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5章 卉儿被劫(2)

    陆卉儿本能地想要呼唤等在不远处的达尔贝,然而还没等她喊完达尔贝的名字,下一秒脖颈后的衣领就落在了狰狞的利齿中。

    “吼——!”

    巨大的灰狼低吼了声,喷出的腥味砸在陆卉儿脖颈上,熏得她当场就昏了过去。

    “什么人?!”

    达尔贝原本站在远处等着陆卉儿,突然就嗅到空气中有丝危险的气息。

    他立即转过身,却看到几乎令他魂飞魄散的一幕。

    只见陆卉儿被一头巨大的灰狼衔着狂奔,几乎已经脱离了他的视线。

    “混蛋!站住!”

    达尔贝怒吼了声,原本平静无澜的眼眸瞬间变得血红,顿脚蹿起到半空中,朝着那头巨大的灰狼追去!

    灰狼听到了达尔贝的怒吼,四只狼爪加快速度飞奔起来。

    它似乎知道达尔贝的厉害,不敢跟他正面交锋似得。

    “站住!把卉儿放下来!”

    达尔贝一起一落地追逐着那头巨大的灰狼,距离越拉越近。

    灰狼疯了似的加速往前,脚下的泥土被它的利爪抓得跟着飞溅起来,荡起一阵的烟雾。

    “该死的畜生,快停下来!”

    达尔贝被气得咬牙切齿,使出浑身解数,一心只想抓到那头灰狼,把它扒皮抽筋!

    这头该死的畜生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等他抓到它,一定要扭断它的喉咙!

    达尔贝和灰狼在茂盛的森林中追逐起来,如果换做平原,达尔贝早就将那头巨大的灰狼给拦了下来。

    可是如今他置身在密、林中,每一次的跳跃都要小心不能碰到上面的枝丫,速度受到了很大限制。

    而那头灰狼体型虽然巨大,然而森林却给它的逃窜提供了很大的契机。

    明明好几次达尔贝就要追上灰狼,都被它仗着茂盛的树林急转给甩落了距离。

    “妈的!该死,快给我停下!”

    达尔贝的眼睛早已经充血般爆红,他恶狠狠折断一根树枝,恨不得丢出去戳死那头灰狼,却又怕伤害到陆卉儿,只好无奈地放弃这个想法。

    转眼间,达尔贝已经跟灰狼在密、林里追逐了近千米的距离,地上也已经被灰狼的利爪给刨出了深深的沟壑。

    而前方不远处,赫然已经到了森林的边缘,是奇石嶙峋的悬崖!

    达尔贝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冲着那头灰狼大吼道,“快停下来!前面是悬崖啊!”

    然而灰狼只顾着拎着陆卉儿一路狂奔,根本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达尔贝的喊声,更没有半点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达尔贝发了狠,再也顾不上眼前那些繁茂的枝丫,拼了命地往前冲去,一路硬是撞断了数不清的细枝粗桠。

    在达尔贝不要命的追逐下,他终于追上了那头巨大的灰狼,稳稳落在了悬崖边上,截住了灰狼的前行。

    “畜生!放下我妻子,我让你死得痛快些!”达尔贝冷眼瞪视着眼前的灰狼,眼里的嗜杀早已经一览无余。

    灰狼衔着陆卉儿的衣领,似乎知道达尔贝顾忌不敢往前,低吼着刨着前面的泥土,眼眸里满满都是轻视。

    这样人性化的眼眸,令达尔贝瞬间警惕起来。

    他刚才还以为这头灰狼是偶然出现的,不过现在看上去,却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在他眼前的与其说是一头灰狼,倒不如说是披着狼皮的恶人!

    它那双眼睛满是邪恶,一看就是大奸大恶的存在!

    “说,你到底是谁!?”达尔贝怒吼了声,步步朝灰狼逼近。

    灰狼低吼了声,猛地换了个方向,硬是朝悬崖边冲了过去!

    达尔贝没想到这头灰狼居然这么不要命,伸手想要拦住灰狼,却只来得及抓下一撮灰狼的毛发!

    “嗷呜——”

    灰狼长啸一声,衔着陆卉儿从悬崖边跳了下去。

    它的举动吓得达尔贝差点愣住,下一秒也跟着跳了下去!

    失重的风声吹得耳膜生疼,达尔贝顾不上这些,只想要找到带着陆卉儿跳崖的那头灰狼。

    然而眼前满是白茫茫的雾气,能见度十分的低,根本看不到那头灰狼的身影。

    达尔贝的心慌乱的不行,任凭自己的身体飞速下坠,只顾着大声喊着陆卉儿的名字,“卉儿!卉儿!”

    然而周围传来的,除了他焦急的呼唤声,就是茫然缥缈的雾气。

    这里的悬崖达尔贝从未来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底。

    他也顾不上去想这些,一心只想尽快找到自己的小妻子!

    “卉儿!卉儿!你在哪儿——!”

    达尔贝的呼唤在浓重的云雾中回荡,隐逸在雾气中的灰狼露出抹邪恶的笑,悄无声息地往旁边又挪了下。

    它根本就是有备而来的,因为唯有跳崖,才能有把握摆脱掉达尔贝的追踪。

    灰狼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借着空气中的云雾让自己跟达尔贝拉开了距离。

    随着下坠的深度,它跟达尔贝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

    等穿过那层笼罩在悬崖顶部的云雾后,灰狼跟达尔贝已经彻底分开,谁也看不到谁了。

    灰狼得意地摇头晃脑,借着四周嶙峋的山石,减缓了自己坠落的速度。

    等它快要落地时,准确无误跳入了崖底的河水中。

    “噗通!”

    巨大的水花四溅,灰狼和陆卉儿齐刷刷掉入了河水中,惊扰起满河面的波涛涟漪。

    陆卉儿刚才被灰狼的腥臭味熏得昏了过去,等掉入水中后,瞬间醒了过来,下一秒就被灌了好几大口水。

    好在河水的水位并不深,她慌乱地挣扎了几下,慢慢站稳了脚跟。

    “咳咳,咳咳咳。”

    陆卉儿咳嗽了好几声,才终于吐赶紧嘴里的河水,脸也跟着被咳嗽带的红起来。

    她被摔得七荤八素,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茫然无措地看着周围。

    刚才她好像遇到了一头特别大特别大的灰狼?

    然而,后面好像昏过去了?

    那现在她是在哪儿?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还没等陆卉儿理清纷乱的头绪,一个高大的男人就从水面下钻了出来。

    他长得凶神恶煞,灰色的眼眸盯视着陆卉儿,缓缓走了过来。

    陆卉儿被吓了一跳,后怕地拍着自己胸口,还好,只是个陌生的男人,并不是那头可怕的灰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