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东西伤害到陆卉儿!

    哪怕是自己的孩子,也绝对不可能!

    达尔贝阴狠地缩了下眼眸,周身的气温降到了冰点。

    他阴森森看向身旁惶恐不安的医官,冷声问道,“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够在不伤害王后的前提下,拿掉这个孩子?”

    医官整个人呆愣住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支支吾吾问道,“国王,你……你知道自己在说……说什么吗?”

    看着医官恐慌的眼神,达尔贝坚定地点点头,“告诉我,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在不伤害王后的前提下,拿掉这个孩子?”

    达尔贝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冷静了下来,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目前的他根本不适合有孩子。

    至少在不能确定孕育孩子的安全性时,他绝对不会让最心爱的女人去涉险!

    之前他以为自己并不算是普通人,跟陆卉儿应该会有生、殖隔离,所以爱她时才会那么肆无忌惮。

    如果早知道会造成今天的局面,他就算被憋死,也绝对不会碰她一根手指头的!

    她的安全和健康,才是他最大的幸福和保障啊!

    只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卉儿她已经怀孕了三个月。

    眼下唯一能做的,只能在不伤害她身体健康的前提下,拿掉这个很可能会是怪物的孩子。

    哪怕这是他和卉儿孕育的第一个孩子,可是为了卉儿的健康着想,达尔贝都不得不扼杀这条小生命的存在。

    达尔贝周身的戾气令医官不寒而栗,再三确定达尔贝的意思后,硬着头皮摇头道,“国王,王后她如今已经孕育了三个月,如果硬要拿掉孩子,对她的身体健康十分有害,严重些可能还会危及生命……”

    医官越来越低的声音令达尔贝瞬间明白了眼下的状况,他怜惜地看着怀里的陆卉儿,心头拢上层悲伤,继续问向医官,“确定再没有别的办法了?这个孩子留不得。”

    医官不明白年轻的国王到底是怎么了,按理说这是国王的第一个子嗣,应该高兴才对啊!

    不过就算医官想破脑袋,也绝对不敢把这句话给问出来。

    他恭敬地跪在地上,无奈摇头道,“国王,在这个世上从来没有任何安全的办法,能令婴孩从母亲的体内分离的。无论是哪种方法,都会对母体造成伤害。尤其是随着婴孩的月份越大,危险性也就越高。”

    达尔贝定定看了医官一眼,知道这是真的没了办法。

    他忧心忡忡低下头,看着怀里拥着的陆卉儿,久久才终于冲医官挥手道,“你先下去吧,今天的事不准告诉任何人,否则的话……”

    后面的话达尔贝并没有继续说,然而阴森的语气却早已经将医官威压在地,恐慌地叩头离开,“是,小臣绝对不敢乱嚼舌根,不敢!”

    医官捡了半条命似得飞奔离开,达尔贝抱着陆卉儿向他的宫殿走去,一路上脚步格外沉重。

    他怀里的女孩明明格外轻盈,怎么就怀有身孕了呢?

    而且这个孩子,到底是上天对他们的恩赐,还是灾祸呢?

    达尔贝的眼睛看向陆卉儿平坦的小腹,原本柔情似水的眼眸瞬间变得阴狠起来。

    他不管那里孕育着的到底是恶魔还是天使,但凡是会危及到陆卉儿安全的,都绝对不会放过!

    外面的天色越来越黑,等到华灯初上时,陆卉儿终于醒了过来。

    她困乏地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伸着懒腰,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达尔贝的怀里。

    陆卉儿抿唇笑了起来,清澈的眼眸里满满都是娇羞,“达尔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达尔贝从将陆卉儿抱回来后,就这样定定抱着她,生怕自己稍有个不注意,怀里的陆卉儿就会消失不见似得。

    等陆卉儿终于醒来,达尔贝这才怜爱地吻了下陆卉儿光洁的额头,柔情似水道,“你也太不小心了,以后不可以情绪那么激动,昏倒了都不知道。”

    “我昏倒了?”陆卉儿疑惑地眨眨眼睛,断片的记忆复苏,好像自己真的昏倒了呢……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调皮地曲起手指,弹了下达尔贝刚毅的下巴,声音娇娇柔柔,“是不是吓到你了?不过不用担心,我又不是泥巴做的,没那么容易碎的。”

    达尔贝眼眶却有些泛红,感触地拥紧怀里的陆卉儿,贴在她耳畔低声说道,“宝贝,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

    陆卉儿这才注意到了达尔贝有些不对劲,莫名其妙问道,“达尔贝,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我生病了?“

    达尔贝将陆卉儿搂得紧紧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不,你没有生病,可是却远比生病更严重。”

    “啊?”陆卉儿更是茫然起来,“比生病还严重?那是怎么了?”

    她实在想不出还能有什么事比生病更严重,难道,是得了什么绝症?

    “达尔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陆卉儿不确定地问起来,声音有些担忧,“你老实告诉我,我是不是得了什么不好的病?”

    “嗯。”达尔贝有些哽咽地点头,然后又缓缓摇头,“不,你并没有生病。”

    “那到底是怎么了?!”陆卉儿的好奇心被勾起,挣扎着从达尔贝怀里坐了起来,扬起下巴娇蛮道,“快说,不许撒谎!”

    看着娇笑如花的陆卉儿,达尔贝只好无奈地苦笑了声,“宝贝,你并没有生病,而是怀了身孕,已经有三个月了。”

    陆卉儿的表情瞬间凝滞,愣怔地盯视着达尔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我怀孕了?这怎么可能嘛?!”

    她跟着达尔贝回来住才一个多月,怎么就怀孕了?这不是在开玩笑么?!

    达尔贝却十分郑重地点点头,“我也希望这是假的,可是医官却十分肯定地告诉我,你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

    “开什么玩笑!?”陆卉儿无法接受自己听到的,“我明明才跟你回来住一个多月啊!怎么会有三个月的身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