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31章 小白离开:别了,云毅…
    第1831章 小白离开:别了,云毅…

    至于自己怎么样,并不重要。

    窗外的雨仍在下一定,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浴缸内的水变得有些凉,云毅赶紧又换上温水,自己紧跟着打了声喷嚏,“哈啾!”

    他这才发现身上有点冷,知道是穿着湿淋淋的衣服着了凉。

    眼看着柜子上那碗姜汤已经放冷,云毅微微犹豫了下,脱掉身上湿透的西服,跟着躺进了浴缸里。

    热腾腾的温水浸过来,令他终于好受了些,心里却更是心疼起小白来。

    他就淋了会儿雨水就冻成这样,小白都不知道被雨水淋了多久,到现在还没能醒过来。

    云毅等身体变暖了些,这才将仍昏迷着的小白搂入怀里,希望能用自己的体温让小白早点醒过来。

    他搂着小白躺在浴缸内,周围是雾腾腾的水汽。疲惫渐渐涌来,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等冷月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更是黑沉沉的。

    那场突如其来的阵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不过也已经到了傍晚时分。

    冷月抬头看了眼周围,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满是温水的浴缸里。

    而身边躺着的,赫然是已经睡着的云毅。

    他的手臂将她搂得紧紧的,勒得冷月几乎要窒息。

    云毅怎么会在这儿?

    冷月很是不解,在她的记忆的最后一幕,是满天瓢泼的大雨,然后意识就陷入了昏沉。

    难道是云毅找到了自己,然后把她抱回来的?

    那乔涵呢?她有去了哪儿?

    冷月想到之前云毅说的那些话,心头再度剧痛起来。

    她下意识想要从云毅怀里挣脱出来,细微的动作立即令云毅醒了过来。

    “小白,你终于醒了?”云毅欣喜地睁开眼睛,脸上是如释重负的笑,“幸好你没事,我真怕你会被冻感冒。”

    冷月定定看着云毅,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跟自己躺在浴缸里。

    而且这样的姿势,很不雅观吧?

    云毅明显没有这种顾虑,伸手拍了拍冷月的头,“只要你没事就好,以后可不要再在雨天跑出去玩了,会生病的。”

    说完,云毅就从浴缸里站起身,带起哗啦啦的水声,迈开长腿跨了出来。

    他刚才进来时早就脱去了身上的西装,这会儿身上除了件贴身内衣,只剩下片坦荡荡。

    冷月连忙闭上眼睛,生怕自己看到不该看的。

    云毅并不在意自己只穿了件小内衣,而是坦然的伸出手臂,将冷月从浴缸里捞了出来。

    冷月的嘴巴狠狠撞在云毅坚实的胸膛,如果不是周身的皮毛遮掩,估计她早已经脸红的滴出血来了。

    她下意识想要挣扎出云毅的怀抱,下一秒就被云毅用浴巾裹了起来。

    “小白乖,你身上湿淋淋的,我帮你吹干就舒服了。”

    云毅耐心的打理着小白湿漉漉的毛发,很快就帮她吹干,重回到之前漂亮白狼的模样。

    “哈哈,我们的小白又变回漂亮了。”云毅轻拍了下小白的脊背,眼神里满是宠溺,“以后要乖乖的,可不能在大雨天出去淋了。”

    冷月看了下落地镜中的自己,每一缕毛发都被云毅打理的格外妥帖,优雅大方。

    如果她真的只是一只宠物好了,这样既能被云毅疼爱着,又不会妒恨她的身边有别的女孩的存在。

    冷月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神变得有些黯然,她知道自己很自私,可是,这管束不住自己那颗善妒的心。

    是的,她做不到无视乔涵的存在。

    只要一想到以后乔涵会嫁给云毅,睡在云毅的怀里的模样,冷月的心就止不住的疼。

    然而冷月又做不到向云毅坦诚一切,只能选择将心底的爱恋深藏…

    此时已是晚上,大雨终于停了,云毅给冷月做了晚饭,见她终于肯吃,这才放心下来。

    可能真的是在医院陪他的那段时间里,小白被憋的厉害,所以今天才会闹情绪吧。

    云毅并没有去深究,晚饭后就搂着冷月躺在了床上。

    不知道是不是淋了雨的缘故,他总觉得自己有些疲惫,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夜静时分,云毅搂着冷月,睡得格外香甜。

    窗外没有一丝星光,墨染般漆黑。

    冷月无声睁开眼睛,里面满是绝望的悲伤。

    她知道此时云毅睡得正香,这才悄然变成女孩的模样,从他臂弯里坐了起来。

    冷月低头看着睡得很沉的云毅,眼神软了软,水雾再度浮现,几乎要脱眶而出。

    云毅……

    冷月无声低喃了声云毅的名字,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狼狈地滚落下来。

    所有的不舍和留恋,都化成了无声的眼泪,自冷月眼角汩汩而下。

    她就那样泪眼婆娑看着这个自己爱惨了的男人,百般不舍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似乎唯有离开,才是她唯一的出路。

    因为她根本做不到,看到云毅和乔涵在一起,而她只是他们的宠物!

    不要说亲眼看到,就是一想到那个画面,冷月都不由的肝肠寸断!

    她的手虚虚划过云毅的眉毛、鼻梁,薄唇,终于无奈地收了回来。

    云毅,谢谢你的出现,让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陪伴和爱。

    我爱你,也可以陪伴你,但是无法直视你的生命中有了别的女人。

    但是我始终是一只狼,我不能在打扰你的生活。

    所以,不得不选择离开……

    云毅,你要幸福啊,而我,要走了……

    冷月无声地跟睡梦中的云毅道别,不舍的目光定定看着云毅很久很久,终于绝然地转身,轻手轻脚朝外面走去。

    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夜色深沉似海,冷月的身影很快隐入黑暗中,不见了踪迹。

    时间从不会因为谁的存在而暂停,反之,也不会因为谁的离开而加速。

    它按部就班地走着,严格遵循着日升月落的大自然规律,终于送走了幽暗的黑暗,迎来了灿烂的黎明。

    当火红的太阳穿透厚厚的云层时,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云毅昨天淋了雨,晚上睡得格外沉,硬是等太阳光从窗帘刺进来,才困乏地睁开眼睛。

    他下意识伸出手拍向身边睡着的小白,手却落了空,立即翻身坐了起来,“小白?!你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