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是么?恋爱中的男人,总是这么嘚瑟,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自己拥有了全世界最好的女人!”

    “恋爱?跟谁?我去,总不会是每天跟他寸步不离的那个小萝莉吧?”

    “不然呢?呵呵,现在的女孩为了上位真是三观不正,各种无底线。咱们总裁明显比她大了一截,也不管不顾地贴着,啧啧啧。”

    “就是,年纪那么小,就知道勾引男人,哼哼,该不会是狐狸精变得吧?”

    “不是狐狸精是什么?没有两把刷子,能迷得咱们总裁神魂颠倒?”

    办公室内响起各种流言,这些女职员们平时疯了似的想要倒贴云毅,都被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吓得退避三舍。

    就在她们一度以为自家总裁这辈子可能要搞基时,突然就跳出个小萝莉,还把她们仰慕不已的总裁迷得神魂颠倒,这让她们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不过私下议论归议论,这些女员工们背地里说的再不堪,当着云毅的面却丝毫不敢造。

    反而在冷月来集团时,各种逢迎讨好,恨不得跟冷月做对姐妹淘。

    毅对冷月的宠爱日益加深,为了能够让冷月更好更快地适应人类社会的节奏,他甚至专门为冷月请了教授。

    每周一三五傍晚,教授会专门来为冷月上一个小时的课程,教导她各类常识和必备知识。

    冷月学的十分认真,尤其是有关数字方面,她更是过目不忘。

    这天周五晚上,教授像往常一样来给冷月上课,云毅则坐在隔壁的书房内整理公司的文件。

    这段时间来,只要有教授来上课,云毅都必定会留在书房内办公。

    明着说是要整理公司,其实是不放心单纯的冷月跟任何人共处一室。

    因为在云毅看来,他的冷月是那么的优秀善良,生怕她跟别人相处时会吃亏。

    教授在二楼的客厅教导冷月学习,云毅则坐在一墙之隔的书房内,翻阅着手里的文件。

    时间悄悄过去,转眼就到了教授要下课的时间。

    “冷月同学,你最近进步十分明显,值得表扬。”教授十分肯定地表扬冷月,对这个聪慧的学生十分喜欢,“今天的课就快上完了,有不会的问题可以提出来。”

    冷月点点头,捧着自己做的笔记朝教授走过去,“这里,我还有些不怎么明白……”

    就在这时,客厅的窗帘突然被一阵狂风吹开,森然的寒气令冷月和教授下意识回头,就看到敞开着的落地窗前,居然凭空多出来一个人!

    那人长得又高又胖,阴狠的眼神正死死盯视着冷月,嘴角噙着冷酷的笑,“呵呵,你果然在这里!”

    教授愕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中年男人,高声质问道,“你是谁?是怎么进来的!?”

    然而教授的话音刚落,刚才还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就已经闪电般来到他身旁,伸手扼住了他的喉咙!

    “咔嚓!”

    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传来,可怜的教授甚至都没来得及发出惨呼声,就被当场扭断了脖颈!

    看着眼前出手狠辣的男人,冷月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她惧怕地颤抖着肩膀,下意识想要逃开。

    然而下一秒,那名出手扭断教授脖颈的男人就已经拦住了冷月的去路,阴森森逼近到冷月跟前,“我的小公主,你还想去哪儿?”

    冷月心里早已经怕的不行,却仍是勇敢地瞪视着眼前的杀人恶魔,“史蒂夫,你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呵呵,我不但找到了这里,还知道你跟那个野男人过得如胶似漆!”

    杀死教授的,正是凶残的史蒂夫!

    他眼神阴鹜地瞪视着冷月,厚重的手掌一把钳制住冷月的下巴,“这些年来,我半根手指都不舍得碰你!你倒好,被个普通男人给上了!?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不要!”冷月知道史蒂夫的凶残,生怕他会伤害到云毅,立即撒谎道,“他不在家,你不是想让我跟你走么?我现在就跟你回去!”

    史蒂夫凶狠地瞪着冷月,“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你如果早点乖乖嫁给我?又怎么会沦落到要委身于低贱的人类?!”

    “废话少说,走吧!”冷月生怕云毅听到声音会走出来,催促着史蒂夫赶紧离开。

    然而冷月越是急着离开,史蒂夫反而越起疑心。

    他狐疑地打量着冷月,“不对,是不是那个该死的人类现在在家里,所以你才想着赶紧离开?”

    史蒂夫猜得没错,云毅就在隔壁办公,他隐隐听到外面传来吵闹声,就从办公桌前站起身,推开门走了出来,“月儿,你已经上完课了……”

    云毅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冷月被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钳制住下巴。

    而在冷月身后不远,教授正四肢沉沉躺在地上。

    “月儿,你怎么了?!”云毅立即关心地走了过来,大声怒斥着史蒂夫,“你是谁?快点放开我的月儿!”

    史蒂夫猛地转身,看到高大帅气的云毅,妒恨地朝他扑了过来,“你这个愚蠢的人类,给我去死!”

    都是这个卑鄙的人类,玷污了他肖想已久的冷月!

    他一定要让这个愚蠢的人类,付出生命的代价!

    就在史蒂夫凶神恶煞扑过来时,云毅立即做出了反应。

    他迅速掏出平日里放在客厅绿植下面的手枪,毫不犹豫冲着史蒂夫扣下了扳机!

    “砰——!”

    子弹呼啸而出,击中了躲闪中的史蒂夫的肩膀。

    受伤的史蒂夫瞬间暴怒起来,他立即变成狼身,凶狠地再度朝云毅扑去,想用自己锋利的狼爪撕开云毅的喉咙!

    狰狞扭曲的灰狼当空朝云毅犀利,令他想到了在崖底里遇到的那些灰狼群。

    “原来你也是狼人!可恶!”

    云毅瞬间明白了史蒂夫真实的身份,他就地一滚,险险躲开了史蒂夫的扑袭。

    “阿毅小心!”冷月紧张的不行,大声提醒着云毅小心史蒂夫的攻击。

    云毅沉稳点头,没忘了朝站在窗边的冷月大喊,“月儿,快过来我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