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大殿后侧有个可以爬出去的洞口,一定要活着离开,告诉暗月他们都被史蒂夫给欺骗了!

    只要她魅影活着,就一定会戳穿史蒂夫的真面目!

    这些跟她一起长大的同伴的血,绝对不能白流!

    魅影踉跄着身影刚离开大殿,那名心腹就拎着满满两大桶汽油走了进来。

    他根本没注意到魅影的离开,也想不到早已经死去的尸体会少一具,只顾着倾倒汽油,然后将点燃的打火机丢了进去。

    “嘭——轰——”

    打火机爆炸在汽油上,火苗立即蹿了起来,疯狂地卷吞噬着大殿的一切。

    这名心腹看了眼已经彻底烧起来的大殿,这才满意地点头离开。

    这里的据点已经被他的王给遗弃了,他要赶紧赶去下一个据点,跟他的王汇合!

    熊熊的火焰加上汽油的威力,没一会儿就吞噬掉了整个大殿,在积雪的山顶上疯狂燃烧着。

    魅影已经险险爬了出来,浑身酸痛的她眼看着就要被滔天的大火给吞没。

    她看了眼满是积雪的山坡,狠狠咬了下唇,毫不犹豫地朝山坡下滚了下去。

    唯有搏一把,她才会有生还的希望!

    只要老天不要她这条贱命,她就要活下去,揭开史蒂夫的阴险面目!

    魅影顺利滚落堆满积雪的山坡,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冰冷的雪花很快将她给裹了起来,带着她加速朝山坡底滑去。

    也幸好是这些雪花,裹住了魅影的同时,也保住她没有被正下山的史蒂夫和他的心腹给发现。

    冰冷和黑暗彻底笼罩住了魅影,在她意识陷入昏迷的那一刻,仍在死死攥着拳头。

    她一定要活下去,绝对不能让她的伙伴白白惨死!

    ————————

    林荫遮蔽的森林内,满身是伤的达尔贝抱着陆卉儿,坐在高耸的枝头上。

    他之前受伤的厉害,这会儿已经再没有力气带着陆卉儿奔逃了。

    眼看着已经离开了史蒂夫的势力范围,达尔贝却仍是不放心,撑着最后的力气带着陆卉儿上到树顶,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陆卉儿一路惊魂未定地倚在达尔贝怀里,这会儿见达尔贝终于肯停下来,知道她们终于脱了险。

    她心疼地看着浑身是血的达尔贝,心疼的无以复加,颤着手帮达尔贝抹去口鼻旁的血痕,“还疼不疼?”

    达尔贝摇摇头,疼惜地看向自己最心爱的小女人,“我没事,这点伤不算什么的。倒是你宝贝,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我没有受苦,是你伤得比较重。”陆卉儿从没有见过这么狼狈的达尔贝,她心疼地一边帮达尔贝擦拭脸上的血痕,一边轻声问道,“达尔贝,那些事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达尔贝同样不知道史蒂夫的意图,想了下才不确定地说道,“或者他不是针对我,只是想要捕猎吸血鬼,然后从吸血鬼的身上获取什么东西吧。”

    虽然达尔贝猜不透史蒂夫的心思,却也猜到他肯定怀着险恶的目的,否则不会这么遮遮掩掩。

    “可是你根本就不是吸血鬼啊!你根本就不吸人血,只是基因变异体质才会异于常人啊!”

    陆卉儿焦急地替达尔贝辩解起来,不管谁说达尔贝是吸血鬼,她都第一个不答应!

    达尔贝苦笑了下,“就算不是吸血鬼,也跟吸血鬼差不多,谁让现在的我刀枪不入呢。”

    一丝阴影悄然掠上达尔贝的心头,他突然想到被他扭断脖子然后离奇消失的古德公爵。

    难道史蒂夫的最终目标,是那个令自己体质发生改变的古德公爵?

    眼下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而是要如何带着卉儿回到P国。

    达尔贝知道形势险要,他必须先确保卉儿的安全,才能全心去对抗随时可能会冒出来的古德公爵,以及怀着邪恶目的的史蒂夫。

    狼人,吸血鬼,这两个迥然不同的物种,已经成了对他未来幸福生活最大的威胁。

    达尔贝眼眸杀机四起,修长的手指顺势折断一根细嫩的枝芽,发出声清脆的声响。

    不管狼人还是吸血鬼,只要他们敢来挑衅他平稳的生活,他一定会将他们彻底给摧毁!

    没有谁能阻拦他保护家人的决心,也不能来挑衅他守卫家庭的底线!

    管他妖魔鬼怪,还是牛鬼蛇神,挡他者死!

    陆卉儿并不知道达尔贝心中的忧烦,她只是心疼地看着满身是伤的达尔贝,“答应我,下次不要那么傻。如果哪天我再被抓走威胁你,你一定要反抗。”

    “是你傻才对,”达尔贝深情握住陆卉儿有些微凉的小手,言辞灼灼,“那头狼人并不笨,知道你是我的软肋。看到你被威胁,我什么都做不了了。”

    陆卉儿心里格外的暖,却不得不提醒达尔贝,“亏你还是P国的王,这点都想不明白。只要你在,我们就还有一线生机;一旦连你都被他们肆意践踏,我又怎么可能会全身而退呢?”

    陆卉儿的话令达尔贝醍醐灌顶,他知道陆卉儿说得对,可是当别人拿陆卉儿的生命安全威胁他时,他根本做不到那么冷静的分析利弊。

    达尔贝长舒口气,庆幸地拥住陆卉儿,“幸好你足够勇敢,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

    陆卉儿这才放心地扬起抹笑容,“对,你是我最坚实的后盾。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达尔贝将陆卉儿拥得紧紧的,透过错落的枝叶看向外面黑沉的夜色,“累不累?累得话先睡一会儿,等天亮了我们再赶路。”

    刚才达尔贝并没有带着陆卉儿立即赶路,就是怕史蒂夫会派人追来。

    他故意停下来,就是要跟他们错过去。

    陆卉儿也猜出了达尔贝的用意,乖巧地靠在达尔贝胸口,聆听着他的心跳,“嗯,真的有点困了呢。”

    她怀着身孕,又经历了那么惊险的一幕,这会儿安稳下来,睡意也就跟着袭来了。

    “睡吧,有我在呢。”达尔贝轻吻了下陆卉儿的额头,右手轻轻拍着她的肩头,哄着她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