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4章 我叫冷月(2)

    云毅被吓了一跳,不明白眼前的女孩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他下意识问了句,“你为什么讨厌我?”

    “因为你不守信用!你说过要陪我到老的,结果却喜欢别的女孩!”

    冷月半梦半醒说了一通,突然觉得周围的味道有些不对劲。

    那股自己最喜欢的云毅身上的味道,似乎变得浓重了起来!

    她呆愣愣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云毅,整个人都彻底傻掉了!

    明明说好了只偷看一眼就走的,现在居然被云毅给抓了个正着!

    云毅跟眼睛睁开的冷月视线对撞,总觉得她眼中那抹幽绿跟小白是那么的相像。

    或许是因为思念小白过度,所以才会生出这样的梦吧?

    云毅再度苦笑,凝视着女孩那双犹如绿松石般的漂亮眼睛,低声问道,“为什么每次只有在梦里,我才会见到你?你到底是谁?”

    冷月原本愣怔到大脑空白,直到听了云毅的话才明白过来,原来云毅是把她的出现,当成了一场春、梦。

    也是,毕竟任谁睁开眼睛看到床上躺着赤条条的女孩,都会觉得自己在做春、梦吧?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任性一回呢?

    多日来对云毅的思念早已经令冷月失去了最基本的冷静,再加上刚才心里的酸楚,令冷月索性抛开了一切的包袱和障碍。

    反正云毅误以为这一切都是梦,那就让这场梦来得更美好些,给她留下最后的眷恋吧!

    冷月想清楚这些,索性反客为主,直接将手臂搭在了云毅的肩头,对着他呵气如兰,“你以为我是谁?”

    “我?”云毅摇摇头,所有的心神都被女孩的那双漂亮绿眼睛给蛊惑,“我不知道,我只想让你来到现实中,而不仅仅只是在梦里。”

    冷月将云毅往自己怀里带,已经豁出去的她决定给自己一个狂野的夜晚。

    这样等她离开后,今天晚上的美好回忆,足够她回味一生的。

    她贴在云毅耳畔,笑得娇娇柔柔,却又魅惑十足,“你真的希望我来到你现实生活中?”

    云毅一直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梦里,对小白的强烈思念令他只想尽快麻痹自己,或许醉死在这场春、梦里也不错!

    他高耸的鼻梁蹭了下眼前女孩小巧的鼻头,语气回答的格外认真,“想,我这辈子就想拥有你一个女人。”

    “男人都是说谎不眨眼的大猪蹄子,根本信不得。”冷月笑得妖娆,嘟起嘴唇冲云毅吹气,“你喜欢的只是我的皮相罢了,谁知道私下里有多少女人呢。“

    “不,我发誓这辈子只有你一个女人,你是唯一一个令我有性、趣的。”

    云毅说着实话,“我是正常的男人,有着正常的需求。如果你像我一样疼爱小白,呵护她照顾她,我发誓这辈子除了你之外,绝对不会再碰第二个女人!”

    听云毅提起自己,冷月的心突突狂跳了两下。

    她心一动,索性实话实说,“如果我不是人呢?你也会对我这么痴迷么?”

    云毅握住冷月的小手,眼里早已经被迷醉渲染,“不是人是什么?就算你是狐狸精,我也愿意被你迷住。”

    说实话,这个女孩是唯一能令云毅产生性、趣的。

    无数次的午夜梦回,他都在梦里跟这名女孩颠鸾倒凤。

    只可惜这些都像今晚这样,只是在梦里而已。

    冷月笑着看向云毅,“可惜我并不是什么狐狸精,而是一头狼,我叫冷月。”

    云毅根本不相信女孩的话,一心只想沉醉在她的美好中,忘掉内心的伤痛。

    他一把拥住女孩,眼眸里灌满了浓到化不开的欲念,“好,冷月,不管你是狼还是狐狸精,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我现在要的,只有你!”

    冷月陷入云毅炙热的怀抱里,觉得浑身都软成了一滩水,声音跟着娇弱无力起来,“你真的不后悔?”

    “不后悔!”云毅已经整个人压了下来,寻找着冷月的唇瓣,“这一次我一定要紧紧抓住你,梦醒了也不让你逃走!”

    说着,云毅已经吻上了女孩的唇瓣,细细啃噬起来。

    冷月浑身一僵,吓了一跳,“你要做什么?”他怎么说来就来。

    云毅说,“做、爱!”大力吻住她的唇瓣,恨不得一口把她吃紧肚子…

    她的甜美,果然一如记忆中的美好,令云毅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这些天他因为小白的离开整个人都颓废的厉害,也唯有在梦里,才会这么放、浪形骸。

    云毅将心里所有的苦闷都转化成索取的动作,疯了似的压榨着身下的女孩,丝毫不觉得疲累。

    窗外已经月朗星稀,唯有女孩偶尔溢出喉头的破碎低吟冒出来外,四下依旧宁静祥和。

    冷月早已经抱着要离开的决心,只想给自己留下段最美好的回忆,因此回应云毅时就格外的疯狂。

    他们用足所有的身心去索取彼此,身体力行诠释着最美妙的爱恋,直到东方隐约露出抹鱼肚白,才终于困倦地相拥睡了过去。

    天刚蒙蒙亮时,冷月就醒了过来。

    激情褪去后,她整个人都羞得无地自容,无法相信自己居然跟云毅疯狂了一整晚。

    昨晚的一幕幕历历在目,令冷月从脸红到了脚趾尖,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那时的她陷入在即将失去云毅的悲戚中,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如今清醒过来,浑身都不对劲起来。

    她怯生生看了眼紧贴着自己的云毅,悄无声息变回白狼的模样,准备就这么溜走。

    也好,留下这段疯狂的记忆,已经足够她回味一生的了。

    云毅,以后余生,没有我在的日子,一定要幸福啊!

    冷月轻巧的从床上跳下来,无限留恋地最后再看了眼仍在睡梦中的云毅,抬起狼爪打算离开。

    而床上的云毅似乎感受到了冷月的离开,居然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小白,不要走!”

    他突兀的喊声吓得冷月瞬间定在原地,抬起的前爪也紧跟着定格在半空中,不敢再有下一步动作。

    原来云毅刚才又做了场梦,梦到小白回来后,居然想要再次离开,这才大喊着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