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影在夜幕中发出淡淡的紫光,宛如跃动的水分子般灵动自由,每一处曲绕处都投射着耀眼的光斑。

    而那些光斑散出去,恰好落在由水晶绳串起的一万朵心形树脂花上。

    通透晶莹的树脂花错落有致的悬挂着,经过那些光斑的折射,闪耀出宛如水晶般的璀璨光芒。

    柔和的灯光透过花朵洒在地面上,落下一圈圈斑驳的光影,每一处都是幸福的印记。

    在场的礼宾们被眼前美轮美奂的一幕给打动,情不自禁地鼓掌起来,由衷祝福着这对相爱的情侣,见证着他们相爱相许的全过程。

    陆卉儿耳边响起熙攘的掌声,心跳得更加厉害起来。

    她根本没有时间去观看这堪比童话般的完美婚礼,一双漂亮的眼睛正透过头纱,紧张地看着对面的达尔贝。

    这个男人,在她看到的第一眼,就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只是当时不明白而已。

    现在,她终于要成为他的妻,跟他共度余生了。

    陆少华察觉到陆卉儿的手心浸满了汗水,知道她仍旧在紧张。

    毕竟这是关系着未来后半生的重要时刻,谁会不紧张呢?

    陆少华抿唇看着对面帅气高傲的达尔贝,牵着陆卉儿的手递了过去,“达尔贝,今天我把自己最心爱的女儿交给你,希望你能够照顾她呵护她。如果你做不到,记得把她还给我,因为她永远都是我的小公主。”

    明明只是寥寥几句话而已,却令正紧张着的陆卉儿瞬间酸了鼻头。

    果然这个世界上最疼爱她的,永远是爹地啊!

    达尔贝郑重牵住陆卉儿的手,礼貌向陆少华鞠了个躬,然后认真许下承诺,“放心,这种事永远都不会发生。”

    说完,他就紧扣着陆卉儿的手,跟她一起朝婚礼主席台上走去。

    陆少华看着身影渐渐远去的陆卉儿,知道自己的女儿是真的要离开家,组建新的家庭了。

    他定定站在原地,认真看着渐行渐远的陆卉儿,把这一幕深深刻在了脑海里。

    穿着红色旗袍的安琪拉无声来到陆少华跟前,轻握住他的手,“老公,卉儿她终于长大了。”

    陆少华没有出声,只是定定看着一身洁白婚纱的陆卉儿。

    他的宝贝女儿,真的是长大了……

    陆卉儿已经跟达尔贝来到了婚礼舞台上,璀璨的灯光照在她婚纱的碎钻上,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宛如梦幻般甜美。

    悠扬的钢琴曲仍在继续,婚礼主持人妙语连珠,将原本就美轮美奂的婚礼主持的格外完美。

    “漂亮的新娘,你是否愿意嫁给站在你对面的男人,做他的妻子,支持陪伴他,无论贫穷、疾病、乃至死亡都无法、令你们分开?”

    “帅气的新郎,你是否愿意娶站在你面前的女孩,做她的丈夫,包容爱护她,无论贫穷、疾病、乃至死亡都无法、令你们分开?”

    面对主持人的询问,陆卉儿和达尔贝默契地点头,“我愿意!”

    “很好!请你们用心去铭记今天所说的每一句话,因为这份承诺,将会一直陪伴你们,直到暮年。”主持人满意地点头,“现在请拿起属于对方的婚戒,放在你们的左胸口处,那是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陆卉儿低头看向面前的托盘,拿起属于达尔贝的婚戒,式样简单大方,却又不落俗套。

    而达尔贝则已经将属于陆卉儿的婚戒同样握在手心,然后无比郑重地放在心口的位置。

    “现在,请你们用你们的心跳和体温,为这枚戒指注入爱的魔力!”主持人继续煽情着,“新郎可以托起爱妻的左手,赋予她妻子的名义。”

    达尔贝格外认真地点点头,虔诚地托起陆卉儿的手指,为她戴上这世间唯一的婚戒。

    从今天开始,陆卉儿将是他达尔贝唯一的妻子!

    当戒指戴在陆卉儿左手时,她下意识看了眼右手上的那枚祖母绿戒指,觉得心头又多了份沉甸甸的责任。

    这是对婚姻的承诺,也是对他们未来相伴的期许。

    “好了,新娘可以为新郎带上婚戒,从这刻起,你们将风雨同舟,做彼此的唯一。”主持人口才斐然,继续煽情,“从此以后,他就是你的守护天使,无条件守护珍爱你,让你在他的世界里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现场再次响起潮水般的掌声,一场绝妙的婚礼终于被推上了巅峰。

    相爱的两人在宾客们的共同见证下,正式结为生死相许的夫妻。

    未来的人生,他们将相扶相携,一同走到白发苍苍。

    随着时间的流逝,婚礼终于到了尾声。

    等宾客们散去,陆卉儿回到房间后,整个人还沉浸在飘忽不定的茫然里。

    她居然就怎么嫁出去了?

    总觉得这一切来得太完美太幸福,总让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似得。

    不过这种感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终于嫁给了自己想要嫁的那个男人。

    就在这时,布置一新的卧室门被推开,达尔贝缓步走了过来。

    他看着已经换上秀禾服的陆卉儿,来到她身旁坐下,晶亮的眸子闪闪发光,“卉儿,你终于是我的老婆了。”

    陆卉儿被达尔贝不加任何掩饰的目光看得羞涩,扭头低语了声,“想得美,谁是你老婆?”

    “怎么?我可是在大家的见证下把你娶过来的,别想耍赖。”达尔贝扶住陆卉儿的肩头,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眸,“这次的婚礼太过仓促,等回去后,我一定要还给你场盛世婚礼。”

    陆卉儿疑惑地看向达尔贝,她觉得今天的婚礼已经够完美了,难道在达尔贝的眼里,还算不上盛世?

    达尔贝看着已经换上秀禾服的陆卉儿,扶着她的肩膀往床上倒去,“老婆,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可不能浪费时间啊!”

    新房内灯光溶溶,气氛恰到好处,一对新人陷入了爱的漩涡,久久不能平息。

    婚礼过后,陆卉儿又在家里住了十多天,不得不跟陆少华和安琪拉道别。

    因为达尔贝是P国的王,他们不能离开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