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0章你是王的女人…

    软糯的央求声令达尔贝朗声大笑起来,他单手搂紧陆卉儿,无奈摇头道,“为什么要让她们出去?”

    “这样多尴尬,你快让她们先出去呐!”陆卉儿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无处安放的小脚不停踹向达尔贝。

    达尔贝索性从床上直接下来,示意侍女先帮自己换上礼服,眼神却始终没离开缩在被窝里的陆卉儿,“伺候你是她们的责任,今天是新春游行,我们可不能迟到哦。”

    陆卉儿这才想起,昨晚达尔贝就是用这个理由把她给吃干抹净的。

    当时她被攻陷的狼狈,都忘了询问达尔贝,新春游行跟她有什么关系,明明说好了她只负责做实验的啊!

    陆卉儿小心从被子里钻出来点,就看到达尔贝正被侍女伺候着换上了崭新的礼服。

    那套礼服并不是陆卉儿想的那样明黄色拖地古风朝服,而是剪裁得体的新潮燕尾服。

    穿在达尔贝挺拔的身上,更加衬得他高大帅气啊,阳光俊朗到令人不敢直视。

    陆卉儿痴痴地看了两眼,这才想到自己还有话没问,赶紧说道,“游行你去就好了,我还要做实验呢。”

    “不着急这一时半刻的,游行谁都能缺,唯独不能缺了你。”达尔贝笑着看向陆卉儿,“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可要掀被子喽!”

    “你敢!”陆卉儿凶巴巴呛了声,立即又没骨气地缩进被子,将自己卷得严严实实,“谁想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不去可不行,”达尔贝已经换好了礼服,朝床边走过来,大手轻轻将裹成蚕蛹般的杯子揭开一角,“乖,你不在身边,我怕自己怯场。”

    这句谎言实在太拙劣,令陆卉儿差点失笑出声,“编,继续编!”

    再没有谁比陆卉儿更清楚了解达尔贝的能力了,这个家伙平时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可真治理起国家来,却是那样的霸气睥睨。

    之前的P国消沉衰败,自从达尔贝归来后,整个国家都开始朝气蓬勃、起来。

    他们只回来了短短半个月,达尔贝就已经将原本还有些疮痍的P国给治理的井井有条。

    如果不是陆卉儿亲眼看到周围的变化,都不敢相信这些都是达尔贝促成的。

    “好啦,乖,在她们面前多少给我些面子好不好?”达尔贝凑到被子里,轻吻了下陆卉儿的额头,“我是真的需要你,唯有你站在我身边,我做事才能得心应手,事半功倍。”

    陆卉儿也觉得自己一直窝在被子里有些不好看,想了下终于坐起来,“那好,不过我要自己换衣服。”

    “你确定?”达尔贝伸手指了下侍女手里端着的礼服,“这么繁琐的礼服我都穿不好,如果你确定自己能穿好,我就让她们出去也行。”

    陆卉儿看了眼侍女手里的托盘,瞬间泄了气。

    她原本以为达尔贝的礼服是新潮的,自己的应该也很好穿才对。

    可是那托盘上的礼服叠起来十几厘米高,少说得有七八层,她瞬间就对自己没了信心。

    “好吧,那可不可以只留下帮我换礼服的侍女?鞋子我总会自己穿的。”

    陆卉儿仍试图想让侍女们出去些,她真的没有当着那么多侍女换衣服的习惯。

    “当然。”达尔贝爽利点头,沉声吩咐着侍女们,“留下两名伺候就行,其余的都可以出去了。”

    “是。”

    侍女们不敢有任何异议,立即留下两名,剩下的都倒退着走了出去。

    等宫门关上,房间里就只剩下仍坐在床上裹着被子的陆卉儿,以及早已经换好了礼服的达尔贝和两名端着托盘的侍女。

    达尔贝朗笑起来,“这下总可以了吧?你要是再不起来,就真的要耽误游行了。”

    陆卉儿瘪了瘪嘴,不情不愿的掀开被子,终于从床上下来。

    她只穿着贴身的睡衣,刚下来就看到达尔贝的眼光变得幽深起来,明显在盯着她果露在外的脖颈看。

    陆卉儿瞬间变得粉面桃腮,娇羞地指着达尔贝,“你也出去!”

    “我就不用了吧?你身上哪里我没看过?”达尔贝显然不准备离开,想要留下一饱眼福。

    陆卉儿又羞又急,硬是推着达尔贝朝宫殿大门走去,“不行,出去,快出去!”

    “好好好,我出去出去,你别光脚踩在地上,会着凉的。”达尔贝说着就想把陆卉儿抱起来,无法忍受她光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

    “不行,你先出去,我马上就穿鞋!”

    陆卉儿态度十分坚决,硬是把达尔贝给推出房间,这才满意地走了回来。

    两名宫女再次跪着请示,“王后,请允许我们为你换上礼服。”

    “我可不是你们的王后,你们不要这么叫。”陆卉儿脸上满是娇羞。

    她是昨晚被折腾的厉害,才被达尔贝搂着躺下的,醒来就被一群宫女给抓了现场。

    这会儿还没缓过来,又被叫王后,心里很是惶恐。

    虽然目前她和达尔贝的感情十分稳定,可是两人毕竟还只是处在热恋中,并没有任何对婚姻的承诺。

    侍女们低下头不敢笑出声,“王后,你是我们王唯一的女人,不这么称呼,你想让我们怎么称呼呢?”

    “什么唯一?我才不信呢!”陆卉儿红着脸嘟囔着,生怕越说越离谱,赶紧转移话题,“你们不是要帮我换衣服么?那就麻烦你们了。”

    “能伺候王后是我们莫大的荣幸,请你先把睡衣换下,允许我们帮你先穿贴身的内衣。”

    侍女们恭敬的开始给陆卉儿换衣服,等看到陆卉儿满身的吻痕时,更是羡慕的不行。

    “王后,国王他真的很疼爱你啊。”

    “对啊,国王以前都是冷冷淡淡的,对谁都不会这么温柔。”

    两名侍女帮陆卉儿穿上最外层的礼服,嘴里发出由衷的赞叹声。

    陆卉儿更是羞涩的不行,知道这两名侍女肯定是看到自己满身的淤痕,才会这么说的。

    这个可恶的达尔贝,害得她又出了丑,等下再找他算账!

    “王后,请换上鞋子。”侍女将鞋子放到陆卉儿脚旁,等她穿好后才恭敬站起身,“礼服已经全部换上,请王后允许我们为你上妆。”

    “啊,还要化妆?”陆卉儿瞬间头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