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毅原先还以为和这几名地痞只是偶遇,直到看到那把抵在冷月额头的手枪才明白过来,他们根本就是故意冲着他们来得。

    “你们是被谁指示来的?他给了你们多少钱?我给十倍!”云毅眼里丝毫没有慌乱,而是淡定地说道,“或者随你开价,都不是问题。”

    原先这名地痞还有些担心会被云毅给反杀,现在看到云毅的态度,终于明白之前的雇主说的没错。

    只要他控制住了云毅身旁的这名小女孩,就能够顺利控制住云毅。

    “云总的钱我们可不敢拿,盗亦有道。咱们受人之托,就得忠人之事。云总,麻烦你跟兄弟们走一趟,到地方就知道了。”为首的地痞说着,用枪抵着冷月坐进了玛拉莎蒂内,“都他妈给我老实点,子弹可不长眼睛!”

    冷月下意识想要抗争,却被云毅的眼神给制止了。

    在没有绝对的把握时,云毅压根不会让冷月去冒险!

    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有胆在他的地盘上,敢不要命地派人绑架他!

    云毅跟着上了车,又跟着钻进来两名地痞,两辆车很快发动,绝尘而去。

    午后的郊外人烟稀少,因此这场变故并没有被任何路人给看到。

    两辆车子沿着郊外越走越远,绕了好几段路,这才来到宽敞的国道上,继续朝着Y国的边界驶去。

    云毅看着始终被枪抵着的冷月,眼里杀机四起,沉声跟那名地痞商量着,“我们都已经落入了你们手里,你可以把那把枪从我女人额前挪开,或者干脆抵着我。”

    面对云毅的提议,为首的地痞毫不犹豫摇头,“呵呵,云总,我们哥几个只想弄点钱逍遥快活个几年,你千万别吓唬我们。”

    他虽然是名地痞,却也不傻,如果被枪抵着的换成云毅,只怕下一秒他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着这名地痞脸上猥琐的笑容,云毅心里一阵恶心,暗暗责怪自己刚才太过轻敌,居然没把这些小角色给放在眼里。

    他抿唇冷冷看了那名地痞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只用心记下了他的外貌。

    车子又往前开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Y国的边界。

    这里是处荒山,看上去到处都是荒凉的褐黄色,风吹过沙尘飞扬,落魄又荒凉。

    在荒山的山脚下,有处占地十几亩的石头房子,古朴的外墙上长满了青苔,看上去就像很久没人住似得。

    为首的那名地痞冲自己的手下说了声,“快去告诉B哥,说人已经被咱们顺利绑回来了,让他兑现承诺的那一百万。”

    “好嘞!”那名地痞应声点头,拉开车门跳下去,走进了石头房子。

    云毅真不知道自己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他堂堂Y国总裁,居然身价只值一百万!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原先云毅以为这些地痞只是为了求财,云毅才没有怎么担心,这会儿看来,事情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就在云毅在猜测那名B哥的身份时,一帮黑衣人跟着那名地痞,从石头房子里浩浩荡荡走了出来。

    他们个个手里拎着枪械,脸上的表情格外冷漠,一看就都是亡命之徒。

    云毅只看了这些人一眼,就猜透了他们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他看向仍用枪抵着冷月额头的那名地痞,好心提醒道,“现在你放开她,还能有机会活下来。”

    “云总,马上我就能和兄弟们拿到一百万,你让我就这么放弃?哈哈哈哈,真当我脑残么?”为首的地痞笑得前仰后合。

    他们也没想到事情会进行的那么顺利,眼看着就能拿到一笔巨款,傻了才会改变主意吧?

    就在这时,那帮黑衣人已经来到车前,立即有十几条枪指了过来,“下车!”

    “好好好,B哥,我们把人带来了,你之前的那一百万?嘿嘿。”为首的地痞将冷月交给黑衣人,这才点头哈腰地小声问着。

    B哥根本没看这名地痞一眼,而是漫不经心地点头,“当然,我B哥承诺过的,自然不会不算数!”

    说着,B哥就掏出别在后腰的手枪,毫不犹豫给了这名地痞一枪,“一百万冥币嘛,等会儿会记得烧给你的!”

    可怜这名地痞上一秒还在做着发财梦,下一秒就挺尸倒在了地上,连哼都没能哼一声。

    其余几名地痞这才知道厉害,瞬间就跪了下来,“B哥,我们为你效劳是应该的,我们不要钱,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只要死人才能守口如瓶,我也很为难啊!”B哥轻描淡写说着,等话音刚落,剩下的几名地痞就已经被那些黑衣人给扭断了脖颈,软绵倒在了地上。

    云毅看着地上瞬间被五杀的地痞们,不赞同地看向那名B哥,“他们非死不可?”

    “当然,”B哥低头吹散手里的短枪,“如果不是他们,计划不可能这么成功,所以我会派人把他们厚葬的。”

    云毅心里更是厌恶的厉害,如果当时围住他车子的不是这几名地痞,而是眼前明显练过的黑衣人,他根本就不会这么大意。

    显然这名B哥也深知这个道理,这才故意派了几名看上去不靠谱的地痞,成功麻痹了向来警觉的云毅。

    “请吧,云总!不然万一弄伤了你的小女朋友,我还真怕自己会赔不起。”

    B哥冲云毅做了个请的手势,命人押着冷月率先走进满是青苔的石头房子。

    云毅知道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凶狠奸险恶徒,一改刚才的轻视,无声跟着走进了那栋陈旧的石头房子。

    “云总,请。”B哥阴笑着,等云毅和冷月走进一间房子里,立即用眼神示意手下,“把他们给绑起来!”

    几名手下立即将云毅和冷月分别绑了起来,这才关门走了出去。

    这间房子空荡荡的,连张凳子都没有,只亮着盏微弱的灯光。

    云毅艰难地伸出手,握住身旁冷月的柔胰,轻声安慰着她,“月儿,你怕么?”

    冷月反握着云毅的手,洒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呵呵,我才不怕呢!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