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47章 我的月儿,再也不许离开我了…
    他双手不安分的在某人美背上游走,修长的手指肆意放火,薄唇更是贴近冷月的耳垂,吹气蛊惑起来,“很好,小白……哦,不,冷月,你以后就这样,不要变成小白了。”

    冷月努力跟云毅的咸猪手做着抗争,耳朵里听到这句话,原本红彤彤的脸庞瞬间苍白下来。

    泪水瞬间充盈了冷月的眼眶,她甚至都顾不上再保卫自己的领地,一双漂亮的绿色眼眸幽怨地注视着云毅,语气格外的可怜巴巴,“我就知道,你嫌弃我是狼女……”

    云毅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然后再次爽朗大笑起来。

    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怕不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吧?

    她那漂亮的小脑袋里,到底都在瞎想些什么呢?!

    “傻瓜。”云毅宠溺满满的将冷月摁入自己胸前,让她倾听自己的心跳声,“如果讨厌你,又怎么会跟你睡了那么多次?不信你听我的心跳,这总不能撒谎吧?”

    冷月呆愣地贴着云毅的胸膛,听着他坚定有力的心跳声,刚才的不安和紧张这才稍微舒缓了些。

    云毅低下头,看着怀里娇羞的少女,一颗心早就已经兴奋到冲上云霄。

    他用手轻拍着冷月瘦弱的肩膀,用下巴厮磨着冷月的发顶,宠溺无比道,“你这个坏家伙,以后就做你的冷月,再也不要当小白了。这些日子,真是委屈你了。”

    不用想云毅也知道,冷月以白狼的身份陪在自己的身边,心里有多么的酸楚和无奈。

    这个小傻瓜,肯定是因为喜欢他才肯陪在他身边,却又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她一定是担心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会被自己给嫌弃吧?

    云毅眼前闪过那天的大雨中,无力瘫倒在水池边的小白,当时她的眼神是那么的绝望无助,却被粗心的他给忽略了。

    如今想起来,他都忍不住替小白心疼,低声骂了自己句混蛋!

    如果昨晚小白没有勇敢出现,他们的缘分,是不是就要这么错过去了?

    云毅心里一阵后怕,将怀里的小白拥得更紧,低声呢喃着,“谢天谢地,你肯回到我的身边。我喜欢的是你,跟你的身份无关。无论你是人还是狼女,都是我最爱的女孩。”

    冷月的心瞬间飞扬起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不然怎么会听到朝思暮想都渴盼的这句话呢?

    冷月扬起头,愣愣看向云毅,眼里带着征询的光。

    她对于幸福的渴求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生怕太过幸福会不真实。

    冷月探询的目光被云毅看在眼里,他低下头,虔诚吻上她光洁的额头,郑重重复着刚才的情话,“我喜欢的是你,跟你的身份无关。无论你是人还是狼女,永远都是我最爱的女孩。”

    一滴喜悦的泪珠自冷月眼角滚落,她微微掀了下唇,半响才吐出句话来,“我真的不是在做梦?”

    “当然不是,小傻瓜。”云毅宠溺地拥着冷月,两人共同倒在了长绒地毯上。

    他要用自己的爱来证明给这个傻乎乎的丫头看,他早已经爱她有多么的疯狂!

    窗外早已经完全大亮,然而屋内撩人的春、光却刚刚开始上演,久久不肯停歇。

    直到日暮时分,云毅才舒畅地抱起微微气喘的冷月,走进浴室跨入了温润的浴缸内。

    他小心翼翼帮冷月清理着身上的痕迹,语气格外怜爱,“宝贝,以后你再也不用变回小白,只需要做你的冷月就好。不会有谁知道你是狼女的事,你就是我的月儿,和正常人没什么分别。”

    冷月早已经被压榨的手指都抬不起,她慵懒地靠在云毅怀里,任凭他帮自己清洁,心里早已经绽放满幸福的花儿。

    她突然很庆幸自己昨晚的冲动,如果不是当时的冲动,只怕自己现在还悲戚地站在树梢上,仰望着云氏别墅的方向吧?

    现在她却能光明正大窝在云毅的怀里,不仅与他水R、交融,耳畔还响彻着他坚贞的誓言。

    这一切的一切,都令她有种恍然若梦的感觉。

    如果这真的是场梦,也是她期盼渴求了许久的,那就让她彻底醉在这场梦里,永远都不要醒来!

    ————————

    F国机场,碧草如茵,一览无垠。

    一家皇室直升机缓缓降落在草坪正中央,它是由P国开来的,里面坐着达尔贝和陆卉儿。

    飞机停稳后,机舱内的侍卫恭敬打开机舱门,达尔贝牵着陆卉儿的手,踩着梯子走了出来。

    陆卉儿看着眼前的机场,有些疑惑地问向达尔贝,“这是哪儿?我怎么从来没来过?”

    身为F国的科研博士,陆卉儿平时没少飞往国外公干,对国内的机场了如指掌,却从没来过这里。

    “慢点,小心脚下。”达尔贝柔情似海地看着身旁的女孩,笑容满是宠溺,“那当然了,因为这里是我刚买下不久的私人机场。”

    “为什么要买下机场?”陆卉儿有些不明白,难道达尔贝是想进驻F国商界?

    达尔贝曲指轻弹了下陆卉儿的额头,“傻瓜,当然是为了你回家方便啊!你好歹也是我的王妃,难道往返都要挤公共机场?”

    陆卉儿这才恍然大悟,心里甜滋滋的,娇羞地轻捶了下达尔贝,“谁是你的王妃?我才没答应呢。”

    “不答应也得答应,你现在怀着我的骨血,还想耍赖不成?”达尔贝牵着陆卉儿的手走下飞机,朝停在一旁的加长房车走去。

    房车前站着两名侍卫,看到达尔贝和陆卉儿过来,立即恭敬地拉开车门,弯腰等他们入内。

    “小心,”达尔贝扶着陆卉儿坐进加长房车内,生怕她路上被颠簸到,心疼地问着,“累不累?”

    “一路坐飞机,又不是跑着来的,有什么好累的?”陆卉儿并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笑得眉眼弯弯。

    “那就好,”达尔贝这才放下心来,扭头命令前方的司机,“出发,去陆家。”

    加长房车缓缓启动,朝着陆卉儿的家中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