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9章卉儿,想不想我?

    P国的夜宁静祥和,柔和的星光静静点缀在苍穹上,像一颗颗耀眼的银宝石。

    在金碧辉煌的宫殿建筑群内,坐落着一栋明显是新建不久的建筑。

    从外面看去,那栋建筑几乎跟F国实验基地的建筑一模一样,它是达尔贝特意命人为陆卉儿修建而成的。

    自从达尔贝在百姓的央求下,重新恢复了P国的君主制度后,他整个人就开始忙得不可开交。

    为了不冷落陆卉儿,也为了能够尽快令自己恢复到正常,达尔贝遵守了之前的承诺,为陆卉儿建造了所崭新的实验室。

    这座实验室完全依照E国陆卉儿专用的实验室而建,不仅从外表看上去一模一样,就连里面的饰物,也没有半点不同。

    陆卉儿这几天也是忙得不行,从实验室一筹备好,就埋头扎在里面不出来,废寝忘食想要寻找到能令达尔贝变回正常的好办法。

    就先现在这样,外面已经是繁星满天,她仍在认真记录着分析仪跳出来的各项基因数据,皱眉比对着不同的地方。

    “吱呀。”

    实验室的门被推开,达尔贝快步走了进来。

    这些天他忙着重新制定P国的制度和颁布各项新的法规,忙得不可开交,这会儿才有空来看陆卉儿。

    不过也多亏他异于常人的体质,虽然连轴转了这么多天,脸上却没有半点疲惫。

    他无声走到陆卉儿身后,一把拥住她纤细的腰身,“卉儿,想不想我?”

    陆卉儿正专心记录着手里的数据,并没有被达尔贝突然的拥抱给吓到,因为早已经习惯了他的突然出现。

    她无奈地摇摇头,手里的笔丝毫没有停下,“好像并没有时间去想呢。”

    达尔贝抽走陆卉儿手里的表,扳着她瘦弱的肩膀看向自己,眼神幽怨控诉,“我可是想了你一整天,你不想我太不公平了。”

    陆卉儿俏皮地皱了皱鼻头,“好吧,一点点想啦!”

    “只有一点点啊?”达尔贝不怎么满意地摇头,惩罚似得轻咬了下陆卉儿的下巴,“我还是觉得不公平,怎么办?”

    “别闹,我还在记这些数据呢。”陆卉儿生怕达尔贝又想昨晚那样,不由分说就当场要了她,赶紧出声求饶。

    然而她还是说得晚了,达尔贝已经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大步走出实验室。

    外面繁星满天,陆卉儿靠在达尔贝臂弯里,无奈地看着精神奕奕的达尔贝,“你忙了一整天,真的不累么?”

    “怎么会累呢?等下我会告诉你,我有多精神。”达尔贝朗声笑着,抱着陆卉儿朝他们住的宫殿后面走去。

    陆卉儿不用猜都知道,达尔贝这是要带她去温泉那里。

    自从他们回到王宫后,达尔贝就迷上了那个地方,因为只有在那儿,他才不用担心冰冷的体温会冻到她。

    达尔贝长腿迈得飞快,没一会儿就抱着陆卉儿来到了温泉旁。

    陆卉儿的脸烧得通红,娇羞缩在达尔贝怀里,“昨天才做过,今天就不能歇歇么?”

    达尔贝抱着陆卉儿径直跳入水里,说的格外正经,“宝贝,你想多了。明天我们要去参加新年游行,我是专程带你过来沐浴的。”

    陆卉儿原本就通红的脸这下更是烧得厉害,几乎能滴出血来。

    她又羞又窘,恼羞成怒地连捶了好几记达尔贝的胸膛,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尖给咬掉。

    刚才她一定是大脑短路,才会说出那么羞人的话吧!

    “哈哈哈哈,”达尔贝仰头笑了起来,“不过既然你开了口,我自然是要满足你的!”

    说着,达尔贝的大手已经不客气地攻城掠地起来,眼里嘴角都盛满了宠溺的光芒。

    “流氓……讨厌……”陆卉儿的声音越来越小,到后来已经字不成调,被周围的水声给淹没。

    夜色漫漫悠长,温泉内热浪涛涛,水花四溅。

    诱人的春、色在星光照耀下激情上演,今晚,注定又是销魂的无眠。

    次日一大早,红彤彤的太阳高高跃出朝霞,预示着美好一天的到来。

    陆卉儿昨天被达尔贝纠缠了太久,迟迟没能醒过来,窝在他怀里睡得香甜。

    达尔贝的手臂隔着薄被子放在陆卉儿腰身上,同样睡得很沉。

    阳光从窗口洒下来,暖暖的光线扫到两人脸庞,宛如镀上了层淡淡的金光。

    就在这时,达尔贝突然惊醒地睁开眼睛,听觉异常敏锐的他,听到了阵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来到宫门前停了下来,跟着宫门被叩响,“国王,我们是来送游行用的礼服的。”

    “嗯,进来吧。”

    达尔贝沉声同意后,紧闭的宫门从外面被推开,一排侍女袅袅婷婷走了进来。

    她们手里端着崭新的礼服和配饰,谦卑地跪在床边不远,为首的侍女恭敬道,“国王,王后,新春盛典马上就要开始,请更换礼服。”

    陆卉儿原本睡得香甜,隐约听到吵嚷声,皱着眉头拍了下达尔贝,“别吵,好困!”

    她这无心的一下,恰好拍在达尔贝帅气的脸庞上,也成功吓掉了其中一名侍女手中端着的托盘。

    “当啷!”

    实木托盘重重掉在地上,上面摆着的鞋子跟着滚下来,发出吵杂的响声。

    陆卉儿这才意识到床边有人,睁开眼睛看了下,连忙往被窝里缩,“怎么有人在这儿?!”

    天知道她昨晚硬是央求了达尔贝半夜,才终于在天快亮时躺下休息。

    她觉得自己刚睡下不久,怎么天就大亮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床边为什么跪了那么多的侍女?!

    陆卉儿也在这座宫殿里睡了好几天了,不喜欢被人伺候着的她都是独来独往。

    从没想过有一天睁开眼睛,会看到地上跪了满地侍女这么惊悚的画面。

    而且还是在她和达尔贝那么亲密躺在一起的境况下,这让她迫切想要找道地缝给钻进去!

    陆卉儿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恨不得原地消失,隔着被子用脚踢着达尔贝,“你还愣着干嘛?先让她们出去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