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在悄然褪去,达尔贝专心拥着怀里的女孩,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她均匀的呼吸声。

    果然怀孕比较辛苦,跟他坐在树上都能睡着呢。

    达尔贝怜惜地看了眼怀里已经睡着的陆卉儿,曲起手指描绘着她娇小的五官。

    这是他这辈子唯一的牵挂,哪怕豁出去性命不要,也一定会保护好她的安全!

    达尔贝的视线逐渐下移,目光落在陆卉儿依旧平坦的小腹上,心有余悸地想起刚才惊险的那一幕。

    如果不是刚才那道奇异的强光,只怕史蒂夫的重拳已经砸在了卉儿的腰身上。

    那道光,是卉儿肚子里的宝宝在保护她么?

    达尔贝心里有些不确定,伸出手轻轻放在了陆卉儿的小腹上,却并没有任何的白光再出现。

    “宝宝,刚才真的是你么?是你在保护妈咪对不对?”

    达尔贝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异常状况出现,看着陆卉儿的小腹轻声呢喃起来,“小家伙,希望你真的是为了保护妈咪而出生的。不过爹地提前警告你哦,如果你对妈咪有半点威胁,我是第一个不会答应的。”

    怀里的这个女孩,是他这辈子挚爱的珍宝,没有任何人能够比肩。

    哪怕是自己未来的儿子,也绝对不能有任何威胁到她的可能。

    否则的话,就不要怪他冷血无情了!

    达尔贝心里早已经拿定了主意,等他带着陆卉儿安全返回P国,就立即让皇宫里的医官给陆卉儿做一番详细的检查。

    他总觉得那道白光很不简单,普通的孩子是不会有这名强悍的能力的。

    这也是他悄然忧心的原因,生怕孩子的存在会危害到陆卉儿的健康。

    达尔贝将睡着的陆卉儿往怀里紧了紧,低声许下承诺,“宝贝,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一整晚,达尔贝都耐心呵护着陆卉儿,直到天色大亮,才把她叫醒。

    “卉儿?醒醒,我们要出发了。”

    “嗯?”

    陆卉儿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才想起来他们仍睡在树上,立即抱紧达尔贝的脖子,“我居然睡了一整晚都没摔下去?”

    “有我在,怎么能让你摔下去呢?傻瓜。”达尔贝亲昵地弹了下陆卉儿的鼻尖,然后抱着她从树下跃了下来。

    “走吧,我们回家。”达尔贝与陆卉儿十指相扣,脸上带着暖心的笑。

    陆卉儿跟着点头,眼前的景色是如此的养心怡人,“嗯,回家。”

    他们手牵手从森林中走出来,顺着公路一路往前,步履缓慢有序。

    达尔贝刻意在森林里住了一晚,所以压根不担心他们会被史蒂夫的人给追上。

    而刚才他已经用手机联系了自己的司机,发送了定位,相信很快就会有车子来接他们的。

    平整的公路顺着山路蜿蜒起伏,达尔贝和陆卉儿漫步般走了好一会儿,果然身后就开过来一辆加长房车。

    车子缓缓停在路旁,司机从里面下来,恭敬地向达尔贝鞠躬,“国王,终于找到你们了。”

    昨晚一整夜把司机给吓得要死,他眼睁睁看着达尔贝和陆卉儿消失在森林中,再也没有回来过。

    可怜的他连电话都不敢打,只能静静等在原地,就连晚上睡觉也是半梦半醒的,生怕会耽误了国王的行程。

    好在天亮时终于接到了国王的电话,司机立即将车子飙到最高速,根据达尔贝发送的定位开了过来。

    只是司机有些不明白的是,他的国王和看上去柔弱的王妃,怎么会在一夜间就到了几千米外的这儿?

    而且国王身上满是伤痕和血污,似乎经历了一场恶战。

    就连王妃的脸色也有几分苍白,好在身上看上去并没有受什么伤。

    不过就算是心里满腹的疑问,司机也不敢多问。

    他恭敬帮达尔贝拉开车门,等两人走坐上车后,立即启动车子,缓缓朝P国驶回。

    房车又在路上行驶了一整天,等到傍晚时分,才终于抵达了P国的宫殿。

    达尔贝看了下已经睡着的陆卉儿,轻轻拍了下她的脸颊,“卉儿,我们到家了。”

    不知道是不是孕期反应,陆卉儿觉得自己最近变得似乎很容易就能睡着似得。

    她慵懒地打着呵欠,这才睁开眼睛看了眼窗外,“嗯,真的到了,还挺快。”

    “我们已经在车上一整天了,辛苦你了。”达尔贝说着跨出车外,然后弯腰将陆卉儿抱进怀里,“走,我们回家。”

    陆卉儿有些不好意思,“你放我下来,我又不是不能走,那么多人看呢。”

    周围来来往往的都是侍女和侍卫,羞得陆卉儿的脸都红了。

    “这有什么?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啊。”达尔贝仰头笑了起来,“很快,我就会给你一场盛世婚礼。不过现在,我们需要回去好好休整下才行。”

    陆卉儿知道自己说不过达尔贝,只好无奈缩在他的怀里,被他就这么打横抱着招摇过市。

    达尔贝腿长脚快,很快就将陆卉儿抱回了他们住的宫殿。

    不过他却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直接绕过宫殿,朝着后面的温泉走去。

    陆卉儿的脸烧得更是厉害,小手紧紧攥着达尔贝的衣襟,“你……你想干嘛?”

    怀里的女孩娇嫩的声音令达尔贝浑身都酥、软起来,他眯起眼睛笑道,“你说呢?”

    “我们刚回来啊,都没有好好歇歇,而且……而且……”陆卉儿支支吾吾地说不利索,紧张到词穷起来。

    “小傻瓜,我只是想好好帮你清洁下而已,不要想歪了,色女。”

    达尔贝的调侃羞得陆卉儿更是无地自容,又羞又窘地抬不起头,“我哪有……分明是你……你才是色、狼!”

    每次都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然后再毫不犹豫的把她给吃干抹净,居然还好意思说她是色女?!

    真是没有天理啊!

    达尔贝被陆卉儿可爱的反应都得长笑不已,转眼已经抱着她来到了温泉边。

    他耐心帮陆卉儿解开身上的衣服,抱着她浸入到温泉深处,“你回来坐了那么久的车,我是担心你会累到,这才想抱着你来泡泡解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