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大汉惊惧着捂着喉咙跌倒在地,脸上的表情绝望无比,却怎么都无法制止体内血液的飞溅。

    冷月迈着沉稳的步子,居高临下看着蜷缩在地的两名大汉,嫌恶地在伸出自己被鲜血溅到少许的狼爪,在他们衣服上擦了擦。

    等确认擦掉了那些污浊的血迹,冷月这才转身朝云毅走去,挥爪隔断了绑住云毅手臂的绳子。

    粗厚的绳索应声而断,云毅担心地看向白狼模样的冷月,“月儿,你有没有受伤?”

    冷月摇了摇毛茸茸的头,亲昵地伸出舌头,舔向云毅的手心,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事。

    云毅这才放心下来,“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你先不要变回人类的模样,白狼的外形反而更能够保护你。”

    冷月乖巧地点点头,仰头等待聆听云毅的下一步计划。

    云毅弯下腰,从那两名奄奄一息的黑衣人腰上各抽出一把手枪,这才低声说道,“月儿,刚才你是出其不意才这么顺利。等下跟我冲出去,会十分危险,记得一定要保护好你自己!”

    冷月乖巧地点点头,曲起两条前腿,示意云毅坐到自己背上。

    她也知道双拳难敌四手,不过不管外面多么艰险,她都会带着云毅逃出去的!

    面对屈膝弯下半个身子的冷月,云毅毫不犹豫地拒绝,“月儿,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好你自己,这样我才能安心。”

    冷月不再坚持,沉默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不过她心里早已经坚定了目标,那就是无论等下会有怎样的艰险,她都会尽全力保护云毅的安全!

    “快,狼叫声就是从那儿传过来的!”

    纷乱的脚步声响起,冷月刚才那震耳欲聋的狼叫声果然引来了黑衣人。

    云毅知道眼下就是冲出石屋的最好时机,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他一脚踹开石门,手握双枪,瞄准朝着这间房子奔来的黑衣人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

    双枪齐发的云毅气势惊人,一连撂倒了三名黑衣人,成功阻挡住了他们扑过来的步伐。

    黑衣人被挡在墙角处,气急败坏地朝着云毅这边放枪,“快,干死他!咱们死了三个弟兄!”

    云毅倨傲地冷哼了声,“不止三个,屋里还躺着两个呢。”

    “妈的,兄弟们干死他丫的!”黑衣人被激怒,纷纷扬起手枪,朝着云毅射击起来。

    B哥闻讯赶了过来,“都他妈给老子小心点,弄死了姓云的,我找谁要后面的尾款?!你们一个个招子给我放亮点,打断胳膊腿都没有问题!”

    “那就弄废了他!他后面那头白狼怎么办?”

    “对啊,这是从哪儿跑来的白狼,这么大一头?”

    “弄死弄死,只要别跑了姓云的,其他问题都不大!”B哥说着,瞄准了云毅的左臂,“看我先卸下来他一条胳膊!”

    面对众人穷凶极恶的气势,云毅脸上的表情依旧沉稳闲适。

    他刚才趁乱已经拨出了慕容怀的电话,只要慕容怀接通,肯定能够听到这边的吵嚷和呼啸子弹声。

    而他目前要做的,就是拖住眼前这些不要命的悍匪,等着慕容怀的到来!

    “月儿,牢牢躲在我身后,一定要小心!”云毅一边叮嘱着身后的冷月,一边沉稳跟对方互射起来。

    他时不时才放一枪,目的就是阻止那些黑衣人反扑到门口,把他们重新给关起来。

    然而就算云毅格外沉稳,时不时才发射一枚,两把手枪里的子弹也十分的有限,眼看就见了底。

    “糟了,没子弹了!”云毅低咒一声,看着手里剩下的最后一发子弹,眉头紧锁不已。

    对面的B哥也终于明白过来,云毅的目的根本就不是突围,而是在拖延时间!

    “妈的,咱们差点上了他的当!他手里肯定没有多少子弹了,兄弟们上啊!”

    云毅自然听到了B哥凶狠的号召声,好看的眉头皱的紧紧的。

    他知道只有先把这位叫B哥的给制服,自己和冷月脱困的希望才能越大。

    因此,当B哥叫嚣着带人朝着云毅他们冲过来时,他毫不犹豫地将枪口瞄准了领头的B哥。

    “砰!”

    子弹夹着火花自枪膛处迸发,划出弧形的轨迹朝着B哥射去。

    而云毅并不知道,就在他挺身瞄准B哥的同时,对面脱膛而出的三发子弹,正瞄准他的胸膛飞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云毅射出的那发子弹准确无误击中了B哥的左臂,那三发朝他飞来的子弹也已经避无可避。

    说时迟,那时快,一旁的冷月毅然挺身而出,用巨大的狼爪将云毅退后半步,自己整个挡在了他身前。

    “噗!噗噗!”

    子弹入肉的声音响起,沉闷又令人心悸。

    “月儿?!月儿!”

    云毅怎么都无法预料这样的突变,等他回过神时,冷月已经用身体帮他挡下了那三发子弹,闷哼着倒向了他。

    “那头狼居然会挡子弹?真他们邪性啊!”

    “B哥中弹了,快送他去医院!”

    “弄死那丫的,绝对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这里!”

    B哥的手下也被眼前的境况弄得慌了手脚,一批人急忙抬着胸膛中弹的B哥离开,另一批则发了狠,朝着云毅和冷月的方向继续放枪。

    云毅手里的枪已经没了子弹,他来不及犹豫,立即抱着中弹的冷月退回石头房子,然后紧紧关上了门。

    “砰砰!砰砰砰砰!”

    无数发子弹打在厚厚的不锈钢门板上,好在门板足够厚实,成功为云毅和冷月提供了屏障。

    云毅再也无心理会外界的喧嚣,低头看着怀里的冷月,视线早已经被心疼的泪水模糊,“月儿,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为我挡子弹?”

    冷月的右肩处中了三发子弹,这会儿殷红的鲜血已经悄然渗出,打湿了肩头雪白的皮毛。

    她闷哼了声,生怕自己白狼的身形太过庞大会压到云毅,瞬间变回人类女孩的模样。

    然而她肩膀处的枪伤却依旧存在,汩汩往外渗着鲜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月儿,你好傻……”云毅语气哽咽着说不出完整的话,扶着冷月的手臂因为心疼在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