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里的女孩是他这辈子最疼惜的珍宝,如今她却为了自己,以血肉之躯去挡子弹!

    这样的她,让他怎么不心痛如焚?

    冷月觉得自己的肩头火辣辣的痛,就像被撕咬掉一块肉似得疼。

    不过她强忍着疼痛,并没有将任何不适表现出来,只因为不想让云毅心疼自责。

    只是她的小脸却因为隐忍白的厉害,声音也跟着有几分微弱,却仍努力想让自己笑出声来,“呵,阿毅,我没事……没事的……因为我不是普通人,别怕。”

    冷月强自镇定的模样更是令云毅自责不已,他懊恼自己没有保护好他,恨不得狠狠给自己几拳。

    “他们跑进房间里去了,我们干脆来个瓮中捉鳖好了!”

    “没错,门被反锁着咱们进不去,烟总能进去吧?干脆熏死他们!”

    “别熏死,不然等B哥回来肯定得削死咱们!熏晕就成!”

    门外的匪徒们心狠手辣,说着就弄来大捆的柴草,点燃烟熏起来。

    一丝丝呛人的灰烟顺着门缝钻进石头房子,没一会儿就弥漫了大半个房间,呛得云毅和冷月眼泪直流。

    “月儿,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云毅心疼地紧紧拥着冷月,“对不起宝贝,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冷月本来就受着伤,这会儿又被烟熏的呼吸都变得困难,却仍是努力保持着微笑,“没关系,阿毅,真的不痛。”

    “放心,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我现在就通知慕容怀,让他来救我们出去!”

    说着,云毅就掏出自己没被搜走的微型手机,准备再次通知慕容怀。

    然而等他看清楚自己的手机,原本信心满满的期望却瞬间黯然消沉,因为石头房子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信号!

    云毅举着手机试图寻找信号,现实却再次给了他重重的打击,那部很少用过的微型手机却在这时没电关机了。

    “shit!”

    云毅低咒一声,气恼地将手机狠狠摔砸在地上,“关键时候掉链子!”

    看着陡然暴怒的云毅,冷月连忙轻声安抚起来,“没事的,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云毅低头看着怀里脸色惨白的冷月,心里长叹了声,紧紧将她拥在怀里,语气格外低落,“月儿,如果我们真的出不去……”

    “没有如果,”冷月努力想让自己笑出来,却狠狠咳嗽了两声,“咳咳……只要……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在哪儿都不重要。”

    她根本不怕会被永远关在这里,只要能跟云毅在一起,哪怕面对死亡的镰刀,她也不会有半点畏惧的!

    冷月眼中坚毅的光闪烁着,令云毅跟着豁然开朗起来。

    是啊,只要他们能在一起,天堂抑或地狱,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不再自责抱怨,而是紧紧将受伤的冷月拥入怀里,低声喃喃着,“没错,只要能跟我的月儿在一起,在那里都不重要!”

    时间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慕容怀都没有赶来,肯定是无法定位他确切的位置。

    房间内的氧气越来越稀薄,受伤的月儿还能不能支撑下去?

    云毅低下头,努力用自己的身子将冷月圈起来,尽量不让她嗅到呛人的烟味。

    然而烟气虚无缥缈,无孔不入,渐渐弥漫了大半个房间,熏得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

    云毅紧紧拥着受伤的冷月,心里已经做好了跟她共同赴死的准备,低声喃喃着,“月儿,如果我们真的无法逃过这一劫。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我都会找到你。”

    冷月虚弱地靠在云毅怀里,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在渐渐流失,甚至连点头这个最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可是她最爱的云毅在对她发誓,她怎么能没有半点回应呢?

    冷月咬了下舌尖,努力让自己涣散的神智变得清醒些,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挤出两个字,“好……的……”

    说完,她的手臂就松垮垮垂了下来,神智陷入了虚空的无边黑暗中。

    云毅的神智跟着变得模糊,并没有注意到冷月的异常,眼皮沉重地抬不起来,终于完全合上。

    “咚!”

    就在这时,原本密封着的不锈钢门被重重踹开,冲进来一帮全副武装的雇佣兵。

    “快!速度快点!把他们弄出来!”

    伴随着低沉的命令声,这队雇佣兵踩着牛皮靴冲了进来,很快找到了靠在房子角落的云毅和冷月。

    “找到了,他们在这里!”

    “很好,快把他们弄出来,这也太呛人了吧?”

    “是!”

    几名雇佣兵立即弯下腰,想要将云毅和冷月给分开。

    然而他们用足了力气,却发现根本无法分开他们两人。

    “老大,分不开他们。”

    “什么?”

    跟在后面的领队疑惑地走过来,根本看不清靠在墙角的云毅脸庞,不得不皱眉吩咐道,“有没有灯?打开!”

    “是!”

    一名雇佣兵立即打开头顶灯,这才看清楚云毅和冷月脸上身上都被烟熏火燎的黑漆漆的。

    “噗!”领队差点笑出声,立即清了下嗓子,弯腰凑近显然已经陷入昏迷的云毅,“阿毅,是我啊,慕容怀,我来救你们回去!”

    石头房子内烟气依旧弥漫着,好在有盏头顶灯照着,可以勉强看清楚慕容怀那张帅气的脸庞。

    他是接到了云毅的电话赶来的,却在来的路上突然失去了追踪信号,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了这里。

    只是慕容怀万万没想到,平日里倜傥不羁的云毅,竟然变成了这么落魄的模样,差点就笑出声来。

    慕容怀试着喊了云毅的名字,这才伸出手,想要掰开云毅环住冷月的手臂。

    他倒是想让这些雇佣兵把云毅和冷月一起抬出去,但是进来的门口太狭窄,最多只能同时过去三个人。

    慕容怀的手臂刚碰到云毅,原本正昏迷的他立即下意识朝着慕容怀的面门砸来一拳。

    这一拳来得迅疾,如果不是慕容怀躲得快,高、挺的鼻梁肯定得被揍得开花。

    慕容怀看着偷袭自己却仍闭着眼睛的云毅,心有余悸的抱怨道,“阿毅,你这就不地道了啊!我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你们,你上来就给我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