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5章 她看着他再次晕倒…

    眼看着云毅的身影越来越近,无处躲藏的小白只好快速变成、人形爬上了树。

    等她刚藏在茂盛的树枝后,就累得恢复到了之前的白狼模样。

    只是此刻的她,再也不是什么白狼,早已经被灰尘染成了狼狈的深灰色。

    这几天没有云毅的照顾,冷月再度陷入到之前的颠簸流离,一日三餐都成了问题,更不要说维持自己原本白狼的漂亮形象了。

    冷月根本不在乎自己是白狼还是灰狼,只谨慎地躲在树梢后,居高临下看着由远及近的云毅。

    他好像瘦了很多,脸上胡子拉碴的,眼窝也深陷不已,看上去格外狼狈,再不复之前清隽帅气的洒脱。

    看着这样的云毅,冷月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被撕碎了。

    一股想要立即扑进云毅怀抱的冲动几乎要呼啸而出,幸好被自己死死按耐住了。

    她躲在树枝上咬紧牙关,直到嘴唇被咬破,才终于压住了那种冲动。

    云毅是那么的优秀,理应跟更好的女孩在一起,而不是跟她这个狼族少女。

    更何况谁也不知道史蒂夫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自己的存在,只会带给云毅莫大的危险。

    既然当初决定了离开,就不应该再奢求其它了啊!

    就这样躲在一旁,看着他幸福才是最好的结局。

    云毅,抱歉,抱歉我无法回应你的呼唤……

    冷月在枝头上泪水涟涟,视线早已经模糊到看不清任何东西,几乎要从树枝上掉下去。

    她无声哭泣了好一会儿,倦怠地卧在树枝上,恹恹闭上了眼睛。

    云毅,祝你幸福,就这样再也不见吧……

    医院里,慕容怀和齐宇终于把云毅抬回病房,然后被愤怒的医生好一顿训斥。

    “胡闹!他发着高烧呢,就这么任由他跑出去,是想不要命了么?”

    慕容坏和齐宇无语低下头,他们也想拦啊,可是拦不住啊!

    “照顾好他,不要再让他跑出病房,不然感染了肺炎就麻烦了。”

    医生也知道云毅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只好叮嘱了句,就离开了病房。

    傍晚时分,云毅才从昏迷中醒过来,刚睁开眼就想欠身坐起来。

    慕容怀连忙把他给摁了回去,“我说大哥,你配合点医生,不要再出幺蛾子了!”

    “我要回家,家里没有人,等下小白回来怎么办?”云毅仍挣扎着想要起来,再次被慕容怀给摁回到床上。

    齐宇连连摇头,恨铁不成钢道,“我说哥哥,咱们能不能清醒点?你这样回去昏在家里,真的小白回来你也见不到啊!”

    齐宇的话令云毅愣了下,脸色瞬间黯然,“不会的,我一定能等到小白回来。”

    “你还是省省心吧!”慕容怀跟着摇头,“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赶紧把身体给养好,这样才能有力气去找小白!”

    “没错,刚才医生把我俩给狠训了一顿,在你没好之前说什么都不能离开病房!”

    “嗯,我和齐宇轮流守着你。”

    慕容怀和齐宇早已经打定了主意,这次无论云毅说什么,都绝对不允许他再走出去!

    云毅挣扎好几次想要起来,都被两人给硬摁了回去,气恼地扬高声音,“放开我,我要回去找小白!”

    “你连我们这点力气都推不开,还有什么力气回去找小白回来呢?!”

    “想走可以,推开我们回去啊!”

    慕容怀和齐宇摆明了不肯让云毅离开,而仍在发着烧的云毅确实没有推开他们的力气。

    他无力地躺在病床上,浑身疲累到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看着态度异常坚定的慕容怀和齐宇,云毅知道他们说的没错。

    唯有等自己好了,才能肆无忌惮地去寻找小白。

    只是流浪在外的小白,真的还会等待他彻底好起来么?

    ————————

    P国宫殿内近来戒备十分的森严,巡逻的守卫们由原来的四人一组,变成了八人一组,进出交换班都要接受严苛的检查。

    而这一切,都是自从古德公爵出现后,就开始严格执行的。

    整个皇宫内都变得严阵以待起来,达尔贝也变得特别特别的忙。

    因为他不但要忙着处理国家的琐事,还要忙着搜寻P国的那些陈年古籍。

    他想从那些被淹没在漫长岁月的古籍里,寻找到有关古德公爵的记载。

    那个明明被他扭断了脖颈,最后却神秘消失的古德公爵,就像块大石头似得,沉甸甸压在了达尔贝的心头上。

    虽然达尔贝嘴上不说,可是心里却清除无比的知道,那个能掀起黑风的恶魔,肯定有一天会再度来袭。

    只是谁也不清楚,那一天何时会到来而已。

    这天,达尔贝像往常一样召集各大臣议事后,就让他们散开,却唯独留下了掌管皇家书库的洛克。

    “洛克,你似乎有什么话想说?”达尔贝低声问了句。

    “是的国王,”洛克谦卑地微微低头致敬,然后双手递给达尔贝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盒子似乎是用古老的银器制成的,历经岁月的洗礼,外面已经变得有些乌黑。

    达尔贝接过盒子,有些奇怪地打量着,“这是?”

    “国王,这是微臣将书库全部搬出整理后,才终于发现的。”洛克示意达尔贝把那个有些乌黑的银盒子打开,“里面装着的,正是丢失的后半卷手册。”

    听到这个回答,达尔贝眼皮一动,立即将手里那枚古朴的银盒子给打开,里面赫然出现了半卷陈旧的人、皮书卷。

    达尔贝立即拿出那半卷书卷打开,发现上面并没有任何字,只画着枚纹饰古朴的红色血玉。

    那块玉圆润完美,颜色红的触目惊心,就像在鲜血中浸泡过似得。

    哪怕这副画已经饱经岁月的洗礼,可是图上的血玉却仍是令人震撼。

    在这块血玉的正中央,有两条交颈而卧的太极阴阳鱼,令本就神秘的图画更平添了份诡异。

    “这是?”达尔贝微微皱眉,仔细打量着那半卷人皮卷上画着的东西,“这难道是块带着阴阳八卦的血玉?”

    “是的,国王,”洛克再次恭敬点头,“这就是块带着阴阳八卦的血玉,小臣翻查了许多资料,能够确认这块阴阳血玉,是我们P国历代君王传位下来的重要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