了声音,“这里怎么有只大狗?快把它赶出去!”

    “没关系的医生,这是我家养的宠物。”乔涵随意解释了下,并没有告诉他们冷月是头狼。

    在乔涵看来,狼和狗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都是养来取乐的宠物罢了。

    医生这才放心的点点头,“原来是你们养的宠物啊,那就好。不过了病人的健康着想,还是暂时让他少接触宠物的好。”

    “好的,我记下了医生,刚才你手术辛苦了,赶紧去休息一下吧!”

    乔涵送走医生,转头看向冷月,“不知道你有没有听懂医生刚才说的话,为了阿毅的健康着想,你还是尽量留在外面吧!”

    说着,乔涵就径直走进了云毅住着的病房,直接把冷月关在了病房门外。

    看着紧闭的病房门,冷月下意识抬起前爪,却在还没有挨到房门的时候收了回来。

    刚才乔涵说的不错,医生确实是这么叮嘱的。

    可能医生也是怕她身上会有什么病菌,影响到刚做过手术的云毅吧。

    冷月在病房外转了两圈,来到探视用的玻璃窗前,耸起身子趴过去往里看。

    医生只是建议她不要进病房,隔着玻璃站在外面应该不会影响到云毅了。

    病房内亮着灯,乔涵坐在靠背椅上,守着仍在昏迷中的云毅。

    冷月隔着玻璃,仔细打量着躺在病床上的云毅,眼里盛满了关切的温柔。

    她多想跟乔涵一样,进到病房里面,去守着云毅。

    可是白狼的外形,却阻挡了她的脚步,将她隔在厚厚的玻璃窗外。

    云毅进行的是微创腹腔手术,麻醉剂的剂量十分小,两个小时后就醒了过来。

    他虚弱的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趴在病床上睡着的缕缕黑发。

    云毅的心狂跳起来,严重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他刚从手术中醒来,思绪还有些混沌。误以为守着自己的,是曾经在崖底下神秘消失的那名女孩。

    她是知道自己病了,特意赶过来的吗?

    还是此刻的他病得太厉害,才出现的幻觉?

    云毅激动的伸出手,颤巍巍探向那抹趴着的身影,生怕自己的动作太大,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似得。

    那柔、软的发丝触感真真切切传来,你才终于相信自己并不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也并不是幻觉。

    那个无数次在他梦中魂牵梦绕的女孩,终于再度来到了他的身边。

    云毅不由想起乔涵之前曾经问过他的话,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唯有眼前的这个女孩,才是真正令他有过想要结婚冲动的。

    乔涵守着云毅了好一会儿,困乏的趴在病床边睡着了。

    她迷迷糊糊觉得有人在触摸自己的头发,就睁开有些惺忪的睡眼看了过去,才发现云毅醒了过来。

    而刚才抚摸自己大手的主人,自然也是云毅。

    想通了这点的乔涵脸颊有些微红,娇羞着低声道,“阿毅,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云毅愣在原地,才发现自己认错了人。

    眼前的分明是乔涵,根本就不是崖底的那名神秘女孩。

    “怎么是你?”云毅有些尴尬地收回手,下意识问道,“你怎么来了医院?我的助手呢?”

    云毅明明记得,有让医生通知自己的助理过来,怎么守着自己的却变成了乔涵。

    乔涵有些茫然的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时睡得迷迷糊糊的,接到医生的电话就匆忙赶了过来。”

    云毅这才意识到,很可能是医生搞错了,误通知了乔涵。

    他礼貌的向乔涵道谢,“真是不好意思,当时我痛得厉害,可能说话并不是太清楚,所以医生误会通知了你,害得你专程跑来一趟。”

    “这有什么?我们是朋友啊!朋友有事,赶来是应该的!”乔涵笑的温婉,眼里很快闪过一抹失落。

    她刚才明明感受到了云毅抚摸自己头发时的温柔,可是下一秒云毅却像换了个人似的,对她相敬如宾。

    所以云毅的温柔,是因为没有看清她的脸庞?而不是因为她守在病房里而感动。

    那那名令云毅眼里绽放恋爱光芒的女孩,又是谁?

    乔涵心里满是疑问,却聪明的并没有问出口,而是关切问道,“你刚醒来,有没有觉得渴?需不需要喝水?”

    云毅轻轻摇头,“不用,对了,小白呢?”

    “呃…她刚才还守在窗外,”乔涵支吾的看向探视窗口,不敢确定那头白狼还在不在。

    毕竟她都困得趴在病床上睡着了,更何况一头畜牲呢。

    云毅跟着乔涵朝窗口看去,一眼就看到趴在玻璃边朝病房内张望的冷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