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宇和慕容怀就是听说云毅捡了个女孩,才专门过来的。

    他们原本以为这些都是谣言而已,等扭头看到窝在沙发上的冷月,瞬间就傻了眼。

    只见沙发上窝着位娇小的女孩,黑发如瀑布般披散着,露出的下巴尖尖细细,正低头玩着手里的平板。

    “不是吧?真的捡了个女孩啊?”齐宇不敢置信地朝沙发走了过去,想要看清楚女孩的长相,“嗨,你好。”

    冷月下意识抬起头,精致的五官看得齐宇脚步定在了原地。

    眼前的小女孩看起来还不到十八岁,细瓷般的肌肤白的发光,精致的五官上眼睛闪闪发亮,纯真中带着丝丝野性的诱人。

    尤其是她身上那套洁白时尚的长裙,更是将女孩衬托的出尘脱俗,纤尘不染,宛如翩然坠入人世间的小仙女,神圣不可亵渎。

    我去!

    云毅一定是撞了狗屎运才捡到那么好的女孩吧?

    为什么他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齐宇向来快人快语,立即转身质问云毅,“阿毅,你告诉我她是从哪儿捡来的?我也要去捡!”

    云毅看了眼眼睛发直的齐宇,笑着轻摇了下头,冲冷月挥手道,“月儿,过来!”

    冷月放下手里的平板,从沙发上下来,走到云毅身旁。

    她不怎么喜欢跟陌生人接触,只依赖云毅一个人。

    等冷月走到自己身旁,云毅已经从办公椅上站起。

    他轻拍了下冷月的肩膀,“月儿不用紧张,这是我的好朋友齐宇,那位是慕容怀。他们人都很好的,可以信赖。”

    听云毅这么说,冷月立即落落大方地冲齐宇伸出手,“你好,我叫冷月。”

    齐宇愣愣地看着眼前娇嫩的女孩,一颗心早就已经悄然沦陷,立即紧紧握着冷月的手,“你好,我叫齐宇,今年二十八岁,成熟稳重,实力雄厚,目前单身,还没有女朋友。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类型的女孩,乖巧又温顺,简直是居家贤妻的典范。”

    云毅哑然失笑,没想到齐宇只是见了冷月一面,心里就这么多戏。

    他立即将冷月的手从齐宇手心里拯救出来,低声说道,“齐宇,你想多了,她是我的女孩。”

    “什么你的女孩!”齐宇不满地横了云毅一眼,这才慢半拍地听懂了云毅的意思,瞬间瞪大了眼睛,“阿毅,你刚才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

    云毅笑着摇头,无比肯定地告诉齐宇,“你没有听错,月儿她是我的女孩。所以,收起你那些飘忽的小心思,不准打我女人的主意!”

    “不不不,不可能!”齐宇根本无法接受云毅说的,头摇得像拨浪鼓,“阿毅,你怎么可以这样?!她……她还那么小,给你当女儿还差不多,你不能老牛吃嫩草!”

    齐宇一边抗议着,眼睛根本不舍得离开冷月娇嫩的脸庞,不怕死的继续说着,“我不管,阿毅,你一定是在骗我的!反正我要追求月儿,明明我跟她才更相配!”

    齐宇的话音刚落,慕容怀就重重踹了他一脚,“你小子行啊!当着我的面也敢泡妞?你不是在追求小雪么?”

    “小雪?”齐宇被踹得踉跄了下,眼前闪过慕容雪那张平庸的脸,立即摇头,“不不不,你弄错了,我跟小雪是纯革命友谊啊!我理想中的女友,就是月儿这种出尘脱俗的小女孩,又乖巧又温柔。”

    说着,齐宇就忘乎所以地伸出手,一把抓住冷月的手,“月儿,你不要被阿毅给蒙蔽,他是个不中用的老男人啊!我们看上去年纪差不多,才是最登对的情侣。”

    慕容怀差点被齐宇的话给当场噎死,眼前的冷月看上去还不到十八岁,已经二十八岁的齐宇居然说他跟人家年纪差不多?还能不能更不要脸一些?!

    冷月迅速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义正言辞看向齐宇,“对不起,我不喜欢你,我喜欢大叔。阿毅才不是老男人,更不会不中用!”

    语气格外认真的冷月令在场的云毅和慕容怀哭笑不得,那句“不会不中用”,里面的含义实在是太多了。

    齐宇则可怜巴巴地垮下脸,觉得心灵受到了莫大的伤害,“这个世界真的太坏了,女孩子都被斯文败类的臭大叔拐走了,还给不给优质单身男青年留活路啊!”

    慕容怀再次踹了齐宇一脚,“少特么胡咧咧,阿毅的女人你也敢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云毅跟着冷哼了声,“哼哼,再打月儿的注意,以后云氏门口绝对立一张告示,上面写明:谢绝齐宇入内!”

    齐宇瞬间垮下脸,可怜巴巴看向云毅,“要不要这么绝情?阿毅,你老实告诉我,到底给月儿灌了什么迷魂汤?明明是老牛吃嫩草嘛!我不服!”

    云毅懒得再搭理齐宇,如果不是多年的好友,他早就将齐宇直接丢出云氏集团的大门了。

    “月儿,我们走。”云毅单手揽着冷月的肩膀,不再理会齐宇,直接把他和慕容怀丢在了办公室。

    “不是,阿毅,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居然这么把我们给丢下?”齐宇连忙喊了两声,见云毅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急得大吼起来,“不是,阿毅,月儿,你们等等我啊!”

    慕容怀第三脚稳稳踹在齐宇的后腰上,“还傻愣着干什么?今晚是云氏集团的百年庆典,咱们可不能缺席啊!”

    经慕容怀这么一提醒,齐宇这才想起自己差点忘了正事。

    他随意拍了下刚被慕容怀踢到的地方,屁颠屁颠地朝云毅和冷月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阿毅,月儿,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慕容怀看着三两步跑得没了踪影的齐宇,受不了地直摇头,“真是有异性没同性啊,等下被阿毅揍得满地找牙时,别来找我哭就行。”

    落日余晖散尽,夜幕悄然降临。

    今晚,是云氏集团百年庆典的好日子,所有集团公司都在各地共同举行了庆典的晚宴。

    身为Y国的云氏执行总裁,云毅自然是今晚宴会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