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这名女孩,也不是魅影觉察出她狼人的身份的,而是史蒂夫的助手指出来的。

    那名助手回去禀告史蒂夫,让他留在这里暗中盯梢。

    魅影躲在角落里看着冷月的身影,心里有些疑惑。

    这名女孩看上去跟普通的女孩没什么两样,居然会是传说嗜血残暴的狼人?

    不过魅影相信史蒂夫助手的判断,他的职责就是躲在暗中保护那名一无所知的人类。

    至于剩下的事情,唯有等史蒂夫到了,才能够做出决定。

    喧嚣的庆典终于结束,云毅载着冷月朝云氏别墅驶去,丝毫不知道在他们的身后,远远跟着条尾巴。

    自从冷月变成、人类的模样后,就和云毅一起过着幸福的小日子。

    两人如胶似漆的厉害,恨不得整天都黏在一起,半秒钟都不舍得分离。

    傍晚时分的酒会令云毅有些疲惫,回来洗了个澡,就拥着冷月躺下睡了。

    后半夜的时候,云毅口渴醒过来,却发现冷月并不在自己身边。

    他立即跳下床,到处寻找冷月的踪迹,生怕她会突然从自己身边消失不见。

    这段时间里,云毅早就已经习惯了有冷月在身边的日子。

    她突然的消失不见,令云毅心里十分的恐慌。

    云毅脚步匆匆走出卧室,在二楼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冷月,顿时慌了手脚。

    他生怕冷月会像之前一样突然消失,几乎是小跑着冲下楼,准备开车去外面寻找。

    等他从楼梯上下来,看到客厅的沙发上团着一团白色的身影,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稍稍安定了下来。

    云毅长舒了一口气,三两步来到沙发前,弯腰将变回白狼模样的冷月拥进怀里,几乎要喜极而泣,“你这个调皮鬼,差点把我的心脏病给吓出来!”

    冷月昨晚喝了点酒,醒过来就觉得浑身热的不行,索性变成白狼的模样,直接躺在真皮沙发上。

    那冰冰凉凉的触感,令她很快就团成糯米团子,舒服地睡了过去。

    冷月睡得正香,就觉得自己被人给揣了起来,睡眼惺忪掀开眼睑,发现抱着自己的是云毅,这才慢三拍得准备继续睡会儿。

    云毅被冷月慵懒的模样气得哭笑不得,揉着冷月的耳朵抗议,“调皮的家伙,我差点以为你不见了!不准变成白狼,赶紧给我变回来!”

    “别闹,好困。”冷月仍旧维持着白狼的模样,抬起爪子给了云毅一眼。

    她还没睡够,这个家伙太吵了!

    云毅又好气又好笑,直接将冷月掀翻,抬手朝着她狼尾巴下面浑、圆的小屁股打了几下,“快点变成、人,不然我要惩罚你了。”

    冷月睡意正浓,几次想挥开云毅那恼人的大手都做不到,只好无奈地变回女孩的模样。

    上一秒云毅的手还象征地打着满是容貌的狼臀上,下一秒,他的手就落在了冷月细腻光洁的肌肤。

    原本一肚子火气的云毅瞬间没了脾气,高高抬起准备惩罚冷月的大手,悄无声息滑在冷月纤细的腰身上,顺势捏了一把。

    冷月还想睡,挥手拍向云毅,巴掌落在了云毅帅气的脸庞上,“别闹,睡觉!”

    “嗯,睡觉。”云毅笑得眉眼弯弯,大手肆意在冷月光洁的美背上游走,某处早已经蠢蠢欲动。

    他怀里的女孩是如此的美好,瞬间令云毅改变了念头,决定用自己的身体惩罚她。

    这些天来,云毅都深深沉溺在冷月的美好里,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他就像刚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似得,浑身有使不完的精力,恨不得就这样拥着怀里的女孩,做到天荒地老。

    实在不是云毅肤浅,而是克制的他这些年来都洁身自好,根本没有粘过半点荤腥。

    如今终于遇到了能令自己恋念不忘的美好,他甘心沉、沦在醉人的欲、望里,恨不得把这几十年的孤单都给瞬间弥补过来。

    冷月这下是彻底被云毅给吵醒了,她慵懒地睁开眼睛,细瓷般的手臂搂住云毅的脖颈,粉红的唇微嘟着抗议,“讨厌,你干嘛要吵我睡觉。”

    云毅忙碌个不停,惩罚性的啃了下冷月娇小的下巴,然后恶狠狠威胁道,“谁让你不睡在我身边?下次再敢偷溜到一旁睡,我一定饶不了你!”

    冷月刚被吵醒,这会儿来到了暴脾气,索性仰起头,啃上了云毅的喉结,“明明是你不讲道理,睡觉都不让人安稳。”

    云毅享受着冷月尖尖的牙齿啃噬,舒服地眯起眼睛,加快了速度,“我不管,总之以后你不能再变回白狼的模样!不然我就惩罚你!“

    “哼,是不是嫌弃我是白狼?”冷月娇嗔地再次轻咬了下云毅,这次转移了阵地,挪到了云毅健壮的胸膛上,“也不知道之前是谁,每天对着我喃喃自语,说只要摸不到我身上的皮毛,就根本睡不踏实。”

    云毅半点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理直气壮地狠狠顶向身下的冷月,“此一时彼一时,吃过肉的谁还愿意继续清粥小菜啊!”

    冷月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呵呵,电视上说的半点没错,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不过,她喜欢这样被云毅迷得神魂颠倒的云毅!

    冷月没再挑衅云毅,聪明地闭上嘴,躲在他怀里,任由他带着自己在欲海里起落沉浮,将全部的身心都交给了他。

    这个明明一脸禁、欲的男人啊,只有遇到她时才会变得这么疯狂,这种感觉真好!

    云毅挥汗如雨地继续着,久久不肯停歇。

    他似乎将和冷月相处的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来过似得,疯狂又深情。

    几乎每天,云毅都会缠着冷月翻雨覆雨,简直食髓知味。

    甚至有时候,为了能够和冷月各种缠、绵,云毅都半中午才赶去公司,还曾经推掉了好几次重要的股东会议。

    这样的云毅令整个公司的员工都纷纷议论起来,各种猜测悄然在公司里流传开来。

    “喂,你们发现了没?咱们总裁最近像变了个人似得,啧啧啧,每天都春风得意的厉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