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51章 求婚:卉儿,嫁给我…
    “你也知道外面冷?如果你冻感冒了,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安琪拉柔声劝着陆卉儿,握住她的手,“你看看,你的手这么冰冷,快跟妈咪回去,等下真感冒就糟了。”

    达尔贝跟着劝道,“卉儿,你快回去吧!不要让我前功尽弃,就剩最后一天而已啊。”

    “可是……”陆卉儿还想坚持,已经被安琪拉拽着朝屋里走去,“别可是了,快跟我回去。不要等下明天他站起来了,你却病倒下了。他是想向你爹地证明自己的决心,你就别添乱了!”

    陆卉儿被安琪拉拽回了房间,达尔贝依旧身形笔直地跪在细雨里,脸上没有半点不耐烦。

    楼上的陆少华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烦躁地皱起眉头。

    眼看着明天就是第三天了,这个小子,看来是真的跟他杠上了!

    难道,他真的就要这么把女儿给嫁出去?

    次日一大早,陆卉儿就早早起来,来到庭院里。

    昨天傍晚的雨纷飞了一夜,天亮时才停,达尔贝浑身都被淋得湿淋淋的,却仍是执着地跪在原地,没有挪动丝毫。

    陆卉儿脚步匆匆走过来,就看到达尔贝身上的西装全部湿透,紧紧贴在他的身上。

    他的头发早已经被淋得贴下来,偶尔有水珠顺着发梢往下滴,看上去狼狈极了。

    陆卉儿哽咽着走向达尔贝,伸手去拽他起来,“达尔贝,你起来,不要再跪了!”

    达尔贝不在意地笑了起来,“傻瓜,这些有什么呢?你怎么还哭了?”

    眼泪早已经不争气的从陆卉儿眼眶滑落,“你浑身都湿透了,还说没什么?这样会感冒的!”

    “我怎么会感冒呢?小笨蛋,你忘了我可是连体温都没有呢。”达尔贝自嘲地笑了下,眼神清明地看向陆卉儿,“等到了中午,我就做到了之前的承诺。所以,不要让我前功尽弃,乖。”

    安琪拉听到声音走过来,扶住脸色很不好看的陆卉儿,跟着说道,“对啊,达尔贝,已经三天了,你可以不用跪了,起来吧!”

    说着,安琪拉狠狠瞪了眼站在门口的陆少华,“喂!别太过分啊!孩子都跪了这么久,见好就收啊!”

    陆少华有些尴尬抿了下唇,粗声粗气道,“又不是我逼着他跪在那里的,管我什么事。”

    老实说,这两天达尔贝诚恳的态度确实令陆少华有些动容,改变了之前对他的偏见。

    尤其是昨晚下了一整夜的雨,陆少华半夜站在窗口看了好几次,发现达尔贝始终都跪在那儿,没有挪动半分。

    陆少华不得不承认,达尔贝确实是值得托付的硬汉。

    可是想到自己只要一松开,女儿就要出嫁离开家,他这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

    从小一点点养大的宝贝女儿啊,都没注意就被这破小子给拐走了,让他怎么可能看达尔贝顺眼!

    “老公,都说了你别太过分!”安琪拉对死要面子的陆少华很有意见,两步走到陆少华跟前,连瞪带拧的低声催着,“给你台阶你就下,省得女儿以后记恨你,快去让他起来!”

    陆少华无奈,只好看向仍跪在地上的达尔贝,粗声粗气道,“起来吧。”

    达尔贝却十分坚定地摇头,“我答应了要跪三天三夜的,少一分,少一秒,都无法表达我的诚意。”

    并不是达尔贝喜欢下跪,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双膝跪地,而且跪这么久。

    之所以坚持要跪满三天,是想向陆少华和安琪拉证明自己想要求娶陆卉儿的诚意。

    他深深爱着这个女孩,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随便你。”陆少华没趣地扭头离去,心里却对达尔贝的这份诚意有几分赞许。

    这样一言九鼎的男人,难怪自己的宝贝女儿被迷得五迷三道的。

    陆卉儿和安琪拉面面相觑起来,没想到达尔贝居然还要坚持跪下去。

    “可是你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啊,哪怕回去换身衣服再来跪也行啊。”安琪拉快人快语,伸手要来拽达尔贝的胳膊,想把他给拉起来。

    陆卉儿跟着伸向达尔贝另一边的胳膊,“是啊,爹地都已经让你起来了,你就起来不好么?”

    达尔贝抬起手臂,看了眼手上的腕表,“还有五个小时而已,很快的。”

    他既然承诺了要跪满三天三夜,就绝对会严格履行承诺。

    “没必要这么认真吧?都跪了这么久,”安琪拉的手拽到达尔贝身上的西装,才发现那件外套早已经被淋得湿漉漉的,稍微用点力就往下滴水,“你看看,衣服都淋成这样了,这可不行,快起来!”

    “是啊,你就起来吧。”陆卉儿跟着附和,心里早已经心疼的不行。

    达尔贝却再次坚定摇头,目光炯炯看向陆卉儿,“这是件十分认真的事情,卉儿,你知道我的体质,淋点雨根本不算什么。既然我承诺了,就一定会做到。”

    看达尔贝这么坚持,安琪拉只好无奈地看向陆卉儿,“算了,我原本以为只有你爹是个犟驴,没想到还有比他更固执的。那就让他跪在这里吧,好在天已经不下雨了。”

    陆卉儿还想再说些什么,达尔贝已经笑着阻止了她,“卉儿,我还没有为你做过什么。所以,这次不要阻拦我,好吗?”

    达尔贝眼里的深情浩瀚似海,触动了陆卉儿的心,令她红了眼眶,轻轻点头,“嗯。”

    安琪拉带着陆卉儿回了客厅,达尔贝仍旧腰杆笔挺地跪在原地。

    他虽然跪在地上,可是满身的桀骜不驯依旧高贵,气势无人能敌。

    陆少华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心里不得不对达尔贝佩服几分,这小子,还真有几分硬气。

    时间一分一秒逝去,达尔贝终于跪满了三天三夜,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疲惫,脚步闲适地走向倚在客厅门柱旁的陆卉儿,然后单膝下跪,“卉儿,嫁给我吧!”

    没有多余的甜言蜜语,没有煽情的海誓山盟,有的只是那诚挚的眼神和拳拳的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