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她只要一有空闲,就还泡在实验室里,调配能让达尔贝变正常的试剂。

    看着大腹便便的陆卉儿这么辛苦,达尔贝心里十分的心疼。

    好几次他都强迫着将陆卉儿抱回了他们住的寝殿,却总是被陆卉儿偷溜过去。

    无奈的达尔贝只好任由陆卉儿继续研究,并且配合着她做各种实验。

    这天,陆卉儿像往常一样,将自己调试好的试剂推送、入达尔贝的体内,然后一脸紧张地等待着实验结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达尔贝却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陆卉儿习惯地摇摇头,“唉,看来这次又失败了。”

    达尔贝却突然抓住陆卉儿的心,放在自己的心口上,“不,你感受下,为什么我觉得我心跳的好快?”

    “真的吗?”陆卉儿惊喜地将耳朵贴在达尔贝心口前,果然听到了他心脏犹如擂鼓般的跳动声。

    “只是觉得心跳变快?还有没有别的感觉?难不难受?”陆卉儿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她已经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甚至已经习惯了做出来的试剂对达尔贝毫无效果,一时间竟然无法接受达尔贝有了反应的现实。

    达尔贝同样一脸的欣喜,紧紧握着陆卉儿的手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心跳很快,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在体内炸开似得。”

    陆卉儿备受鼓舞地站起来,“我需要立即回去调配试剂,一定能够找到新的突破口的!”

    达尔贝连忙拉住陆卉儿,“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再去做实验,好不好?”

    “不,我怕等下灵感就消散了,现在我有个很大胆的想法,就是把细胞分子……”陆卉儿一脸狂喜地说到这儿,突然开怀笑了起来,“算了,这些专业术语,相信说了你也听不懂。你只要支持我就可以了。”

    达尔贝宠溺地点头,“当然,你是我的小妻子,不支持你我还能支持谁呢?只是这么晚了,你真的不考虑明天再去?”

    “不行,你不懂那种灵感涌现却无法去操作的烦躁,拜托啦,我很快就结束回来的。”陆卉儿生怕达尔贝不答应自己,索性用上了撒娇耍赖的招式。

    达尔贝果然吃这招,只好点头答应下来,“好吧,那我只好跟你一起去了。”

    小夫妻俩一路激动地去了实验室,然而这次的实验却没有陆卉儿说的那么快结束,而是持续到后半夜,才终于结束。

    陆卉儿看着刚得出的实验成果,满怀期待地看着达尔贝,“这一针试剂我已经改善了调配的方式,应该能改善你的体温。”

    达尔贝毫不犹豫撸开胳膊肘,“那还等什么?来吧!”

    对于这个自己深爱着的小女人,他有着百分百的信任。

    试剂缓缓推入,陆卉儿静静等了两分钟,这才紧张地问向达尔贝,“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心口烧得厉害?”

    达尔贝奇异地点头,“好像真的有一点。”

    “哈哈,我终于找到了新的研究方向!”陆卉儿兴奋地扑入达尔贝怀里,这些时间来她的研究一直陷入在瓶颈中,现在终于有了新思路,自然令她欣喜若狂。

    达尔贝跟着开怀不已,拥着陆卉儿对未来满怀期待。

    等他能够恢复到正常,就能肆无忌惮拥着自己的小女人,再也不用担心冰冷的体温会伤害到她了。

    自从陆卉儿的实验找到了新的研究方向后,她就变得更加忙碌起来,每天都在忙着调配新的试剂。

    而达尔贝的身体也在她坚持不懈的努力下,终于从冰冷如霜,一天天变得有了热气。

    随着时间的流逝,转眼距离陆卉儿的实验,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陆卉儿的肚子早已经高高隆起,她紧张地将试剂推入达尔贝体内,“这一次,一定能够让你彻底恢复到正常的!”

    这一个多月来,达尔贝的体温终于从毫无温感,慢慢有了温度。

    从零度到三度、五度、十五度,现在已经渐渐升到了二十度。

    试剂推送完毕,陆卉儿静等几分钟,这才拿起体温枪,在达尔贝耳朵后面采取温度。

    “叮!”

    体温枪很快显示出温度,却没有如陆卉儿预想的那样攀升到正常体温,液晶显示屏里只跳出了二十五度。

    “只有二十五啊?”陆卉儿捧着体温枪,语气有些微微失望。

    达尔贝却一脸的欣喜,“太棒了,体温又升高了!”

    说着,他一把捧住陆卉儿,狠狠亲了下她的额头,“老婆,你真厉害!我一定可以恢复到正常人的体温的!”

    ————————

    Y国。

    自从冷月坦诚告诉云毅自己狼女的身份后,就和云毅过着如胶似漆的甜蜜日子。

    云毅对冷月爱不释手,半秒钟都不舍得跟她分开。

    他白天带着她去公司办公,晚上就把她带回别墅,恨不得把冷月整个人绑在他身上。

    只要一有闲暇,云毅就将冷月抱在怀里亲吻,享受着冷月那细腻光滑肌肤的触感,幸福到无以复加。

    对于云毅对自己的宠爱,冷月格外珍惜。

    她如果早知道坦陈会令云毅更疼爱自己,当初就不该那么蠢的隐瞒不说。

    现在想起来,自己那时候伤心自怜的模样,真的是蠢爆了。

    好在所有的磨砺都过去了,经受波折后的他们感情反而更加深厚,也更加珍惜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

    朝阳升起,划破清晨的薄雾,揭开了新的一天。

    云毅早早就起床,帮冷月做好了早餐,这才轻手轻脚地上楼,生怕自己的脚步声会吵醒了仍在睡梦、中的女、孩。

    冷月还躺在被窝里睡得香甜,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就像坠入凡尘的小天使。

    云毅走过去,弯腰轻吻了下冷月的唇瓣,语气格外温柔,“月儿,起床喽。”

    “唔……好困……”冷月睡得正香,根本不想起床,耍赖般往被窝里缩了缩。

    她的肌肤宛如牛奶般白、皙,在光滑的丝绸床单上滑动,看得云毅喉结滚动了下。

    “月儿,你确定不要起床?”云毅的声音暗哑,眼里隐隐燃烧起几分浴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