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达尔贝身体始终冰冷如霜,就是因为体内的血细胞活力几乎为零。

    如今经过陆卉儿昼夜的实验,终于成功令那些死气沉沉的血细胞重新激活!

    这重大的改变,唯有陆卉儿才能明白意味着什么!

    只要她能够继续完善实验,达尔贝就可以重新拥有炙热的体温和心跳!

    陆卉儿开心地在实验室转了好几圈,内心狂喜不已,脸上的喜悦久久挥散不去。

    再没有什么比日以继夜的研究,终于有了重大的突破更好的了!

    不行,她一定要跟达尔贝分享这个好消息才行!

    陆卉儿心情格外的美丽,立即从桌上拿到自己的手机,拨出了达尔贝的电话。

    外面早已经暮色四合,达尔贝仍镇守在王陵墓地,等待着洛克带人发掘第四道墓门。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兀响了起来。

    达尔贝不悦地看了眼手机,等发现是陆卉儿的号码时,原本不爽的脸色瞬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立即接通,声音瞬间变得温柔,“卉儿,我一会儿就回去。”

    “嗯!达尔贝,我要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喜事……”

    狂喜不已的陆卉儿恨不得立即就冲到达尔贝身边,告诉他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只是她的话刚说到这儿,眼前就突然一黑,直接绵软地倒在了地上。

    “噗通!”

    陆卉儿跌倒的声音清晰无误从手机内传来,令刚才还笑容满面的达尔贝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他猛地站起来,焦急地扬高了声音,“卉儿,卉儿?!你怎么了?!”

    然而听筒内只传来东西被带倒的余声,再没有别的声音传来。

    达尔贝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眼前闪过的,是陆卉儿被可恶的黑衣人劫持的画面!

    他立即从指挥室冲了出去,浑然不顾四周大臣和侍卫们惊愕的眼神,顿足跃起两丈高,朝着王宫的方向赶去。

    “国王这是怎么了?”

    “不清楚,总不是王宫里出了什么问题吧?”

    “肯定是王后有什么急事,不然国王不会这么失态的。”

    大臣们小声议论起来,目送达尔贝就这么跃起消失,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达尔贝焦急万分地朝王宫赶去,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陆卉儿专用的实验室,一脚将门给踹开,“卉儿!”

    原本坚固万分的密封门硬是被达尔贝给踹开,紧接着达尔贝就冲了进去,然后看到倒在地上的陆卉儿。

    “卉儿,你怎么了卉儿?!”

    在看到倒卧在地上的陆卉儿时,达尔贝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人给攥住了似得。

    他立即冲了过来,将陆卉儿给抱在怀里,紧张查看起来,“卉儿,你有没有事?你到底怎么了?”

    然而陆卉儿脸色苍白地被他横抱着,气息格外的微弱。

    达尔贝心疼地抱着陆卉儿,风一般从实验室冲了出来,大声喊着守在外面的侍女,“立即把医官喊过来!马上!”

    近似咆哮的吼声令侍女们吓得不敢耽搁,立即飞奔着去喊王宫内的医官。

    很快,医官就拎着药箱跑了过来,准备朝达尔贝下跪,“国王……”

    “闭嘴!所有的礼节都免了,立即给王妃诊治!”

    达尔贝急得不行,哪里还有心情让医官给自己下跪。

    如果卉儿有事,他要这江山何用,卉儿才是他的挚爱。

    医官被吼得肩膀缩了下,立即打开药箱,“是,国王,小臣这就给王妃诊治。只是,你能不能先松开她一些?”

    陷入昏迷中的陆卉儿整个人被达尔贝给抱在怀里,医官就是想看,也无法看得清楚。

    达尔贝这才明白自己关心则乱,连忙松开了些臂膀,厉声催促医官,“快看!”

    “是,是。”医官擦了下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忐忑不安地帮昏迷着的陆卉儿检查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每一秒对达尔贝来说,都是地狱般的煎熬。

    他觉得眼前的等待几乎要耗尽他所有的耐性,就在几乎要暴走怒吼时,医官已经将听诊器收了起来。

    “恭喜国王,王后她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而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才会导致的昏厥。”

    “放屁!情绪激动就昏倒?你以为我的王后是泥巴捏的?!还敢恭喜我?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情绪趋近暴走的达尔贝爆了句粗口,然后恶狠狠瞪了医官一眼,恨不得给他两脚。

    医官却没了之前的害怕,反而稳操胜券地低笑起来,“国王,小臣要恭喜的是另一件事。如果我刚才检查没错的话,王后她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什么?”达尔贝根本就没听清医官说的什么,就凶巴巴吼了声。

    等看到医官脸上的笑时,才明白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他原本凶神恶煞的表情被直接定在脸上,然后是不敢置信的惊诧,“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医官似乎很能理解此刻达尔贝的心情,立即恭敬地再次重复了遍,“恭喜国王,王后她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而是因为怀了身孕的缘故,胎像不稳加上情绪激动,才会突然昏倒。”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然而达尔贝却并没有像医官预料的那样,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反而深深皱起了眉头。

    别人不知道情况,达尔贝却比任何人都清楚,此刻陆卉儿的怀孕意味着什么。

    如果换成以前,达尔贝肯定早就已经欣喜若狂地跳了起来。

    可是现在的他根本就不是正常的普通人,不敢保证自己目前的状况适不适合孕育孩子。

    他甚至不知道,陆卉儿现在体内孕育着的,到底是可爱的婴孩,还是以嗜血为生的怪物……

    担忧和恐惧瞬间笼罩在达尔贝的心头,令他后背发凉,整个人惶恐不安起来。

    他能够控制自己不去伤害陆卉儿,却无法保证那正孕育着的新生命像他一样无害。

    达尔贝的心胆颤起来,眼前闪过的,是影视剧和书籍中那些人类和吸血鬼共同孕育的婴孩,破体而出的血腥一幕。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