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4章我只对你一个人坏…

    达尔贝被兴高采烈的侍卫们高高抛弃起来又稳稳接住,满身的戾气悄然散去,脸上又恢复了往日受人爱戴的谦和。

    王宫内遍地的狼藉早就有侍女合力打扫,原本被闹腾地人仰马翻的夜晚,很快回归了宁静。

    等那些被吵醒的民众们赶来时,整座王宫都已经恢复了往日祥和的秩序。

    他们看着紧闭的宫门,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挠着头不解地回了各自的家。

    侍卫们一路将达尔贝抬回到他的宫殿,这才欢呼着将他放了下来。

    达尔贝沉稳地挥手,“好了,没事大家都散了吧。”

    “是,国王。”

    侍卫们被达尔贝强大的能力所折服,压根就不相信古德公爵刚才说的。

    他们的国王确实能力卓越,怎么可能会跟吸血鬼扯上关系呢?!

    依他们看来,那个卷着黑风过来的古德公爵,才是真正的吸血鬼!

    而他们的国王,分明就是传说中专门斩杀吸血鬼的猎手!

    侍卫们谦卑四散了去,一队帮侍女们打扫残局,另一队则仍去四处夜巡。

    等这些侍卫们走后,达尔贝这才轻轻走到陆卉儿住着的宫殿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静悄悄的,亮着温馨的灯光,达尔贝大步走到床前,俯视着仍睡得香甜的陆卉儿,嘴角扬起抹宠溺的笑。

    他弯腰凑近陆卉儿红扑扑的脸庞,在她额头上印下抹轻吻,动作格外的小心翼翼。

    眼前的这个女孩儿,是他唯一的珍宝,甘愿倾尽所有去守护!

    “睡吧,我的宝贝。”达尔贝低喃了声,有些冰冷的唇不敢在陆卉儿额头多逗留,生怕会惊醒了睡梦中的小仙子。

    然而他微凉的唇仍是令陆卉儿茫然睁开眼睛,睡意惺送道,“达尔贝,你怎么还没睡啊?”

    这句话陆卉儿说的软绵绵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睡意,明显还没有怎么清醒。

    达尔贝薄唇微弯,掀开被子躺了下来,“好,现在就睡。”

    陆卉儿这才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本来就睡到红扑扑的脸庞更是红的不行,“谁让你睡这里的?你回去你房间睡。”

    “这就是我的房间。”达尔贝一本正经点头,伸手将陆卉儿搂进怀里,“而你,也只能睡在我的身边。”

    陆卉儿被达尔贝硬搂进臂弯,羞涩地小声嘟囔着,“可是我们都没有结婚,不应该总睡在一起的。”

    “不管结不结婚,你都是我唯一的女孩。”达尔贝凝视着陆卉儿的眼眸,深情许下承诺,“这辈子,我只会跟你睡。很快我就会为你准备盛大的婚礼,而你将是P国人人尊敬的王后。”

    陆卉儿被达尔贝注视的心怦怦狂跳起来,达尔贝这是在向她求婚么?

    “可是……”

    陆卉儿甚至还没想好自己可是的什么,达尔贝已经低下头封住了她的唇,“春宵苦短,乖……”

    两唇相接,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厮磨起来。

    陆卉儿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被达尔贝的拥吻攻陷的犹如一滩烂泥。

    她好不容易才清醒的思绪再度凌乱,脑子早已经炸成一团,脸烧得滚烫。

    尤其是喉头,总觉得像有猫儿在抓挠似得,只好死死咬住唇才勉强压制下来。

    “小傻瓜,你这样会咬伤自己的。”达尔贝的声音在陆卉儿耳畔响起,“乖,睁开眼睛,我要你看着我爱你。”

    懵懂的陆卉儿下意识投过去跟随达尔贝的指引投过去视线,立即又羞又窘地闭上眼睛,轻声骂道,“达尔贝,你怎么变得这么坏!”

    “哈哈哈哈,”达尔贝笑得得意,“我只对你一个人坏,其他人想都别想!”

    “臭美,不要脸。”陆卉儿小声骂着,仍没有从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中缓过来。

    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居然让她看着他……真是不要脸!

    身下的小女儿娇羞宛如最美的春、药,令达尔贝变得愈发勇猛起来。

    陆卉儿只觉得自己就像被卷入大海中的帆船,被波涛汹涌的浪花带到天空,早已经忘了今夕是何年。

    两情相悦,果然是世间最曼妙的滋味呢……

    窗外长夜静怡,屋内却是春、光无限,注定又是无眠的纠缠。

    次日一大早,陆卉儿困乏地睁开眼睛,才发现房间里就剩下她自己。

    看来达尔贝是不想吵醒她,早早就去忙碌王国里的事情了。

    她不太利索的从床上坐起来,觉得腰酸麻的几乎要断掉,不由低声嘟囔了句,“可恶的达尔贝,太过分了!“

    昨晚她都求饶了那么久,他直到天亮才肯放过她,害得她现在走路都有些不自然,真的很过分呐!

    抱怨归抱怨,陆卉儿想到昨晚达尔贝的温柔,脸上跟着红了几分,简单收拾了下,朝实验室走去。就直接去了实验室。

    她知道达尔贝一直很介意冰冷的体温,期望早一点能够恢复到正常。

    而她愿意为了实现达尔贝的心愿而努力,并且深信自己一定能够早日令达尔贝恢复的。

    一路上,陆卉儿路过处小宫殿,总觉得它似乎跟之前有些不同。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陆卉儿愣了下,很快明白过来,那座宫殿的顶这会儿居然不见了!

    周围有侍女路过,见到陆卉儿立即恭敬地停下脚步,低眉顺眼打着招呼,“王后金安。”

    陆卉儿嘴角抽搐了下,对这个称呼很不习惯。

    不过她知道就算自己再解释也没什么用,就随意挥挥手,“嗯,对了,那座宫殿的屋顶呢?”

    侍女不用看就知道陆卉儿问得是那个,立即乖巧解释道,“王后,昨天半夜起了大风,把屋顶给吹翻了。”

    “这么严重?”陆卉儿惊愕地瞪大眼睛,难道是因为P国靠近沿海,所以风力才会这么恐怖?

    侍女再次点头,“是的,王后还有什么吩咐么?没有的话婢女就先下去了。”

    “好的,你去忙吧。”

    陆卉儿目送侍女离去,再次抬头看了眼缺了屋顶的宫殿,无声叹息着摇头。

    幸好那阵风掀起的是这座宫殿,如果多拐个弯跑到她掀了她睡得那座宫殿,那她和达尔贝岂不是春、光外、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