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4章 疯狂寻找小白…

    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更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只固执地等待着,寻找着,坚信小白一定能够再度回到他的身边!

    上次他和小白分开时,他就失魂落魄到度日如年。

    这一次,比上次还要揪心百倍,几乎要去了他半条命。

    “阿毅,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这样算怎么回事嘛!”

    “对啊,到底只是宠物而已,有必要这么较真么?”

    慕容怀和齐宇继续劝着,可是任凭他们磨破了嘴皮子,云毅都那样死气沉沉躺在床上,根本不回应半个字。

    这可把心直口快的齐宇给气得不行,当即就拍着胸脯怒吼道,“阿毅!既然你为了那头白狼要死不活,那好!我现在就去森林里找,看那个家伙到底躲到了哪儿去!大不了一把火把整座山给烧了,就不信它还不出来!”

    齐宇的话像惊雷般驱散了云毅原本昏昏沉沉的意志,他立即从病床上坐起来,毫不犹豫拔掉了手上的针头,“对!森林,我怎么没想到去森林找她?!”

    “你疯了?!”慕容怀被吓了一跳,立即冲过来摁住了云毅往外冒血的针孔,“你现在发着高烧,想要去哪儿?!”

    “我要去森林,我要去把小白找回来!她离开这么久住在森林里,肯定吃不饱也睡不暖,肯定很害怕!”云毅的情绪很激动,已经有些语无伦次。

    “阿毅!你在发什么疯?!”慕容怀气得把云毅摁回到病床上,“你还在生病,居然要跑去找那头狼?我看你真的是脑子被烧坏了!”

    “没错!再怎么乖巧懂事,也只不过是只宠物罢了!犯得着你把命都给搭进去么?!”齐宇跟着摇头,满脸的不认同。

    云毅硬是从病床上挣扎起来,眼神格外执着,“没事,我刚才已经打了退烧针,现在已经好多了。”

    “好个屁!”一向儒雅的慕容怀直接被云毅的愚蠢举动气得爆了粗口,“你丫的是不是不想要命了?!再怎么想去,也要等退烧了再去!”

    “对啊,阿毅,你先好好养着,我和慕容怀先去帮你找还不行吗?”齐宇跟着附和了声。

    云毅眼神坚定地看向慕容怀和齐宇,“是兄弟你们就不要拦我,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亲自把小白给找回来!”

    说完,云毅就推开慕容怀和齐宇,脚步坚定地走出了病房。

    慕容怀和齐宇对视了眼,知道无法劝阻云毅,只好跟了过去。

    “你慢点走,我开车送你过去!”慕容怀大声喊着脚步匆匆的云毅,生怕他会突然昏倒。

    齐宇已经三两步跑了过去,一把拽住慕容怀的胳膊,“对啊,这里离森林还有很远呢,上车!”

    云毅这次没有再拒绝,径直上了慕容怀的车子,催促他立即开车,“快点,我怕晚了小白会被饿坏,她肯定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慕容怀不赞同地摇摇头,不过也没有再继续劝阻,驱车载着云毅和齐宇,直奔森林而去。

    流线型的豪车一路疾驰,很快就载着众人来到了西部森林。

    慕容怀刚把车停下,甚至都没来得及停稳,云毅已经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他脚步踉跄的冲进森林,一路高、呼起小白,“小白——,你在哪儿?!小白——,我来接你回家了!”

    慕容怀和齐宇跟着从车里下来,帮着一起呼唤起来,“小白——!你在哪儿——”

    他们的高喊声和云毅竭力的呼声合在一起,在森林里飘荡,惊飞了不少飞鸟,撞落了不少的树叶,纷纷扬扬飘零落地。

    午后的阳光格外炎热,很快就累得他们出了满身的汗,黏糊糊贴在后背上。

    云毅压根就没有退烧,却坚持要寻找小白,走在森林里更是头重脚轻的。

    如果不是一定要找到小白的信念驱使着他,估计他早就已经昏倒在地了。

    “小白,你在哪儿?你快出来好不好?我不能失去你啊……”云毅昏沉沉在森林里走着,声音早就已经刚才的呼唤变得嘶哑干涩。

    不过他却不肯停下来,继续执着的寻找着,坚定不移呼唤着小白的名字,“小白,你快回来好不好?没有你在我身边,我觉得生活毫无意义。”

    “小白,我根本不应该找什么女朋友的,你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啊!只要你肯回来,我会永远陪着你,你回来好不好?”

    碎碎的呼唤声每一个字都发自云毅的肺腑,他只顾着埋头寻找,脚下一虚,整个人头重眼黑昏了过去。

    慕容怀和齐宇在远处看到,大惊失色,“糟了,阿毅又昏倒了!”

    “快去看看,他肯定是烧没有退!”

    两人立即飞奔过来,将因为高烧昏倒在地的云毅搀扶起来,“阿毅?阿毅?!”

    齐宇被云毅烫的惊呼了声,“这个混蛋,根本就没退烧,他这是想找死吗?!”

    “唉,先把他送回医院吧!那头白狼估计今天是找不到了,都失踪了那么久,也就云毅还不肯放弃,真是服了他了。”

    慕容怀说着,招呼齐宇跟他合力,将云毅给弄回了车上,扬长而去。

    等车子离开后,原本清净的森林内,从茂盛的树枝上钻出一头灰色的狼。

    她有着忧伤的绿色眼眸,正是云毅寻找了整整一个礼拜的小白!

    自从那天离开云氏别墅后,冷月就漫无目的地来到森林,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崖底有着邪恶的史蒂夫,一旦回去,肯定会被史蒂夫给抓起来硬逼着她出嫁的。

    唯有这座森林离云毅最近,她偶尔还能站在树枝上,远远眺望到云毅住着的地方。

    而且在森林的不远处,还有那座云毅特意为她修建的宫殿。

    虽然冷月生怕被云毅找到不敢靠近那座宫殿,但是每当她远远看到,心头就会觉得特别的暖,那里是治愈她破碎心灵的最好慰藉。

    只是冷月没想到,云毅居然会突然出现在森林里。

    远远的她就听到了他深情的呼唤,却根本不敢现身,因为完全不知道该以何种方式面对云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