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22章 恶魔来袭:你到底是谁?
    第1822章恶魔来袭:你到底是谁?

    达尔贝将陆卉儿的话全部听了个清楚,嘴角扬起抹意味深长的笑。

    这个小丫头,是在怪自己迟迟都没有向她求婚么?

    这件事,似乎也该提上议程了呢。

    心里打定了主意后,达尔贝就转身朝相邻的宫殿走去。

    既然小丫头不肯让他住一起,看来今晚他只能委屈下自己,独守冰冷的房间了。

    说起来,现在都已经在开始怀念她的软玉温香了……

    落日渐渐滚下山坡,夜晚悄然降临,天边悄然挂上稀疏的星星。

    夜半的时候起了阵风,将本就稀疏的星星卷进了云层,令本就沉寂的黑夜变得越发黑暗起来。

    空气中冷飕飕的,西边的天幕中缓缓卷来一大团阴影,悄然笼罩了大半个P国的王宫。

    风越来越大,刮得街上的落叶旋转纷飞起来,凝重中透着渗人的肃杀。

    整个P国此时都陷入了沉睡中,唯有王宫内的侍卫们在轮班巡逻守夜。

    落叶被旋风卷着翻转,打着圈在王宫上空形成了小型的龙卷风,隐约还带着顾黑气。

    黑气越聚越多,庞大到有一栋房子那么高,发出的动静终于引来了王宫内的侍卫们。

    他们有些恐惧地看着那股子怪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是从哪儿刮来的风?怎么这么吓人?”

    “是啊,哪有这样子的风,看上去就像里面有怪物似得。”

    “该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放屁!这里可是王宫,哪来的不干净的东西?!”

    就在侍卫们争论不休时,那道盘旋的黑气内陡然响起道阴冷的声音,“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居然敢对我不敬?!”

    阴森森的声音令在场的侍卫们更是吓得魂不附体,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惊呼声,就有道怪风朝其中两名侍卫冲了过去。

    “啊——”

    随着声惨叫,两名侍卫硬是被那股分离出来的怪风拍到了半空中,然后重重摔在地上,口鼻淌血不已。

    “这里有怪物,都给我小心点!”

    领队的侍卫长立即警觉起来,示意手下们都往后退,“散开,全部散开!”

    “哼!我是怪物?你们这些蠢货!快去看看你们崇拜的国王吧!他才是真正的恶魔,是不折不扣的吸血鬼!”

    怪风里继续响着阴测测的声响,每一个字都令人毛骨悚然。

    不仅如此,怪风还拔地而起,朝着其中一栋宫殿冲了过去。

    “轰——隆——”

    肆虐的黑风硬是将那座宫殿的顶部给整个掀了下来,发出震天的声响。

    本来是万籁俱寂的P国被这整天的声势打破,沉睡中的P国人民纷纷醒来,睡眼惺忪的从家里跑出来。

    “哪来的怪声?是地震了吗?”

    “不知道啊,会不会是海啸?天呐,我的孩子还在屋里!”

    “好像不对,声音是从王宫那传过来的!”

    “走,过去看看!”

    被惊醒的人们顾不上那么多,纷纷朝着王宫的方向跑来。

    而王宫内此时也吵杂不已,侍卫和侍女们尖叫着奔逃,纷纷嚷着王宫里遭了怪物。

    达尔贝刚睡下不久,听到吵嚷声立即醒了过来。

    他顾不上其他,就飞奔着朝陆卉儿住着的宫殿跑来。

    对于达尔贝来说,再没有陆卉儿的安全更重要的了!

    他几乎瞬移到陆卉儿入睡的门前,推开门径直走进去,等看到仍睡得香甜的陆卉儿时,一颗心这才算落了地。

    外面的吵嚷声仍在继续,达尔贝早已经从凌厉的风中闻到了恶臭的血腥味。

    那种味道带着腐臭的狰狞,直冲鼻尖,几乎要腐烂人的灵魂!

    说起来自从回到P国,达尔贝就对鲜血没有什么欲、望了。

    虽然有时也会升起抹吸血的念头,都被他给硬压了下去。

    而这次风中的血腥味,令达尔贝险些直接干呕!

    这个味道,简直就像是朽烂百年的死尸从地下爬出来似得,熏得他体内戾气暴增。

    达尔贝的眼睛变得鲜红起来,脑海中闪过自己坠落到枯叶中的画面。

    遍地的枯叶内,他狼狈又无助地往下陷,就在即将要窒息时,从地底伸出双腐烂干枯的手!

    那双手青灰黑紫,指甲尖长锋利,上面布满了狰狞暴起的血管,惨白到毫无血色!

    然后达尔贝就觉得自己的脖颈传来刺痛,意识陷入昏沉,耳畔传来的是阴森可怖的低喃,“你唤醒了我,唯有赐你永生才能表达我对你的感激,跟我一起堕入永生的黑暗吧!”

    过往的记忆在此刻清晰复苏,达尔贝瞬间明白外面的喧闹是什么!

    那引起众人恐慌的恶魔,就是令他的人生产生巨变的罪魁祸首!

    达尔贝牙齿咬得咯咯响,回头看了眼睡得依旧香甜的陆卉儿,心中涌起戾气的杀机。

    他好不容易才从黑色的绝望中爬上来,绝对不能再让那个恶魔毁了他的生活!

    达尔贝大步走出房间,毅然朝着那引起喧嚣的声源处走去。

    不管那令他发生异变的是怪物还是恶魔,今晚,他都要跟他做个彻底的了解!

    等达尔贝来到吵嚷的最忠心时,这处偏殿已经被那股怪风肆虐到满地狼藉。

    原本宽敞的宫殿地上倒着被掀翻的宫殿顶,还有几名侍卫横七竖八倒在地上,嘴里呼痛声不断。

    达尔贝凛然走上前,冲着那股子黑风断喝一声,“既然来了,就别躲躲藏藏,大方露出真面目吧!”

    “呵呵,果然是我看上的傀儡,勇气可嘉!”

    阴森森的声音在漩涡里响起,原本黑沉的旋风渐渐平息下来,渐渐露出道男人的身形。

    这个男人又高又瘦,阴鹜的脸上五官刻薄,鹰钩鼻下是嘴唇更是红的刺目。

    他穿着身黑色的银线长袍,整个身体都掩映在里面,果露在外面的一双手瘦骨嶙峋,青筋暴起,指甲青紫乌黑。

    这样的外貌,一看就是邪恶的存在。

    达尔贝将那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下,冷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呵呵,古德公爵。”

    “没听说过,不过,你可以去死了!”达尔贝根本懒得跟眼前满身邪恶的男人多废话,挥舞着拳头就朝他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