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突然来了这名女孩,居然就成了云毅的女朋友?

    实在是欺人太甚!

    乔涵心里满是妒恨的怒火,面上却仍是笑得甜美,“阿毅,你这是在开玩笑吧?她看上去那么小,做你的女儿还差不多。”

    冷月注意到了乔涵落在自己胸口时眼里的轻蔑,立即挺了下胸,“我才不小呢!你少胡说!”

    云毅被冷月直率的动作差点呛到,无奈地拍了下她的发顶,将她带入自己怀里,“乖乖的,不要理会这些。”

    安抚好冷月后,云毅这才冷冷看向一脸气愤的乔涵,“乔小姐,我们之间还没有好像还没有熟到这种程度。无论月儿是我的女儿还是我的女人,都跟你没有关系。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云毅就准备带冷月离开。

    他的冷漠瞬间令乔涵方寸大失,她立即紧追了两步,急急喊道,“阿毅,你怎么能这样?难道我们做不了朋友,连合作伙伴都做不成了么?”

    云毅停下脚步,却并没有转头,而是语气疏离说了句,“工作是工作,还希望乔小姐能够把它跟生活分清楚。另外,有关森林项目以后的所有事项,我早就交给了我的助理跟进处理。以后乔小姐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去找他协商。”

    乔涵差点被气吐血,心里满腹的委屈,却半点都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她心里迫切想要将云毅怀里的冷月给拽开,却又忌惮云毅在,只能气狠狠跺脚,差点把嘴唇都咬出血来!

    冷月早已经将乔涵的妒恨看得一清二楚,她想到之前自己差点被乔涵给关起来,心里突然就升起抹恶趣味。

    “阿毅,我的脚好痛。”冷月故意娇嗔着,云毅立即停下准备离开的脚步,“脚痛?快给我看看。”

    冷月冲着乔涵挑衅地笑了下,随后扑进云毅的怀里,毫不犹豫吻上他的唇,用力地允吸起来,“嗯,只需要一个甜甜的吻,脚就不会痛了。”

    云毅这才明白过来,冷月突然这么做,分明是故意做给乔涵看,想要气她的。

    他无奈地笑了下,心里对乔涵的出现竟有了几分感激。

    要知道这个小丫头平时害羞的很,哪里舍得投怀送抱?

    这会儿好不容易主动一次,他才不舍得放弃一亲芳泽的好机会呢!

    云毅才不在乎乔涵会有什么想法,顺势将主动拥入怀里的冷月搂得更紧,细细啃噬着唇边的甜美,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冷月原本确实是想故意气气乔涵的,她就是看不得乔涵那副虚伪的模样。

    谁知道她预想的浅吻根本不能满足云毅,整个人都落入在他的掌控中,任由他予取予夺起来。

    火热的吻令冷月忘了周遭的一切,热切回应着云毅的深情,甚至忘我的将双腿盘在了云毅的腰上。

    云毅细细吻着怀里的女孩,感受到了她的投入,眼里满是宠溺的柔光,“又在调皮了……”

    冷月根本没听到云毅的低喃声,只是遵循着狼人族的本能,想要索取更多。

    两人站在阳台上疯狂拥吻着,一旁站着的乔涵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当场去世!

    这个该死的乡下丫头,分明就是故意做给她看的!

    她再也没办法继续看下去,踩着恨天高的高跟鞋,推开玻璃门离开了阳台。

    如果再待下去,乔涵真的没法保证自己会不会想要杀人!

    那个令她作呕的乡下女孩,这个梁子,她乔涵结定了!

    哼哼,最好不要给她碰到机会,否则一定会让她知道,死是怎么写的!

    乔涵杀气腾腾离开阳台,冷月和云毅丝毫没有察觉,两人已经完全投入在忘我的深情互动里。

    幸好阳台的玻璃是茶褐色的,不然公然站在阳台上拥吻的他们,肯定会上了Y国明早的八卦头条。

    夜空星辰璀璨,阳台上的风景却格外诱人,令人萌生出想要恋爱的冲动。

    齐宇在晚宴上转悠了一大圈,都没能找到冷月的身影,十分失望地问向慕容怀,“喂,你看到月儿了没?”

    “别一天到晚把月儿挂在嘴边,她不是你能惦记的。”慕容怀说着指了下阳台正吻得如胶似漆的两人,“看看,人家是真爱,你再掺和下去,哪天被云毅给大卸八块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

    齐宇跟着看过去,等看清吻得火辣香艳的两人正是云毅和冷月后,立即挫败地捂住了心口,“真是丧心病狂啊!阿毅那个混蛋,那么弱齿也能下得去口,真不要脸!”

    慕容怀无声耸了下肩膀,不置可否。

    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阿毅这次绝对是认真的。

    也就齐宇这个愣头青拎不清,非要上赶着往上撞。

    哪天真的被阿毅给秋后算账,呵呵,他还是离这个蠢货远一点的好,免得别连累!

    慕容怀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果断转身,丢了下一脸不甘心的齐宇,任凭他望穿秋水般盯着阳台看。

    齐宇看得出神,根本就不知道慕容怀是什么时候走的,只觉得一颗心被扎得遍体鳞伤。

    老天啊老天,为什么要对他这种优质单身青年这么残忍?!

    明明他比云毅还要年轻还要优秀,怎么就没让他也出门捡个身娇貌美的小萝莉回来呢?!

    不公平啊不公平!

    对于齐宇的怨念,站在阳台上拥吻的云毅和冷月并不知道。

    他们全身心投入在自己的世界里,早已经忘却了所有,用深吻诠释着此刻的幸福。

    在他们身后,霓虹依旧闪烁不已,宛如给这副童话般的美景镀上了层七彩的霞光。

    谁也不知道的是,在阴暗的角落里,有一双眼睛正死死盯视着高台上的冷月。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被史蒂夫洗脑多年的魅影。

    魅影并不知道史蒂夫狼人的身份,一直尊崇史蒂夫的教导,极力铲除一切非人类的邪恶。

    这些年来魅影走遍许多国家,却发现这世间的非人类寥寥无几,他寻觅这么多年,也只是见到了貌似吸血鬼的达尔贝,以及此刻正跟人类拥吻着的那名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