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6章 开启王陵寻找血玉…

    达尔贝细细端详着那枚阴阳血玉,被它古朴的神秘美给震撼,可是任凭他搜遍脑海中的记忆,却始终没有半点印象。

    “这个东西我从来没见过,”达尔贝帅气的眉头越皱越紧,修长的手指敲打着奢华的座椅,“洛克,你确定这个东西跟古德公爵有关?”

    “没错!小臣翻遍了所有的古籍,确认这上面画着的,就是能够封印住古德公爵的阴阳血玉。”

    洛克的声音里带着毫不遮掩的恭敬,“有本古籍甚至直接注明了阴阳血玉的存在,说它需要鲜血为媒,轮回为誓,才能封印住地狱恶魔。”

    “鲜血为媒,轮回为誓?”

    达尔贝低声重复了这八个字,总觉得有些不吉利,烦躁地敲打着手下的座椅,“可是我从来没有听父王说起过这个东西的存在。自从父王过世后,他所有的东西都被封存下葬,从没被任何人动过。”

    洛克恭敬地候在一旁,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只是掌管书库的小官而已,人微言轻,只需要做好国王吩咐的事情就好。

    至于后面的事情要怎么处理,相信年轻英明的国王自有论断。

    果然,达尔贝只是沉吟了一会儿,就下了道十分果断的命令,“既然如此,那就开启王陵墓地,寻找这枚血玉的下落吧!”

    “是!”洛克恭敬地应声,知道达尔贝是把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他去执行。

    达尔贝垂下眼眸,看着跪倒在地的洛克,又叮嘱了句,“记住,不要惊扰了先祖们的安歇。血玉很重要,一旦发现任何线索,立即通知我。”

    洛克恭敬叩头,“是,小臣记下了。”

    “嗯,放手去做吧。”达尔贝这才随意挥挥手,示意洛克可以离开。

    等洛克恭敬地离开后,达尔贝这才从奢华的座椅上站起来,跟着走出了大殿。

    外面阳光正好,灿烂耀眼的揭开了春天的序章。

    达尔贝随意瞄了眼西边的天幕,那边隐隐有丝乌云堆叠,大有山雨欲来之意。

    看来一场恶战再所难免,只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达尔贝在心里冷哼了声,轻蔑地再次扫了眼那片乌云,傲然朝陆卉儿的宫殿走去。

    他不管那个古德公爵到底是什么邪恶的存在,一定会倾力摧毁,守护自己的所爱和臣民!

    洛克奉了达尔贝的命令,立即着手准备开启王陵的工作。

    然而王陵还没正式开启,就遭到了许多大臣们的反对。

    他们纷纷跪倒在达尔贝脚下,请求达尔贝撤回这道命令,生怕会惊扰到先祖们的安歇。

    面对劝谏的大臣们,达尔贝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坚持要开启王陵墓地。

    甚至为了能令洛克放开手脚,达尔贝索性跟着去了陵墓,为王陵的挖掘开启坐镇。

    大臣们见劝不动执意要开掘王陵墓地的达尔贝,由原先的劝谏直接分成了两派。

    一派继续力荐,想要阻止王陵的开掘;另一派则改变了主意,开始为王陵的开掘出谋献策。

    不管大臣们如何,达尔贝始终坚持自己的原则,督促洛克尽快发掘,拿到能克制古德公爵的阴阳血玉。

    然而王陵墓地毕竟是P国历代来王储的葬身之所,想要完好无损的开启,难度十分的大。

    洛克和一帮大臣们日夜研究着完善的方案,生怕会惊扰到历代王储的安息,挖掘进度十分的慢。

    达尔贝为此变得更加忙碌起来,每天几乎都待在王陵墓地内,进出皇宫时差不多都披星戴月。

    认真算起来,自从王陵墓地的挖掘起,已经差不多过了整整一个礼拜。

    而王陵的封门,才刚刚开启了三道而已。

    皇室王陵的封门共有九道,寓意九五之尊,每一重石门都有千钧重。

    想要在不破坏陵墓封门的情况下开启,确实比登天还要艰难。

    不过就算如此,达尔贝却始终没有动摇过半分。

    别说只是短短一个礼拜,就算要耗费半年一年,他都一定要拿到那块阴阳血玉!

    他绝对不允许目前的平静生活被打破,无论为国还是为己,古德公爵都必须被消灭!

    对于达尔贝的忙碌,陆卉儿是知道的。

    作为一名双学位的科学家,陆卉儿是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

    她才不信什么阴阳血玉可以克制邪恶的吸血鬼,只坚信科学才是粉碎一切邪祟的有力武器。

    在达尔贝忙碌的同时,陆卉儿自己也日以继夜的做着各种实验,迫切想要找出能令达尔贝恢复正常的办法。

    沉沉日暮时分,陆卉儿将一管试剂注入到调制好的另一只试管内,期待地等待着它们发生化学反应。

    “一定要变成红色,一定要变成红色。”

    陆卉儿专注地看着手里那管有些微绿的液体,嘴里小声低喃着。

    这是她新合成的试剂,从理论上来说,完全可以恢复达尔贝之前死气沉沉的血细胞活力,令他的体温不再变得冰冷。

    不过这些只是美好的理论而已,唯有最后的实验结果,才是检验理论是否切实可行的唯一。

    两管试剂缓缓融合,微绿黏稠的液体缓缓扩散,然后在陆卉儿全神贯注的凝视中,逐渐变了颜色。

    它从淡淡的微绿,慢慢变成了不怎么明显的乌色。

    陆卉儿眼神黯然了下,心里跟着气馁起来,看来这次的实验,又没有成功。

    她无声叹了口气,将手里的试管放入试管架上,打算将这次的实验结束。

    就在这时,那管试剂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震荡的缘故,居然又发生了反应!

    只见原本发乌的液体缓慢扩散开来,然后慢慢变成了浅淡的褐红色。

    “天呐!”

    陆卉儿惊呼一声,以为自己看错了,赶紧揉了下眼睛,再次看了过去。

    没错!

    那管险些要被她放弃的试剂,真的变成了微微的褐红色。

    虽然颜色还很是浅淡,但是却给了陆卉儿莫大的鼓舞!

    她高兴地原地跳了起来,扬臂欢呼着,“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

    身为基因学专家,陆卉儿比谁都清楚,试剂内颜色改变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