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9章我只能祝福你…

    他的眼睛太过晶亮,令她根本无所遁形!

    云毅却误解了冷月的意思,大手揉着冷月的毛发,“小白,你是不是在担心我有了女朋友,以后就不会爱你了?那怎么可能呢?我的小白可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我只会爱你更多,谁也无法取代你心里的位置呢!”

    “吃饭了阿毅,快把小白抱过来一起,等下都冷了!”乔涵挥舞着锅铲从厨房里跑出来,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好,这就来!”云毅原本还想再开导小白几句,听到喊声就抱着小白大步朝客厅走去,“呐,乔涵做了很多你爱吃的菜呢,等看到吃得,你肯定就会超开心啦!”

    冷月的心早已经痛得没有了知觉,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根本就不想去吃什么东西,只想让时间倒流!

    她宁愿从未认识过云毅,也不想亲眼去看云毅和乔涵在一起!

    她从来就不大方,做不到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含情脉脉啊!

    餐厅的桌子上,乔涵已经摆好了四道小菜,分别是红烧鱿鱼,排骨浓汤,西红柿炒蛋,还有叠蒜蓉菜心。

    这些菜色香味俱全,营养搭配的也十分均衡。

    看到云毅抱着冷月过来,乔涵笑吟吟朝冷月伸出手,“来,我来抱抱小白!这个小东西,刚才是不是溜出去玩了?”

    从云毅答应试着跟乔涵相处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女主人。

    对于乔涵来说,眼前的白狼只是头宠物而已。

    唯有照顾好小白,才能令云毅更加开心,对自己的感情也会越来越好。

    面对笑脸盈盈的乔涵,冷月实在无法做到直视她。

    她缩进云毅怀里,怎么都不肯过去,一颗痛到千疮百孔的心,仍在汩汩流血。

    “没事的,我来照顾小白吃东西就好。”云毅见小白不肯过去,索性将他放在自己腿上,将那叠红烧鱿鱼拉到了她的面前,“这是乔涵特意为你做的海鲜,整盘都是你的。”

    冷月根本就没有胃口,心里闷闷地只想哭。

    “小白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在医院里闷了几天,有些不习惯?”乔涵帮云毅盛好饭,送到了他的面前。

    云毅摇头叹息,“应该是吧,刚才看她在泳池那边趴着,估计被闷久了,心情不是太好。”

    “小白乖乖吃饭,等下我和阿毅载着你出去兜风好不好?”乔涵摆出副女主人的姿态,居高临下问着耷拉着眼皮的冷月。

    云毅跟着点头,“嗯,这个主意不错!小白啊,你乖乖吃饱,等下我们载你去海边兜风,你不是最喜欢在沙滩上狂奔的么?”

    云毅的问话令冷月再度酸涩了眼睛,以往都是云毅带着她到处玩耍,如今却变成了“我们”……

    她再也听不下去,径直从云毅腿上跳下去,狼狈地跑出房间。

    “小白!”云毅急了,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你不吃饭是要去哪儿?!”

    乔涵连忙摁住云毅,生怕他会跟着追出去,“没关系的,它可能是被闷久了,想在外面自由会儿。刚才你应该让它在泳池边多玩会儿,大不了我等会儿再给它重新做吃的。”

    看着善解人意的乔涵,云毅不好意思地坐了回来,“这样多麻烦你,小白平时不这样的,估计真的是在医院被闷坏了。”

    “没关系的,你忘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男女朋友了?照顾好你和小白,是我的本分啊!”

    乔涵大度地将筷子递给云毅,“来吧,我们先吃饭,等小白心情好了,我们再去找它。”

    云毅扭头看向敞开的门口,对小白有些放心不下。

    可是如果这么冲出去,对乔涵就有些太不礼貌了。

    他只好闷闷点头,拿起筷子扒拉起饭菜来,吃什么都觉得索然无味。

    冲出房间的冷月这次并没有跑向泳池边,而是狼狈地一路狂奔,跑到了别墅的角落。

    她知道唯有躲在这里,才不会被云毅看到!

    冷月刚冲到这儿,就重重摔在地上,用前爪抱着头,无声大哭起来。

    她那憋闷了许久的泪水,就像开闸泄洪的洪水,汹涌的滚滚而下。

    伤心、绝望、狼狈、幽怨……

    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像无法逾越的高山,将冷月死死压在地上,痛得浑身颤抖。

    她最爱的云毅,到底还是要跟乔涵在一起了!

    她担心了那么久的事,到最后还是变成了最可怕的现实!

    云毅,云毅!

    你知不知道,当我听到你要和乔涵交往时,心是多么的痛?!

    你懂不懂那种被撕、裂的遍体鳞伤,那犹如被凌迟的痛不欲生?!

    可是我又能做什么?

    除了躲在一旁妒恨地看着幸福满满的乔涵,我又能做些什么?!

    我只是头狼,唯一能够做的,只有祝你幸福啊!

    只要你能幸福,我还能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还能怎么办?!

    冷月无声呜咽着,早已经痛苦地变成、人形,纤细的手掌胡乱擦着泪水长放的眼睛。

    可是无论她怎么擦,都无法抹去不断汹涌而出的泪水,也根本无法抑制住因为痛苦耸动不停的瘦弱肩头。

    “夸嚓——”

    “哗啦——哗啦——”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划过抹狰狞的闪电,撕、裂了被风卷来的云层,下起了瓢泼大雨。

    连绵的雨线砸在冷月的身上,周围全是哗哗作响的雨声。

    在雨声的遮掩下,冷月终于可以肆意地放声大哭起来。

    她从地上坐起来,将自己缩成一团,无助地抱着自己放声大哭。

    那个屋里的男人,是她第一眼就看上,爱惨了的男人啊!

    可是她却什么都不能做,就连哭也只能趁着雨势才敢嚎啕两声!

    她是最懦弱无用的冷月啊!

    谁能够告诉她,她应该怎么办?

    要怎样,才能让自己的心不那么的痛?

    要怎样,才能继续伪装成毫无反应,做到无动于衷?!

    倾盆的雨水仍在哗啦啦的下着,冲刷着整个世界。

    云毅陪着乔涵在餐厅吃饭,看着窗外的雨水担心的皱起眉头,“怎么突然就下雨了?我要去找找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