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却发现无论怎么用力,自己的手都被达尔贝钳制着,根本动不了丝毫。

    安琪拉和陆卉儿这时也赶了过来,一个拽着陆少华的胳膊,另一个则握着达尔贝的手。

    “老公,咱们能不能熄下性子?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暴躁,就不怕过路人看到笑话?”

    安琪拉无奈地劝说着仍在愤怒中的陆少华,同时没忘了给陆卉儿递个眼色。

    陆卉儿会意,握着达尔贝的手紧了紧,软声说着,“爹地他性格是有些暴躁,你不要伤害他。”

    “怎么会呢?”达尔贝说着,松开了钳制住陆少华手腕的大手,彬彬有礼道,“岳父,我这次回来,是诚心向你求娶卉儿的,希望你能把她嫁给我。”

    “休想!做梦去吧!你这个吸血鬼,滚出我的视线!”

    陆少华脸铁青的厉害,梗着嗓子就是不同意。

    这个混蛋小子,刚才到底是用了什么古怪的手法,居然能锁住他的手腕不能动!

    “爹地!”陆卉儿又气又急,直接摆明自己的态度,“我和达尔贝回来是想征得你们的祝福的!不管你们答不答应,我都将会是他的妻子!他是P国的王,才不是什么吸血鬼,我不允许你这么诋毁他!”

    安琪拉也跟着劝陆少华,“老公,有什么先进来再说,不要站在门口大呼小叫的!”

    说着安琪拉就将陆少华拉倒自己身边,压低声音说,“现在咱们的宝贝女儿铁了心要跟着达尔贝,又怀着他的孩子,你再反对也没有用啊!”

    “那也不能就这么同意!”陆少华脸色依旧黑沉的厉害,“我坚决不同意自己的女儿跟吸血鬼在一起!”

    安琪拉见劝不动,气恼地瞪了陆少华一眼,“你怎么这么冥顽不灵?咱们女儿铁了心要嫁给他,你再反对只会把女儿气得再次出走!我不管,我反正是已经同意了,你再一意孤行,大不了我和女儿一起离家出走!”

    对于达尔贝的身份,安琪拉其实并不怎么在意。

    她唯一在意的,是自己的女儿会不会幸福。

    当陆卉儿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清楚感受到了陆卉儿脸上眼眸里,都是掩藏不住的幸福。

    这就已经足够了。

    不管达尔贝到底是不是吸血鬼,只要她的女儿能够幸福,她安琪拉就愿意给予他们最真诚的祝福。

    至于脾气执拗的陆少华,安琪拉觉得必须要强迫估计才能解开他心里的疙瘩。

    陆少华其实心里已经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他比谁都了解自己的女儿,固执起来比他还要强硬三分。

    只是他反对了这么久,如果就这么轻易点头同意了,也太没有面子了吧?

    “爹地,我和达尔贝真的是真心相爱的。我们回来是为了得到你和妈咪的祝福,请你不要再用有色眼镜看达尔贝,他真的对我很好很好,会是个称职的好丈夫。”

    知父莫若女,陆卉儿看清了陆少华眼里的犹豫,赶紧趁热打铁地央求着。

    安琪拉跟着频频点头,“对啊老公,年轻人恋爱的事咱们根本管不住,你就别瞎掺和了。”

    达尔贝则彬彬有礼地弯下腰,“岳父,恳求你把你的女儿嫁给我,我保证这辈子都会呵护她爱她,以她的幸福快乐为己任,让她永远健康开心。”

    陆少华被三人轮番说着,心里其实早就有些动摇。

    但是就这样答应下来,他总觉得自己的面子下不来,就狠狠瞪了达尔贝一眼,“想娶我的女儿没那么容易!除非你先在这儿跪个三天三夜!否则休想!”

    “爹地!你怎么能这样?”!

    “老公,不要太过分哦!”

    陆卉儿和安琪拉连忙出声表示反对,达尔贝已经利索地跪在了地上。

    他眼神无比诚挚地看向陆少华,“岳父,我是真心诚意来求娶卉儿的,也有决心带给她一生的幸福,请你答应。”

    陆少华没想到看起来高傲无比的达尔贝居然会真的跪下,错愕两秒拂袖而去,“哼!那就先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

    安琪拉连忙追了过去,“老公,咱们的宝贝女儿刚进家门,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啊?!”

    陆卉儿则弯腰想把跪在地上的达尔贝给拉起来,心疼的不行,“你怎么就真的跪下了呢?快点起来。”

    达尔贝轻轻推开陆卉儿的手,扭头看向她,眼里的深情似海,“卉儿,我们回来是想征得你爹地和妈咪的祝福的。如果跪三天三夜能令你爹地态度软化,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为了你和孩子,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陆卉儿眼眶微红,“我怎么能让你在这里跪着?爹地不同意就算了,大不了我跟你一起离开这里。”

    “不行,”达尔贝坚定地摇头,“我要给你一个盛大完美的婚礼,怎么能让你的心里有任何的遗憾呢?我们的结合,必须要有你爹地和妈咪的祝福,这样才是真正的圆满。”

    “我去找爹地,他这样太过分了!”

    陆卉儿见劝不动达尔贝,只好朝陆少华和安琪拉离去的方向追去。

    她知道自己无法说服达尔贝,那就去说服爹地,让他把达尔贝扶起来。

    没错,她确实希望自己的婚礼能够得到爹地和妈咪的祝福,但是如果是以这种方式得来的祝福,她宁愿不要也罢!

    等陆卉儿追过去,陆少华已经气恼地进了房间,只有安琪拉站在门外,显然是在等陆卉儿。

    “妈咪,爹地他怎么能这么霸道?”陆卉儿幽怨地看向安琪拉,十分的委屈。

    安琪拉劝不动固执的陆少华,只能尽量安抚陆卉儿。

    “我知道,你爹地那个臭脾气,根本就是头犟驴!唉!”她拉着陆卉儿的手来到沙发前坐下,低声安抚着,“其实我看你爹地已经有些动摇了,就是面子有些拉不下来,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可是他的要求真的很过分!怎么能让达尔贝跪三天三夜呢?”陆卉儿说着,眼角就想滚落泪珠。

    安琪拉连忙心疼地抱了下陆卉儿,然后悠悠叹了口气,“唉,我也知道你爹地很过分,可现在话赶话就撂在这儿了。对了,达尔贝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