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3章 我叫冷月(1)

    云毅痛恨自己无法拯救出受困的小白,疯了似得从噩梦中惊醒,额头和后背早已经被冷汗浸湿。

    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眼四周,发现周围早已经黑沉死寂,这才知道刚才是在做梦。

    还好是梦,幸好只是梦啊!

    云毅随意擦了下额头的冷汗,仰头看向高高挂在半空中的星光,小声低喃着,“小白,你在外面有没有受欺负?快点回来好不好?我在等着你回来……”

    碎碎的低喃打破了夜的平静,云毅就那样低声祈求着,不知觉地又睡了过去。

    悠长的夜格外静怡,云毅靠在阳台上疲惫地睡着,眉头始终紧锁不已,似乎又陷入了噩梦中。

    就在这时,一道漂亮的白色身影悄然来到了云氏别墅的门前。

    她不是别人,正是因为抵不住思念,悄然在夜里折回来的冷月。

    这些天,冷月瘦了一大圈,她每天都病怏怏地躲在森林的树枝上,不动也不想吃。

    她可以欺骗任何人,却唯独欺骗不了她自己。

    是的,她早在看到云毅的第一眼时,就深深地爱上了这个男人!

    哪怕明知道他们中间隔着种族隔离的沟壑,哪怕明知道一旦自己的身份暴露就会被云毅赶走,冷月还是没能管束住自己的心,趁着夜色悄然折了回来。

    她知道自己是那么的没用,可是那颗心却每分每秒都在叫嚣着,想要回到云毅的身边!

    那种渴望是如此强烈,令冷月像失了魂的行尸走肉,等清醒过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别墅大门前。

    冷月仰头看着眼前熟悉的建筑,里面的每个角落,都承载着她幸福的记忆啊!

    就看一眼,就偷偷看一眼好了!

    冷月眼里闪过渴望的希冀,理智告诉她必须立即离开,可是心里的贪婪却疯了似得想要冲进去!

    到最后,她到底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鬼使神差般从大门的雕花栏杆间灵巧地钻了进去。

    她仗着自己现在是白狼的体型,落地无声地走进客厅,然后轻盈来到她和云毅长住的卧室前。

    卧室的门敞开着,里面亮着灯,却没有半点声音。

    这会儿已经是后半夜,云毅肯定早就已经陷入了梦乡吧?

    那就再靠近一点点,只看他一眼就走!

    冷月屏住呼吸,尖利的狼爪缩进肉垫里,无声地从卧室门走了进来。

    然而卧室里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云毅的身影!

    冷月怅然若失地楞在原地,脸上闪过抹苦笑。

    是啊,自己只是头白狼而已,就算真的离开,云毅最多难受几天罢了,怎么可能会在这里等着她回来呢?

    估计这会儿,云毅正忙着跟乔涵约会吧?

    毕竟乔涵是那么的优秀,跟云毅是那么的登对啊!

    冷月转身想走,可是心口那里却传来钝钝的痛楚,痛到迈步都变得那么艰难。

    这个房间里装满了她和云毅那些美好的回忆,就连现在的空气中,都处处透着云毅好闻的味道。

    可是却早已经物是人非,很多东西不是因为想要舍弃,而是不得不放弃。

    就像她和云毅,注定不会有结果,却仍痴迷不悟地执着着不肯放弃!

    泪水模糊了冷月的眼眸,令她本就无力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下去,摇摇欲坠。

    冷月看了眼眼前的大床,心里想着,既然云毅根本就不在别墅,她就任性再最后睡一次好了。

    就让她再闻着云毅的味道最后再留一晚,等明天,明天她就彻底离开这里,躲得远远的。

    这样她的心,应该就不会感到痛了吧?

    冷月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她颓然倒卧在地上,等站起来时,已经变成女孩的样子。

    冷月无力的将自己蜷缩成一团,躺在了那张承载了她所有幸福记忆的床上。

    之前她和云毅睡在一起时,都会被他搂得紧紧的。

    现在云毅不在了,她唯有这样紧紧拥着自己,心才不会痛得那么厉害。

    云毅,你是不是再也不记得我了?

    好吧,你要和乔涵好好的,虽然我会不开心,但是只有你开心,就好……

    冷月无神地躺在床上,鼻息间缭绕着云毅的味道,眼泪早已经无声滚落,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在森林里孤单煎熬了那么久,这会儿心里又酸楚的厉害,无声哭了没一会儿,居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而只隔着玻璃门的阳台上,云毅则刚从梦里惊醒。

    他刚才做了一个很甜美的梦,梦到他的小白终于回来了!而且就在房间里等着他!

    云毅丝毫不敢耽误,立即从阳台靠椅上站起来,大步朝卧室走去。

    他刚走到门口,就被眼前的一幕给直接定住了脚。

    只见灯光柔和的卧室床上,躺着位蜷缩成一团的女孩。

    女孩瘦弱的手臂抱着双肩,双腿蜷缩到胸前,白玉的肌肤在灯光下闪着莹润的光,看上去格外惹人怜爱。

    云毅以为自己看错了,想要狠狠掐自己一把。

    然而他的手刚抬起来,又及时阻止了自己。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这样掐下去,就真的会醒来了。

    他深吸口气,强忍着探究狂跳的心,不由自主朝床边走了过去。

    没错,他的床上真的躺着位女孩,而且居然是之前每才在他的梦里出现和他缠、绵,以及在崖底神秘消失的那名女孩!

    云毅嘴角扬起抹苦涩,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梦中梦吧!

    那就让这场梦不要醒来好了,这样他就能暂时忘却小白不在的悲伤。

    眼前的女孩浑身都带着神秘,无数次在梦中出现,云毅却始终弄不清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探究地走过去,压住心头那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两步来到床边。

    床上的女孩仍在沉睡着,云毅低头仔细打量着她,眼里满满都是怜惜。

    云毅不知道这名女孩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却从她的睡姿看出了她此刻的悲伤。

    她到底是谁?

    又是被谁伤得那么深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云毅的注视,床上的女孩不安地皱了下眉头,眼睛仍旧闭得紧紧的,嘴里却发出声低喃,“云毅,我讨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