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的路上,安琪拉不舍得挥手,“女儿,记得要常回来看妈咪啊!”

    “放心吧妈咪,现在P国的局势刚刚稳定,还需要达尔贝回去维系。以后我会经常回来住的。”陆卉儿同样泪光闪闪,有些不舍得离开家。

    陆少华黑着脸说了句,“如果那小子敢欺负你,一定要告诉爹地。管他是国王还是什么东西,只要欺负我女儿就不行!”

    刚才还噙着泪的陆卉儿瞬间被严肃的陆少华给逗笑,“知道了爹地,你也保重,我很快就会回来看你们的。”

    再多道别的话也挡不住终究要离去的结果,陆卉儿和安琪拉他们又说了会儿话,这才不舍得跟着达尔贝坐上了房车。

    最近她身体已经开始出现孕吐反应,达尔贝担心坐飞机陆卉儿会吃不消,就叮嘱司机开车返回P国,毕竟房车更稳定些,没有那么颠簸。

    加长房车平稳驶出F国,朝着P国进发。

    车内,达尔贝关切地问着陆卉儿,“会不会感觉难受?不舒服就说出来,我们可以停下歇一会儿。”

    陆卉儿的脸色有些发白,脸上勉强露出抹笑容,“还可以,没什么事。”

    “是不是离开家有些不开心?”达尔贝体贴地握紧陆卉儿的手,“或者我们再住段时间也行。”

    “还是回去吧,他们需要你。”陆卉儿知道,P国急需达尔贝回去治理,这才毅然跟家里道别的。

    虽然她也很舍不得离开爹地和妈咪,但是想到达尔贝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就硬把心里的不舍给压了下去。

    看着这么体贴懂事的陆卉儿,达尔贝将她紧紧拥入怀里,“宝贝,等我处理好事情,就陪你回来多住段时间。”

    关于古德公爵的事情,达尔贝并没有告诉陆卉儿,因为不想让她跟着担心。

    等他彻底解决掉那个邪恶的存在,就好好给自己放个假,专心陪着他的小妻子。

    车子继续往前行驶,虽然远没有直升机速度快,但是也足够平稳快速,只用了两个小时就驶出了F国的边界,来到F国和Y国相交的那片原始森林。

    这片森林异常广袤,据说已经存在了几千年,林深叶阔,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重的远古气息。

    好在有宽敞的国道从森林中央穿过,一路可以领略原始森林的庄严肃穆,倒也不失为绝佳的体验。

    陆卉儿靠在窗边,眼睛掠过那些红花绿树,轻声感慨了下,“这里风景真不错。”

    “是啊,很多人工开发的景区虽然景色优美,却失去了大自然的狂野和沧桑,这种不加修饰的美,才是最真实的。”达尔贝之前在森林里待过很长一段时间,这里的风景确实很独特,置身其中令人有种失控穿梭的感觉,仿佛踩过时间隧道,回到了几百年前似得。

    斑驳的阳光透过繁茂的树枝,落在宽敞的公路上,宛如一幅绝佳的泼墨画,肆意又洒脱。

    陆卉儿尽情欣赏着眼前的美景,心里那股子离家的不舍慢慢淡了几分。

    过了一会儿,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轻拽了下达尔贝的衣袖。

    “怎么了宝贝?”达尔贝立即探询地看向陆卉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陆卉儿贴近达尔贝耳畔,压低声音说着,“我……我想去方便下。”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陆卉儿发现自己最近去厕所的频率十分频繁,只是碍于在车上没好意思开口,这会儿终于憋不住了。

    达尔贝看着陆卉儿因为害羞而泛红的耳根,轻声笑了起来,“好,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没什么好羞涩的宝贝。”

    说着,达尔贝看向前排开车的司机,沉声说道,“停车!”

    司机立即遵从达尔贝的命令,将车子平稳地停了下来。

    “你在这里等着,我们一会儿回来。”达尔贝再次吩咐了句,就推开车门,扶着陆卉儿走了出来。

    路两旁是茂密的丛林,地势还算平坦。

    达尔贝怕陆卉儿害羞,就拉着她的手,朝森林里面走了进去。

    他们离司机的车越来越远,直到完全看不到公路,才停了下来。

    “好了,就在这儿吧。”达尔贝说完看向陆卉儿,“累不累?要不要先歇一会儿?”

    陆卉儿因为走了这么长一段距离,脸有些潮、红,轻轻摇头,“不用,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下那里。”

    说着,陆卉儿指了下前方不远的一处灌木丛。

    她才不好意思在达尔贝面前方便呢,觉得躲在灌木丛后面更安全些。

    “这又什么好害羞的?”达尔贝笑了下,不过并没有阻止陆卉儿,而是宠溺地点点头,“好吧,我在这儿等着你,有事你就大声喊我。”

    陆卉儿目测了下灌木丛的距离,也就离达尔贝有几十米远,不过这已经足够了,至少可以压住某些异样的声响,不会令她太尴尬。

    “你转过头,不准看!”陆卉儿娇嗔地横了达尔贝一眼,看到他转过身,这才朝那丛灌木丛走去。

    那丛灌木十分茂盛,远看过去就像栋枝条堆砌的小房子。

    陆卉儿走到灌木丛身后,探出头看了下达尔贝,确认他并没有转身看过来,这才放心地解决问题。

    等她处理好准备离开灌木丛时,突然发现在灌木丛的不远处,居然开着大片大片的紫萱花。

    深紫浅粉的紫萱花在阳光下开得异常娇艳,令陆卉儿生出想要摘采的念头。

    她看了眼灌木丛不远处的达尔贝,发现他仍站在原地等着自己,甜蜜地笑了下,扭头朝那片开得正好的紫萱花走去。

    阳光和暖,紫萱花随着微风招展,偶尔散发出缕缕清香。

    陆卉儿脚步轻盈走了过去,弯腰折下几朵紫萱花,心情大好。

    就在这时,平地里突然蹿起一阵飙风,夹杂着浓重的腥味,朝着陆卉儿扑了过来。

    陆卉儿下意识回头,震惊地发现一头超大的灰狼正朝她整个人扑来!

    那头狼面目狰狞,巨大的体型比两个人还要大,凶神恶煞到令人胆寒心惊。

    陆卉儿被吓得腿软,几乎要跌倒在地,本能地呼唤起等在不远处的达尔贝来。

    “啊——达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