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79章 调皮鬼,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吓我…
    第1879章 调皮鬼,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吓我…

    中枪后的史蒂夫委顿倒地,对他来说这几枪简直是莫大的解脱,活着受刑更加痛苦。

    他灰色的眼眸看着高高在上的冷月,终于明白了跟冷月之间的差距,哪怕用生命都无法拉近。

    她生来就是狼王最疼爱的小公主,哪怕他推翻狼王,却仍旧不能并肩站在她的身旁……

    怀着最后一抹不甘心,恶贯满盈的史蒂夫终于结束了罪恶的生命。

    冷月无力地丢下手里的枪,心头的仇恨随着史蒂夫的死去跟着逝去。

    结束了,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爹地,妈咪,我终于亲手为你们报仇了!

    云毅看着眼睛依旧通红着的冷月,知道她心里很不好受。

    他轻轻将冷月拥入怀里,搂着她朝外面走去,“一切都结束了宝贝,以后再也不会有谁来伤害你。”

    冷月靠在云毅怀里,知道唯有这个男人,才是她这辈子最温暖的眷恋。

    他们相拥着从地下室走出来,外面的阳光格外的灿烂,照得人心里暖洋洋的。

    冷月仰头看了眼温暖的阳光,又看了眼身旁的云毅,伸手搭上他的肩头,垫脚送上一枚香吻,“阿毅,有你,真好。”

    这蜻蜓点水的一吻,撩拨的云毅欲罢不能。

    他压根不给冷月离开的机会,狠狠扣住冷月的后脑勺,深情吻了上去。

    阳光将两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空气中满溢着幸福的味道。

    自从史蒂夫死后,冷月再也没有任何顾虑,和云毅过上了安稳平静的生活。

    甚至有几次云毅问她还要不要回到狼人族,都被她给直接忽略了。

    对于狼人部族,冷月压根没有半点眷恋,也根本不想回去做什么狼族的公主。

    对她来说,云毅才是这世间的唯一,远比她公主的头衔更加重要。

    她只想安心做云毅身旁的幸福小女生,而不是回去狼人族做别的族群勾心斗角的筹码。

    云毅对冷月的答案十分满意,他其实最怕的,就是冷月的突然离去。

    其实不管冷月的答案如何,他都会把她给牢牢绑在身旁的。

    这天,云毅睡到半夜,习惯性地伸手去搂身旁的冷月,手臂却落了个空。

    云毅立即醒来,发现身旁压根没有冷月,顿时睡意全无。

    他立即从床上跳下来,光脚冲下楼,果然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了再度变成白狼模样的冷月。

    云毅那颗担忧的心这才彻底放心,他三两步来到沙发前,将冷月抱进怀里,抬手轻打着她的屁股,“月儿,你又调皮了!”

    刚才不见了冷月,吓得云毅差点窒息,幸好都是虚惊一场。

    这个小调皮,这一次他一定要狠狠治治她才行啊!

    冷月无辜地看向云毅,伸出粉、嫩的舌头舔着他刚毅的下巴。

    她只是贪恋客厅沙发的凉气,又不是故意要吓他。

    然而云毅打定主意要教训冷月,才不理会她的殷勤,气鼓鼓继续拍着冷月的屁股,控诉着她的恶行,“你知不知道我醒过来看不到你,心里有多着急?你这个坏东西,总是这么吓我!”

    冷月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不见令云毅很不安,心虚地吐了下舌头,撒娇般往云毅怀里挤去。

    “乖,快变回来,”云毅低声诱哄着怀里的冷月,决心要狠狠惩罚这个小调皮。

    冷月并不知道云毅的心思,听话地变回了女孩的模样,细腻的腰身立即落在云毅的手掌内。

    云毅立即将冷月压在身下,某处早已经熟门熟路地深、入肆虐,“调皮鬼,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吓我?”

    冷月没想到云毅是在打这个主意,下意识想要逃开,然而腰肢却被云毅紧锁着,根本无处可避。

    她立即软声求饶起来,“我不敢了,快放开我吧。”

    然而云毅正在兴头上,怎么可能舍得放开冷月?

    他深深浅浅地撩拨着身下的甜美,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丝丝、诱惑,“乖,只要你保证以后不这么吓我,我就放开你。”

    冷月根本承受不住云毅这样,立即乖乖点头,“好,我保证。”

    云毅嘴角却扬起抹邪恶的笑,“不,这样保证可不够,你要认真保证。”

    冷月傻愣愣看向云毅,“怎么认真?”

    “吻我,配合我……”

    云毅的声音渐渐低下来,很快被悉悉索索的床响声给盖过。

    热情似火的他兴致正浓,连说话的心思都没了,一味地沉浸在和冷月的恩爱里。

    而在他身下的冷月无力地承受着眼前男人的索取,很快软成一滩春泥,连呼吸都带着迷人的香气。

    窗外星光璀璨,屋内春、色撩人,一直持续到将近天亮,才终于肯停歇下来。

    中午的时候,累瘫了的冷月这才睁开惺忪的睡眼,控诉地看向一脸坏笑的云毅,“你这个大坏蛋,就会欺负我!”

    “宝贝,你放心,我会欺负你一辈子。”云毅心情大好地拥住冷月,狠狠吻了下她绯红的脸颊,这才兴致勃勃道,“对了,我给你另外请了家教老师,免得你觉得闷。”

    听云毅提起家教老师,冷月就想起被史蒂夫害死的上一位老师,愧疚的低下头,“之前的老师如果不是因为我,就不会遭史蒂夫的毒手。”

    “我已经派人给了他家人足够一生的抚恤金,事情已经发生了,谁也不想这样,你就不要自责了。”云毅轻声安慰着冷月,生怕她心里会不舒服。

    冷月听云毅这么说,愧疚的心这才稍稍舒缓了些。

    好在罪大恶极的史蒂夫已经死了,不然她肯定会内疚死的。

    下午的时候,云毅为冷月安排的另一名教授就如约来到了云氏别墅。

    冷月对各种知识求知若渴,学的十分用心。

    她的记忆力很好,几乎过目不忘,再加上学习时十分专心,因此学东西起来十分的快,短短一个月就学会了高中的全部知识。

    这样聪慧的冷月令教授十分赞赏,尤其是冷月对数字过目不忘的独特天赋,更是令教授啧啧称奇。

    他教了这么多年学生,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冷月这么优秀出色的学生!

    这天,云毅要出门洽谈拟订合同的事宜,正好带上了冷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