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86章 她的血液有点和人不一样…
    云毅刚才那一拳真的是下意识的反应,他本能的防卫着,不肯让任何人伤害怀里的冷月。

    不过这会儿慕容怀的调侃成功将他唤醒,他立即睁开眼睛,看清楚站在烟雾中的慕容怀,毫不领情地冷哼了声,“你可以再晚来半天,那样就能直接给我们收尸了!”

    慕容怀被堵的哑口无言,尴尬地摸了下鼻子。

    刚才确实是他疏忽了,没有一开始就直接定位跟踪,临到地方才发现追丢了信号,耽误了不少时间。

    云毅没空跟慕容怀多说什么,心里只担心着中弹的冷月。

    他抱着冷月从地上站起来,摇摇晃晃朝着门口走去。

    一旁的雇佣兵尝试着想要帮他,都被云毅给无声拒绝了。

    慕容怀看不下去地跟在云毅身后,“我说哥们,咱们能不能不要硬撑?你刚才都被呛昏过去了,就别逞强了。”

    云毅抱着冷月,一步步蹒跚朝门口走着,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她是我的女人,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抱她!”

    看着桀骜固执的云毅,慕容怀无奈地摇摇头,跟着朝门外走去。

    云毅抱着冷月终于出了那间被烟熏火燎的石头房子,这才看到门外横七竖八倒着那些劫匪的尸体。

    他眼神冷漠地继续前行,语气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果断,“立即送月儿去医院,她需要紧急手术!”

    刚才在满是烟雾的石头房子里,慕容怀并不知道冷月受了伤。

    这会儿在阳光下,他才看到有鲜血正顺着冷月的肩头,淌过云毅的手掌,一滴滴滴落在地上。

    斑斑血迹连绵成线,在云毅走过的路上,留下一长串令人心悸的鲜红。

    “快!直升机!”

    慕容怀立即喊来自己的手下,护送云毅和冷月直接登机。

    等直升机升空后,负责处理剩下那帮劫匪的齐宇握着枪冲了出来,仰头大喊,“等等,我还没上去呢!”

    然而直升机早已经朝Y国最有名的医院驶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留下来扫尾的齐宇。

    ————————

    医院内,当云毅将满身血痕的冷月抱进手术室时,在场的医生无不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严重的伤势,立即为冷月进行止血治疗。

    好在医院里有各种高精尖设备,医生们顺利取出了射入冷月右肩上的三颗子弹,然后帮她缝合了伤口。

    云毅自始至终都守在手术室内,半步都没有离开。

    他不放心把自己的女孩交给任何人,哪怕正在进行着手术,他都要守在这里!

    医生们忌惮云毅的势力,丝毫不敢持反对意见,硬是在云毅强大气场下完成了手术,个个都是一身的冷汗。

    “云总,手术已经成功完……完成。”

    院长擦了把额头的汗,声音发虚地看向虎视眈眈的云毅。

    云毅的目光始终放在冷月身上,根本就没多看这些医生一眼。

    他凝视着仍惨白着脸未醒来的冷月,声音犹如从地狱刮来的寒冰,“那为什么她还没有醒过来?”

    “云……云总,患者失血过多,需要时间调养,所……所以暂时无法清醒过来……”院长恨不得去做风险巨大的手术,也不想再站在这里。

    “既然明知道月儿失血过多,为什么不及时为她输血?!”云毅这才扭头看向院长,目光冷戾凶狠。

    院长差点腿一软摔倒在地,定了定神才勉强回答道,“这个……患者的血液我们经过检测,有些……呃……有些怪异,在血液库里找不到能够匹配的血缘,所以……所以……”

    后面的话院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他从医大半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怪异的血液检测数据。

    云毅阴冷睨了院长一眼,“你要做,就是保证她能够康复,其余的都不重要。还有,忘了你刚才说过的那些话。”

    说着,云毅冰冷的目光扫遍手术室的每一个人,“还有你们,如果有不该说的话流传了出去,呵呵,后果你们心里清楚。”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云毅那强大的气势给吓得连连点头,在绝对的强权面前,他们哪里敢多说半个字呢?

    云毅确认这些人记住了自己的警告,这才慢悠悠冲院长说说道,“月儿大概多久才能够醒来?”

    院长肩膀抖了两下,硬着头皮回答道,“这个……个人、体质不同,最快也要到……到明天吧?”

    关于冷月能够什么时候醒来,院长心里还真没底。

    别说是个年轻的女孩,就算是久经战场的精壮汉子,也没那么快醒过来的。

    但是院长压根不敢这么说,一心只想赶快从手术室离开,不用再承受云毅那强大迫人的气势。

    云毅没再多说什么,跟随护士将仍在昏迷中的冷月朝特护病房推去。

    回病房的路上,云毅经过了几间病房,个头高挑的他目光随意扫向一间病房,眼神瞬间凝滞,变得狰狞肃杀。

    充满杀机的眼神只停顿了两秒,云毅就很快恢复正常,追上了前方推着手术床的护士。

    特护病房在走廊的尽头,每一间都是专人专用,服务和价格自然都是医院中最高档奢华的。

    护士们安顿好依旧昏迷着的冷月,这才小心翼翼退出了病房。

    房间里只剩下满眼关切的云毅,他心疼地看着闭目昏沉的冷月,左手轻抚了下她的发顶,右手拨出一串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接通,响起齐宇不满的抱怨声,“阿毅!你们也忒不地道了吧?居然把我给丢下了?!”

    云毅并没有什么心情跟齐宇调侃,冷冰冰道,“滚到医院来,到五楼的六号病房,把里面那个混蛋给我弄走!”

    齐宇愣了下,“五楼六号病房?谁在哪里?”

    “绑走我和冷月的混蛋,”云毅的脸色阴沉无比,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齐宇这才知道居然还有漏网之鱼,立即连声答应下来,“没问题,你就瞧好吧!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孙子想不开,居然打起了你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