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卉儿喜极而泣,泪花在眼眶里来回打转,久久才终于从脑海中找出一个字,“嗯!”

    得到了陆卉儿的答复,达尔贝十分开心,从西装口袋里摸出枚古老的祖母绿戒指。

    传说这颗祖母绿戒指有着神奇的能力,可以净化污浊的灵魂。

    是他们P国皇室的传家宝,唯有历届的王后才能佩戴。

    “戴上它以后,你就是我达尔贝永远的妻子。我会细心呵护你生生世世,不离不弃。”达尔贝凝视着陆卉儿美丽的脸庞,将那枚绿祖母戒指套在了她的手指上。

    冰冷的触感自陆卉儿指尖传来,她下意识低头看了过去,一下就爱上了它。

    指尖那枚戒指呈皇冠造型,细致的纯金戒爪紧紧箍着颗通透水润的祖母绿宝石,做工古朴精致,奢华中透着高冷优雅。

    尤其是正中央镶嵌的那颗水滴状祖母绿,更是足足有小手指头肚那么大,成色和工艺秒杀世间一切珠宝玉石。

    陆卉儿低头看着指间这枚祖母绿戒指,忍不住轻叹了声,“它好美。”

    “你更美。”达尔贝握着陆卉儿的指尖,低头在她手背上印下一枚轻吻,“这是我们P国皇室的传家宝,唯有王后才有资格佩戴。而你,是我这辈子愿意用生命去守护的王后。”

    陆卉儿对王后什么的并不在意,她唯一在意的,是达尔贝终于向自己下跪求婚了。

    虽然并没有什么刻意营造的气氛,但是他当着她爹地和妈咪的面跪下许下承诺,已经是这世间最完美的瞬间了。

    午后的阳光暖暖投下来,照在两人身上,宛如为他们披了层圣洁的霞光。

    安琪拉感触地看着两个互许爱意的年轻人,动容的轻捶了陆少华一把,“你看他们多恩爱啊,只有你这种老古板,才会忍心去阻拦他们。”

    陆少华也有些动容,不过他并没有像安琪拉表现的那么明显,而是很快板起脸粗声道,“既然都这样了,那就赶紧结婚吧!免得大着肚子被人笑话。”

    说完,陆少华就头也不回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安琪拉目送陆少华离开,高兴地直拍手,“太好了,我家宝贝女儿终于能嫁出去啦!而且马上还能生个小宝贝给我玩!不行,我得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好姐妹,让她们都帮着张罗筹办婚礼才行!”

    说着,安琪拉已经脚步匆匆离开,忙着去打电话。

    庭院中央只剩下陆卉儿和达尔贝两人,他们相识一笑,眼里洋溢着浓到化不开的幸福。

    在这一刻,他们终于成功赢得了陆卉儿爹地和妈咪的同意,终于能够安心牵手共伴余生。

    在安琪拉的忙碌下,陆卉儿和达尔贝的婚礼以最快的速度,在三天后的吉日举行。

    天知道安琪拉想为宝贝女儿操办婚礼已经想了多少年,现在终于有一偿心愿的机会,开心的每天都笑到合不拢嘴。

    今天是个好日子,宜嫁娶,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安琪拉穿着一身火红的中式旗袍,将她的金发碧眼衬托的愈发出挑高贵,正忙碌着布置婚礼会场。

    “快把那些花挪到哪儿去,对对对,小心,摆好造型。”

    “最后再确认下那些灯光效果,要确认万无一失。”

    “对了,宾客们的席位再确认下,小心不要出错。”

    安琪拉忙得不可开交,脸上洋溢着飞扬的喜悦,整个人神采奕奕,几乎成了全场的焦点。

    陆少华穿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一边,一脸的无可奈何。

    明明婚礼有专门的司仪在布置一切,他实在不明白自己的老婆在忙活个什么劲儿。

    不过只要她开心就好,毕竟等下女儿就要举行婚礼,这会儿笑得有多开心,只怕等会儿就会哭得有多难过。

    宾客们开始陆陆续续到来,三三两两坐在一起,高谈阔论起来,豪车则有序地停在一旁。

    安琪拉为了这场婚礼费了不好心思,选择了几十种方案,最后别出心裁的将婚礼举行的时间给定在了晚上。

    而且为了能令这场婚礼更加完美,安琪拉更是直接把婚礼地点定在了露天的皇室庄园内。

    时间在安琪拉的忙碌中飞逝而过,转瞬就到了日落西山的黄昏。

    红霞铺满了大半个天幕,宾客们早已经坐在礼宾位上,静等着婚礼的举行。

    “玫瑰花瓣,铺成爱的红色地毯;洁白的你,盛开美丽,我的爱,请你靠近,让我kiss your eyes,刻下我一生的真爱……“

    伴着悠扬的钢琴曲响起,穿着洁白婚纱的陆卉儿由陆少华牵着手远远走来。

    而在他们的对面,则站着穿着银灰色定制西装的达尔贝。

    他深情款款注视着带着头纱的陆卉儿,耐心等待着自己的新娘。

    陆卉儿的心怦怦狂跳不已,直到这一刻,她仍觉得自己好像置身在梦中似得,幸福的那么不真实。

    牵着她的手的陆少华似乎感受到了陆卉儿的紧张,手上稍微用了些力,给她最值得信赖的勇气。

    陆少华的心百感交集,再等一会儿,他就不得不把自己养育了多年的宝贝女儿,交到对面那个臭小子的手里。

    从今以后,他的女儿将不再只对他撒娇,眼里心里都会为那个臭小子忙碌。

    可是这又是每个父亲必须要经历的历程,哪怕心里百般不情愿,陆少华也只能将不舍生生咽了下去。

    他牵着自己女儿的手,带领她走过一重重半圆弧的鲜花拱门,一步步朝达尔贝走去。

    在他们脚下,铺满了一层层娇嫩的玫瑰花瓣,红的是那么的耀眼夺目。

    达尔贝深情注视着缓步朝自己走来的陆卉儿,她今天是那么的美,即便戴着头纱,也遮不住那摄人心魄的美丽。

    随着陆卉儿的走近,等她终于来到达尔贝面前时,夕阳已经完全坠落,周围变得灰蒙蒙的。

    就在这一瞬间,现场骤然亮起了美轮美奂的灯柱。

    这些灯柱由专业的团队打造的3D立体投影,每一束都打在陆卉儿站着的头顶上方,勾勒出一幅宏大的悬浮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