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77章 她遭受了鞭刑,身上没一处好的…
    这些担心令云毅狂躁不安,拎着手里的微冲,大步朝着那座狼族的宫殿走去。

    雇佣兵们正嬉闹着,看到云毅居然朝宫殿走去,也不敢怠慢,立即紧跟了上去。

    云毅心里记挂着冷月,脚步匆忙来到宫殿门口,一脚踹开紧闭着的宫门,端着微冲闯了进去。

    “咣!”

    宫殿门被踹开,露出里面明晃晃的宫殿内景,令身后的雇佣兵们纷纷咂舌不已。

    “我去,这是哪儿的土皇帝建的?也太金碧辉煌了吧?”

    “谁知道呢?就是可惜被那些灰狼给霸占了,瞧瞧,这还有龙呢!”

    云毅根本没心思理会身后惊叹的雇佣兵们,只顾着大步往前走,一眼看到了前方的柱子上绑着个人。

    那人耷拉着脑袋,虽然看不清模样,身上的斑斑血迹却能看出之前遭受了不少酷刑。

    而她的脚下,则是一片明显凝固了的血迹……

    “月儿!”

    云毅咋然看到这一幕,瞬间失控,丢下手里的微冲,狂奔着朝那根柱子跑去。

    那是他担心了这么久的月儿啊,就算看不到正脸,他也绝对不会看错的!

    云毅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柱子旁,三两下解开绑在冷月身上的麻绳,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月儿,对不起,我来晚了!”云毅喜极而泣,疼惜地看着怀里人事不省的冷月。

    她浑身鲜血斑斑,白色的衣裙给撕开了一道大口子,嘴角处更是有道早已干涸的血迹。

    这样的冷月令云毅心疼的恨不得昏厥过去,他低声呼唤着冷月的名字,生怕她就这么永远沉睡下去。

    “月儿,是我啊!我是阿毅,你快睁开眼睛看看我!求求你,睁开眼睛,好不好?”

    云毅全神专注凝视着怀里的冷月,压根没注意道,在这根柱子后面,还隐藏着一道邪恶的身影。

    那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趁着混乱躲起来的史蒂夫。

    在云毅高精尖的武器装备下,史蒂夫的手下死伤了一大片。

    他知道自己这次在云毅手里吃了闷亏,就索性躲在硕、大的柱子后,打算趁着云毅不防备时给他致命一击!

    史蒂夫瞅准时机,立即从柱子后面窜出来,巨大的狼爪朝着云毅的头顶狠狠拍下!

    云毅只顾抱着怀里的冷月,等觉察到身后有腥风扑来,已经来不及躲闪。

    他死死拥紧冷月,把她护在自己怀里。

    只要他的月儿平安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嗷呜——!”

    “砰!”

    “哒哒,哒哒哒哒!”

    史蒂夫的狂啸声在云毅头顶响起,紧跟着着冲天的枪声。

    幸好那些雇佣兵并没有离开,他们及时发现了突然扑出来的史蒂夫,立即举枪扫射起来。

    史蒂夫千算万算,却算漏了那些雇佣兵,凶狠的身形被微冲扫中,重重摔下来,滑落在光洁的地板上。

    几名雇佣兵一拥而上,举起手里的微冲,狠狠砸向受伤的史蒂夫,“妈的,这里居然还藏着头饿狼,真的是成精了啊!”

    “哥几个甭客气,弄死这丫的!”

    这些雇佣兵很气愤史蒂夫的偷袭,秉着要给他教训的目的,抡起手里的枪柄,重重砸在史蒂夫的身上。

    “嗷呜——嗷呜呜!”

    史蒂夫哪里被这样围攻过,他嚣张地想要站起来反扑,却发现右腿已经被刚才的微冲打到,只要一用力就钻心的痛。

    无法支撑巨大身体的史蒂夫只好狼狈地躲闪着,刚才还霸气十足的狼啸声逐渐变成了微小的呜咽。

    云毅抱着受伤的冷月走过来,看着被众人围殴的奄奄一息的史蒂夫,这才冷声说道,“留他一条命,锁起来带走!”

    “是!”

    雇佣兵们立即齐声答应,七手八脚将受伤的史蒂夫捆了起来,抬着离开了宫殿。

    冷月被云毅抱在怀里,依旧人事不省,她娇小的脸庞格外苍白,嘴角的血迹越发显得触目惊心。

    云毅只是看到冷月身上被撕烂的衣襟,就知道她之前经历过什么。

    他无法想象自己要是迟来一会儿,可恶的史蒂夫会对他的女孩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所以他才不让雇佣兵们直接杀了史蒂夫,而是要留着史蒂夫的性命,等冷月醒来发落。

    “月儿,不要怕,现在就带你回家。”云毅轻声说着,然后扭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助理,眼神变得凌厉起来,“等我们离开后,烧光这里的一切!”

    助理愣了下,对上云毅那双杀气腾腾的眼眸,不寒而栗地立即点头,“是!”

    云毅这才抱着冷月大步上了飞机,这里对他的女孩来说是充满了噩梦的记忆,他绝对不允许它再存在!

    飞机徐徐攀升,留下来的助理负责善后,吩咐人手将那座狼族的宫殿焚烧起来。

    熊熊的火苗逐渐吞噬一切,连带着那些横陈在地的灰狼尸体,统统付之一炬。

    飞机盘旋升空,载着云毅和冷月,以最快的速度朝着Y国飞去。

    经过几个小时的快速飞行,直升机直接降落在云氏别墅门前,引来不少人围观。

    云毅根本不管这些,他抱着满是伤痕的冷月直接回了别墅。

    助理命令几名雇佣兵处理好外面围观的人群,跟着走了进来。

    二楼卧室内,云毅小心翼翼放在卧室的床铺上,痴痴凝望着她苍白的小脸。

    在云毅身后,候着早就等了多时的医疗专家。

    为首的院长轻声说道,“云总,她似乎受伤很重,请允许我们为她诊治。”

    云毅这才不舍得放开冷月,转身把位置让给这些专家们。

    经过一番检查,院长低声陈述着冷月的伤势,“云总,她之前似乎遭受了鞭刑,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

    云毅的喉头像被堵了东西似得,哽咽的几乎说不出话,“那她一定很疼吧。”

    他的月儿是那么怕疼,到底是怎么忍受下来那些惨无人道的鞭刑的?

    院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云毅的问话,继续陈述道,“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伤痕,她嘴里舌根处有两道深深的咬痕,应该之前曾经咬舌自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