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了齐宇的保证,云毅这才伴着脸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随意丢在了桌上。

    他低头看向仍旧昏迷着的冷月,弯腰握紧她冰冷的手,满脸都是心疼,低声呢喃着,“宝贝,你一定要尽快好起来。如果没有你,我的人生将毫无意义。”

    冷月只静静躺着,对云毅的低喃毫无回应……

    ————————

    月色晦暗不明,像极了长毛的大饼,没精打采地挂在天上。

    叱咤风云惯了的B哥昏头涨脑睁开眼睛,却愕然发现自己居然被人给绑了起来!

    这一下瞬间令他清醒过来,立即环顾四周。

    只见他的周围都是冰冷的墙壁,头顶是一盏昏黄的灯泡,再没有别的东西。

    不对!

    这里不是医院!

    之前B哥被云毅打中,就被兄弟们送到了医院,做手术取出子弹后直接办理了住院手续。

    他清楚记得自己入睡前,周围还是属于医院独有的白色。

    怎么再睁开眼睛,一切就都变了模样呢?

    周围静的出奇,B哥被紧紧绑在墙边,冰冷的墙壁贴着他的身体,令他心底的恐怖犹如炸裂般滋生。

    这里到底是哪儿?

    又是谁把他给绑在这里的?

    “这是哪儿?!快放我出去!”

    猜不透一切的B哥扬声嘶吼起来,额头已经渗出密麻的冷汗。

    在Y国,只要提起他B哥的名头,黑白两道都会忌惮几分,他无法相信会有人胆大包天,居然敢把他给绑起来!

    除非……

    B哥心里一惊,很快又连连摇头。

    不可能的!

    不可能是云毅!

    他之前被兄弟们送走的时候,云毅和那头白狼正被围攻,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死得透透的了。

    那到底又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呢?

    “出来!快出来!要杀要剐随便,我大B半句都不会求饶!”

    B哥扬声喊着,想要借着声势为自己发虚的内心壮胆。

    脚步声很快从门外传来,接着吱呀一声,门口从外面被推开,一只锃亮的皮鞋率先跃入大B的视线。

    他瞪着眼睛凝视着门口,却在看到走进来的人时,瞬间面如死灰。

    因为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他绑走的云毅!

    “是……你?”B哥哆嗦着嗓子,眼里写满了惧怕。

    他之前并不是不知道云毅那睚眦必报的个性,却被一千万给冲昏了头脑,觉得自己能够把事情办得圆满无缺。

    可是直到这会儿B哥才发现,自己似乎办了桩很不划算的买卖,说不定会丢掉性命。

    云毅缓步来到B哥面前,倨傲地冷哼了声,“没想到我还活着吧?告诉我,是谁指示的你?”

    “没……没有谁,是我……啊!”

    B哥的话还没说完,就大声惨叫起来,“我的手指……手指断了……痛痛痛痛……”

    云毅根本不想跟眼前这个獐头鼠目的小人多说什么,早在B哥眼神打转的时候,就攥住他的手指反向拗断。

    十指连心,痛得B哥几乎当场昏过去,涕泪横流。

    他知道云毅那睚眦必报的个性,却没想到看上去衣冠楚楚的云毅会这么狠!

    “痛痛痛……我说,我什么都说……”

    B哥的话还没说完,云毅就已经抓住他第二根手指。

    这下更是吓得B哥魂飞魄散,“我说,我说,是乔涵,是她给了我一千万,要买你身边那个女孩的命。”

    “乔涵?”云毅低声重复了遍这个名字,“你确定是她?”

    B哥的头犹如捣蒜般重点起来,“我发誓,云总,真不是我想对你下狠手,一切都是那个狠毒女人的主意。我这里有她的汇款记录,绝对不敢欺骗云总啊!”

    “你有没有说谎,我自然会查个清楚。”云毅说着给自己手下使了个眼色,立即有人掏出了B哥的手机,拨给了乔涵。

    “嘟嘟……嘟嘟……”

    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很快那边就响起了云毅熟悉不过的女声,“钱我已经汇到你的户头了,等你弄死冷月那个贱丫头,我就把尾款打给你,别再打电话给我了!”

    B哥当即破口大骂起来,“你这个该死的臭娘们,老子要被你……”

    咒骂的话还没说完,B哥就被云毅的手下直接敲昏了过去。

    电话那头的乔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对,下意识问道,“喂?你刚才说什么?”

    云毅不等乔涵再发问,直接切断了电话,转身吩咐自己的手下,“罪魁祸首可不能少,把她交给警方,以谋杀罪收监。另外,立即取消所有和乔治的合作,封死他所有的退路。”

    对于乔涵,云毅之前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对冷月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不管是谁,只要敢对他的月儿耍心机,他都绝对不会手软!

    对于锦衣玉食惯了的乔涵,保证她的余生都在监狱里度过,将会是最深重的惩罚。

    “是。”云毅的手下立即点头应下,顺便请示该如何处理B哥,“云总,他要怎么处理?”

    “这样的败类,直接抹杀掉好了。不要让他死得那么痛快,这样下辈子投胎时就会谨慎点,不会选择再去做恶人。”

    云毅丢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开。

    他还要回去医院,好好陪在自己的月儿身边。

    所有敢伤害她的,他都会不遗漏的整治清除,绝对不会留下半点隐患。

    月色深沉依旧,乔涵却在家里坐卧不安,心神不宁地走来走去。

    她怎么想,怎么觉得刚才那通电话十分蹊跷。

    大B这个人她还是了解的,贪财又好、色,如果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这么晚突然打电话给她的。

    刚才他不仅突兀打电话过来,还破口大骂起来。

    难道,是她找他对付冷月的事情,被云毅给发现了?

    这个想法、令乔涵心里一惊,连忙下意识摇头。

    不,不会的。

    她之前还专门为此跟大B研究过,相信绝对万无一失才放手去做的。

    相信这时云毅正被大B关起来教训,怎么可能会出现别的岔子呢?

    乔涵这么安慰着自己,心里却仍是发虚的厉害。