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6章卉儿被劫(3)

    “对不起,请问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陆卉儿礼貌地问着这名陌生的男人。

    她很害怕刚才那头灰狼,生怕它会从什么地方跳出来,眼睛警惕地戒备着四周。

    正朝陆卉儿走过来的男人嘴角扬起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你怎么也掉在这里了?”

    “掉?”陆卉儿更是茫然的不行,“我也不清楚,刚才我遇到了一头很可怕的灰狼,然后被它的臭味给熏得昏了过去。难道你也遇到了那头可怕的灰狼?”

    男人嘴角抽搐了两下,眼里闪过抹怨毒,很快就消失不见,“我?我也记不清楚了。眼下最重要的,是赶紧从这里出去才对。”

    “对对对,我们得赶紧离开,免得那头灰狼什么时候冲出来。”陆卉儿连忙点头,“咱们快走吧!我叫陆卉儿,你呢?”

    “史蒂夫。”

    男人冷漠地应了声,似乎并不怎么喜欢说话。

    陆卉儿听出男人疏离的口吻,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毕竟他们并不熟,而她只想赶紧出去,免得达尔贝担心自己。

    史蒂夫看上去很像中年人,脸上有道明显的伤疤,看上去很不好相处的样子。

    他从河里走出来,指向前方的路口,“走吧,咱们过去试试,说不定哪里能够出去。”

    “是么?”陆卉儿有些不怎么确定,史蒂夫指着的地方看起来更加荒凉,真的能够走出去么?

    “这里会不会看上去要好一些?那边看上去很荒凉一样。”陆卉儿轻声提议着,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

    她之前倒是跟达尔贝住在森林里过一段时间,但是对分辨方向却一窍不通,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史蒂夫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我觉得那边能走出去,你要不要跟上?”

    陆卉儿犹豫了下,生怕刚才那头偷袭自己的巨大灰狼再出现,只好无奈地跟着史蒂夫朝荒凉的地方走去。

    他们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荒凉的山谷底,过了好一会儿,达尔贝的身影才终于出现。

    他早已经顺利坠入崖底,却并没有看到陆卉儿,是循着气味一路追过来的。

    达尔贝看着眼前的河水,眉头越发凝重起来。

    他刚才就嗅到了空气中那腥臭的恶狼毛发的味道,这里的河水的味道更加明显。

    只是现在目测过去,并没有恶狼和陆卉儿的身影啊!

    达尔贝没找到人,心里焦急的不行,绕着河水转了两圈,突然发现河畔边浮着一陀陀深灰的毛发。

    他立即走了过去,弯腰看清那陀毛发,这才发现,那居然是灰狼身上的狼毛发。

    那头灰狼之前肯定是衔着卉儿坠入了这里的河水中,只是为什么现在找不到她们呢?

    卉儿去了哪儿?那头该死的灰狼又到底去了哪儿?!

    达尔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越是在紧急关头,就越是不能慌乱。

    他深吸口气,仔细嗅着空气中的味道,目光转向山谷里面幽森的地方。

    难道那头巨大的灰狼带着卉儿去了哪儿?

    达尔贝来不及多想,连忙朝着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越往里走,里面就越荒凉,渐渐的连路都看不到了。

    陆卉儿累得有些气喘,擦了下鼻尖上的汗扭头问向身后的高大男人,“史蒂夫,这里真的能走出去么?”

    “怎么不能?不信你看!”史蒂夫冷笑了声,指了个方向给陆卉儿看。

    陆卉儿顺势看过去,下一秒就觉得后面的脖颈痛了下,意识陷入无边的昏暗中。

    而史蒂夫则抱住软绵下来的陆卉儿,朝一处被缠藤遮掩住的山洞走去。

    这处缠藤特别茂盛,如果不是原本就知道有洞口,谁也不会忘这里在意。

    史蒂夫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山洞内,过了好一会儿,达尔贝才循着气息追了过来。

    他越往里走心越忐忑不安,不明白那头灰狼为什么会带走卉儿。

    而且这里明显没有路,难道它是把卉儿当成了猎物?

    不,达尔贝很快摇头,他确定自己刚才并没有看错,那头灰狼并不是普通的狼,而是有着自己的思维方式。

    看起来它是带走了卉儿,其实真正的目标,应该是自己吧?

    难道……

    达尔贝心里掠过一层不安的想法,想起了远古的传说。

    据说吸血鬼一族跟狼人族时代积怨,一旦遇上就是不死不休的死敌。

    难道像他刚才猜测的那样,自己是被狼人给盯上了?

    那头有着邪恶眼眸的灰狼,根本就是传说中的狼人吧?

    达尔贝越想心里越不安,加快脚步继续往前追去。

    不管那头灰狼的意图是什么,他绝对不会让它得逞的!

    达尔贝加快了寻找的步伐,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不安漫长。

    他要尽快找回他的小妻子,确保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日头随着达尔贝的寻找,渐渐落到了西山,天色跟着灰暗下来。

    高耸的雪山顶峰,史蒂夫抱着昏迷的陆卉儿,大步走进古老的宫殿里。

    暗月和魅影立即恭敬地跪了下来,“首领辛苦了。”

    在暗月和魅影的身后,跪着同样被史蒂夫养大的随从,齐声呐喊着,“首领辛苦了。”

    “嗯。”史蒂夫轻哼了声,将怀里的陆卉儿递给一旁的暗月,“把她带下去,关到笼子里。”

    暗月面无表情走过来,接过仍昏迷的陆卉儿,羞愧地点头,“是。”

    为了抓住陆卉儿,暗月和魅影在外面苦苦寻找了那么久,却始终一无所获。

    谁知道首领亲自出马就给带了回来,让暗月怎么能不惭愧呢?

    果然,史蒂夫将暗月脸上的惭愧看了个清楚,冷哼了声,“关好她回来领罚,一个个都是废物!”

    暗月不敢不从,恭敬地弯腰点头,“是。”

    等暗月离开后,史蒂夫威严地看向跪了一地的手下,冷声说道,“鱼饵已经洒下,现在就等那只吸血鬼上钩了。都给我打起精神,这一次,一定要把那邪恶的东西给彻底毁灭!”

    “是!彻底毁灭掉脏污的吸血鬼!”地上跪满的手下们虔诚回应着,头都不敢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