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陆卉儿尴尬地应了声,觉得可能真的是自己想歪了。

    “当然,如果你想的话,我一定会全力配合的。”达尔贝暧昧地贴近陆卉儿的耳垂,满意看到她耳朵通红烧了起来。

    “谁要你配合,你这个大色狼,离我远一点!”陆卉儿伸手推了下达尔贝,却忘了遮掩胸前的春、光,尽数落在了达尔贝的眼里。

    达尔贝喉结蠕动两下,干渴地咽了下口水,声音早已经哑的厉害,“不要再来诱惑我,不然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控制的住。”

    陆卉儿连忙转过身,整个人朝温泉里蹲去,几乎连下巴都要给迈进水里。

    她紧张的小模样逗得达尔贝开怀大笑,“好啦好啦,不逗你啦,免得等下你钻进水里不肯出来。好好泡一会儿,然后回去睡个好觉。等过几天我养好伤,还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你。”

    陆卉儿不解地问了句,“什么重要的事情?”

    “等那天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达尔贝神秘兮兮地笑了下,浸在温泉里闭目养神起来。

    达尔贝的伤势恢复的很快,没有几天,就彻底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

    这天一大早,陆卉儿刚起来没多久,就被达尔贝拽着出了皇宫。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陆卉儿有些奇怪地问了句,不知道达尔贝突然要带她去哪里。

    “我说过的,要给你一场盛世婚礼。”达尔贝紧紧牵着陆卉儿的手,眼里满是深情的宠溺,现在都已经准备好了,就差你这位漂亮的新娘了。”

    “我们不是已经举行过婚礼了吗?”陆卉儿愕然了两秒,想到之前达尔贝说过的话,“你不是在开玩笑啊?”

    之前在家里的婚礼上,达尔贝确实说过要给她一场盛世婚礼的,陆卉儿并没有当真,回来这些天差不多都已经忘记了。

    这会儿被达尔贝这么一提醒,才想起之前他确实这么说过。

    “开玩笑?不不不,宝贝,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的。”达尔贝目光炯炯,拽着陆卉儿的步伐又快了些,“说好要给你场盛世婚礼,就绝对不会食言。”

    陆卉儿无声扬起唇角,脸上布满了甜蜜的微笑。

    难怪她觉得达尔贝这些天有些神神秘秘的,原来他是在偷偷准备这些。

    她跟着达尔贝一路走出皇宫,上了停在门口的房车,一路被带到P国最有名的风景长廊。

    P国三面环海,到处都是柔、软的白色沙滩,旁边长满了高大挺拔的椰子树,空气中到处都是拂面的清新海风味。

    唯有剩下的这一面,是风景优美的高耸山崖。

    这些山崖经历了岁月的洗礼,每一处都犹如匠人的心血般巧夺天工,美的惊心动魄。

    尤其是山崖最左侧的一处低洼地形,因着类似盆地的起伏地势,加上自成一脉的珍树奇花,郁郁葱葱形成了P国最负盛名的风景长廊。

    而达尔贝的房车,就在那抹荫绿的盆地前停了下来。

    陆卉儿透过车窗看过去,这才发现那里已经站了不少人,似乎都在注目等待着房车的到来。

    车子稳稳停下,达尔贝攥着陆卉儿的手跨出来,朝着早就布置好的婚礼会场走去。

    为了布置好这次的婚礼会场,达尔贝费了很多的心思,目的就是为了给陆卉儿一个能配得上她的盛世婚礼。

    等他们一走进,早就等在那里的人们就纷纷跪了下来,虔诚跪拜着他们的国王和王后。

    这无声又虔诚的一幕令陆卉儿有些不自在起来,局促地看向身旁的达尔贝,“可是,我好像还没有换上礼服。刚才出门前你应该给我时间收拾好自己的。”

    “你不用换礼服,就是我最美的新娘。”达尔贝笑得格外爽朗,单手拥着陆卉儿的肩膀,领着她走到会场旁边的小帐篷前,“当然,盛世婚礼可少不了礼服,它和化妆师都在这儿等着你呢。”

    陆卉儿慌乱的心这才稍稍平缓了些,只要有达尔贝在,一切他都会布置的妥妥帖帖,压根不用她多担心。

    她坦然走进帐篷里,经过造型师的静心装扮,很快就以崭新的面貌走了出来。

    达尔贝也早已经换上了正式的皇家礼服,腰背挺直地立在外面等候盛装走出来的陆卉儿。

    陆卉儿穿着同款系的皇家礼服,一身明黄纱裙映衬的她容貌过人,尤其是额前垂下来的颗颗红宝石,更是平添了几分异域风情。

    达尔贝牵住陆卉儿的手,跟她一起走上早就准备好的红毯上,上面洒满了P国的国花,姹紫嫣、红的煞是好看。

    整个婚礼会场都以绿植为主要装饰,完美地融合入风景长廊内,令人有种爱丽丝梦游仙境般的错觉。

    远处的背景是和谐的暖黄与新绿,清新又自然,大气斐然。

    空气中混合着鲜花的芬芳,仿佛一下子把人带到如梦似幻的梦境中,空气中蓄满了醉人的甜蜜。

    陆卉儿跟达尔贝牵手缓步走在地毯上,这是条通往幸福的浪漫起点,途中是美丽的风景线,终点是幸福的彼岸。

    整场婚礼在庄严肃穆中开始,声势浩大的举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仪式,才终于在P国民众的祝福和见证下结束。

    夜晚时分,陆卉儿晕乎乎坐在宫殿内的大床上,仍有种做梦的感觉。

    她居然又举行了一次婚礼,这真是太疯狂了!

    达尔贝这时从殿门外走了进来,他身上带着淡淡的酒香,来到陆卉儿身旁,关切地问道,“今天忙了那么久,有没有累到?”

    “还好,就是最近总是觉得很饿,吃得很多……”陆卉儿越说声音越低,觉得很不好意思,脸颊跟着浮起两朵红晕。

    自从回来后,她就发现自己的饭量大增,比平时足足多出了两倍还要多。

    达尔贝下意识看了眼陆卉儿的小腹,那里已经有些微微隆起。

    他陡然想起当时陆卉儿为他挡住史蒂夫重拳时,小腹那骤然出现的白光,心里暗自责怪自己疏忽。

    这几天忙着筹备婚礼的事情,居然都忘了让医官帮陆卉儿仔细检查下身体了!

    “来人,把医官传过来!”达尔贝阔步朝门口走去,大声命令着守在门外的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