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毯式的搜索自然缓慢,云毅心急如焚地等待着搜寻结果,觉得每一秒钟都是煎熬。

    眼看着森林已经搜寻了大半,然而传来的结果却依旧是一无所获,云毅更是心烦地坐立不安。

    他的助理小心翼翼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多喘,生怕遭了无恙之灾。

    云毅烦躁地走来走去,焦灼地问着自己的助理,“有发现没?难道半只灰狼都看不到?”

    助理瑟缩着肩膀,无声摇头。

    这个问题,云总至少已经问了三十遍了,如果有消息,他早就欣喜若狂地跳着说出来了。

    看着唯唯诺诺的助理,云毅心头那抹因为担忧而变得烦躁的心愈发暴戾起来。

    他拧眉看着眼前黑沉如墨的夜,冷戾地下了道残忍的命令,“看来这点动静还是太小,既然如此,就索性弄大点动静吧!”

    助理有些茫然地看向云毅,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云毅并没有多卖关子,从薄唇中吐出句阴狠的话,“如果没有了栖身之所,我就不信那些该死的灰狼还能躲着不出来!传我的命令下去,放一把火,该给这片古老的森林置换新鲜的血液了。”

    助理惊愕地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的总裁这是疯了吧?居然要放火焚烧森林?!

    要知道星火燎原,如果放火焚烧森林,这阵势可就大了,滔天大火可不是三两下就能够扑灭的。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所有的责任,由我来承担!”云毅恶狠狠瞪了助理一眼,眼里写满了戾气满满的志在必得。

    他才不在乎自己的举动会引发什么后果,只知道如果找不到自己的女孩,下一秒他就会心痛到停止心跳。

    别人的死活跟他无关,他现在要确认的,是自己的女孩安然无恙!

    助理拗不过云毅,只好战兢兢将他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相比起斯文的助理,那些雇佣兵们可是捅娄子的一把好手。

    既然云毅已经说了,所有的责任由他来承担,这些向来狂放的雇佣兵更是浑身是胆,直接打开直升机的火焰发射器,盘旋着投下一簇簇火苗。

    猩红的火苗纷纷落下,惊扰了原本平静的夜,很快就吞噬掉枯败的枝叶,熊熊燃烧起来。

    火势越烧越旺,攀附着能吞噬的一切,以无法阻挡的速度向四周蔓延开来。

    很快,这片古老的原始森林,就陷入在一片汪、洋大火中,而且火势越演越烈,熊熊不可阻挡。

    熊熊如炬的火势,将半个森林照得亮如白昼。

    滔天的大火惊飞了林间栖息的鸟雀,也惊走了无数受惊的走兽。

    叽喳狂吠的声音,以及动物们狂奔逃命的声响,令原本静寂的森林变得一片喧嚣。

    云毅红着眼睛看着被惊扰出逃的动物们,只是冷声询问着助理有没有进展,“发现灰狼的踪迹没有?”

    助理暗暗打了个哆嗦,生怕自己再说没有,下一秒就会被云毅给丢进火海里。

    他胆怯地咽了下口水,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如实回答,“云总,暂时还没有……”

    “废物!”云毅怒吼了声,心中的烦躁犹如脱笼的猛兽,恨不得撕碎眼前的一切。

    他无比确定,之前自己坠崖时,就在这片森林!

    那头灰狼只要是来自这片森林的,就不可能不回来!

    除非……除非是他弄错了方向……

    这个想法在云毅脑海中闪过,令他的心瞬间骤停,呼吸跟着悄然屏息。

    不……不可能的!

    他绝对不会弄错,他的月儿,肯定被藏在这片森林里!

    云毅的眼睛血红一片,帅气的脸庞变得狰狞起来。

    他恶狠狠瞪视着前方被烧得光秃秃的树木,厉声吩咐道,“继续烧下去,给我烧光整片森林,我就不信他不出来!”

    助理被面目狰狞的云毅吓得浑身都是冷汗,唯唯诺诺点头离开,去传达云毅的命令。

    他不知道自家总裁到底是怎么了,那么晚带这么多雇佣兵来这片陌生的森林,仅仅只是为了抓一头灰狼?

    不过这些,可不是他这个小助理能过问的,做好分内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助理如实将云毅的命令传达下去,看着眼前几乎被焚烧了一半的森林,私下里觉得云毅实在是有些丧心病狂。

    哪怕真是为了找一头灰狼,也不用狠辣到要毁掉整片森林吧?

    不过腹诽归腹诽,这名小助理可不敢提出任何异议。

    他聪明的知道,除了那名始终带着甜美笑容的女孩外,他们的云总根本不会理会任何人。

    不过话说回来,好像今晚没看到那名女孩呢?

    之前她几乎寸步不离地守着云总,这会儿突然不见,真的有些不习惯呢。

    小助理心里胡思乱想着,这才勉强将心里的紧张和惶恐给压了下去。

    实在不是他胆子小,而是面对狂暴戾气的云毅,任谁都不可能做到淡然以对吧?

    森林的大火仍在继续,云毅的眼眸始终紧紧盯着熊熊燃烧的火势,期盼着下一秒就能抓到那头可恶的灰狼。

    而此时的森林另一边,万丈深渊下,幽幽矗立着一座还算崭新的宫殿。

    这座宫殿距离云毅之前坠崖的地方,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而且位置十分的隐蔽。

    如果不是知道地方,谁也不会相信,在湿漉光滑的崖下,居然矗立着这么宏伟的建筑。

    这座宫殿是史蒂夫命人建造的,自从他弑杀狼王后,就自立为王,然后建造了这座更加宏伟的住处。

    喜爱奢华的史蒂夫将宫殿建造的格外浮夸,每一处都极尽奢华,闪亮的晃人眼睛。

    尤其是大殿上的九根鎏金大柱,更是仿造古老的东方,居然夸张地镶嵌着九条张牙舞爪的金龙。

    这些金龙牙呲目裂,看上去异常凶狠,却很得史蒂夫的欢喜。

    此刻其中一根金龙柱子上,却绑着名瘦弱的少女。

    女孩被反绑在柱子上,气息奄奄耷拉着头,身上满是被鞭挞过得痕迹。

    史蒂夫手里握着条浸过盐水的软皮鞭,鞭子的一头狠辣地缀着细密的铁齿,抽在肌肤上就是皮开肉绽。

    “唰——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